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曾经,爱他有多么勇敢,后来,断情时就有多么的决绝
    “怎么不过来?”

    萧庭月站在她面前两步外,像是早晨从家中离开时那样,对她伸出手来。

    星尔抿了抿嘴唇,低了头走过去,把手放在他的掌心里。

    “听说到了深夜,这山上会有狼出没。”

    萧庭月忽然说了这样一句,星尔倏然抬起头,眸子里却有着小小一抹恐惧:“你骗我……”

    他忽地就笑了,薄薄镜片后的那一双眼瞳,流光溢彩的璀璨夺目。

    却又那么的深,深的像是顷刻之间就能把她溺毙其中。

    “我们回家吧。”

    他握紧了她的手。

    她的心忽而就欢喜了起来,管他呢,管什么从前,初恋,心爱的女人呢……

    现在是他握着她的手,对她说,我们回家吧。

    现在是他和她的红绳,绑在情人树上呢。

    管他呢,都滚到一边去吧。

    她不求万年千年,她只要今朝欢愉。

    ……

    京城的秋来的比蓉城早了许多,京城的冬,自然来的更早。

    星尔入学就引起轰动,而在入学后,更是飓风一般扫荡了b大所有宅男的心。

    校花宝座稳坐,功课,她依旧牢牢占据了系里前三的位子,而更让人侧目的是,星尔大学后入的第一个社团就是散打。

    而后她又因为出众的相貌被话剧社的社长软磨硬缠了整整两个星期,她实在熬不住,又加入了话剧社。

    小时候在江蓝村,野孩子一样长大,回到蓉城后对付姜心语和姜心恒的那些本事,都是打小打架打出来的。

    星尔如今有了自己选择的自由,她第一个就选了散打。

    什么跆拳道空手道之类的,她兴趣并不是很浓厚,招式看起来虽然很酷很帅,但论实用却还是散打最得她心。

    每次星尔去散打社团训练上课的时候,训练室外都挤满了无数男生,散打社团也因为星尔的到来火爆到了极致。

    而每次星尔去话剧社排练的时候,更是无数人围观。

    原本在b大并不算是很吃香的话剧社汇演,却因为有了星尔的参加,一早就售空了全部的票,甚至还有无数男生用了各种门路

    想方设法的都要来看星尔的处女作。

    圣诞节话剧社的第一次汇演,众人一致通过选择了李安导演《卧虎藏龙》中的一段戏。

    星尔演的是玉娇龙,当年让章子怡火到好莱坞的那个角色。

    按照电影里章子怡的打扮上了妆之后,当星尔穿一袭雪白长衫,以男装装扮示人,缓缓从化妆间走出来那一个,话剧社所有人

    都屏气凝神,连呼吸都放轻了。

    有些人生的不算是顶级的漂亮,却天生一张电影脸,比如周迅,章子怡。

    有些人生的漂亮到了极致,到了大荧幕上却又远远不如生活中亮眼,吸引眼球,比如赢取了无数宅男心的刘亦菲。

    可姜星尔却是异类。

    她在生活中已经漂亮到了极致,但装扮之后,站在镜头前那一刻,却是美的让人窒息。

    不知多久,才有人率先轻轻鼓起掌。

    而紧跟着,却是此起彼伏的掌声在后台响起。

    话剧社将星尔招进来,无疑是最正确的一个选择,他们这个社团,在b大向来不算是最出名最大的一个,可从此以后,b大的历

    史上,绝对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他们话剧社,也绝对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在数年后,当娱乐圈横空出世那一颗耀眼无比的巨星之时,当年曾和姜星尔同台演话剧的那些人,这一辈子却又多了让他们

    永远兴奋而又骄傲的谈资。

    姜星尔的处女作,可是当年与他们一起在社团简陋的排练室里诞生的啊!

    很久很久以后,还有人在记着那一夜话剧社表演的那一段《卧虎藏龙》。

    姜星尔的玉娇龙与话剧社社长饰演的罗小虎怎样抵死缠绵的一场感情纠葛,又怎样到最后,悲剧而终。

    穿白衣的玉娇龙,她有着这世上最美的眼睛,飞扬入鬓的长眉倔强的轻轻拧着,巴掌大的小脸,最后落定的神色却是死一样的

    寂寞和……释怀。

    她纵身跃下悬崖那一刻,全场一片静寂。

    那静寂持续了很久,很久。

    舞台最顶端的一束光落下来,堪堪照在星尔的 身上。

    她逃避这世上无法面对的一切,她自我救赎,她追随挚爱的李慕白而去……

    她成就一段传奇,也成就了戏外另外两个女人的传奇。

    那一束光缓缓的暗掉了,到最后,整个舞台都变成一片漆黑。

    潮水般汹涌的掌声和呼喊忽然涌来,震耳欲聋的呼声几乎要将人的耳膜刺穿。

    “姜星尔!姜星尔!”

    “姜星尔!”

    “姜星尔!我爱你,我爱你!”

    有男生嘶哑的大喊响起,很快又被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淹没。

    灯光亮起来,话剧社里所有演员一起出来谢幕的时候,却不见了 星尔的踪影。

    台下的观众不依不饶,呼喊着让星尔出来。

    话剧社曾经的第一女主角宋暖,终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手里握着的那一把道具剑狠狠的摔在地上,跑下了台去。

    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姜星尔吸引走了,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样,和失常。

    星尔连戏装都来不及换下,只胡乱披了大衣就跑到了剧社外。

    路灯橘色的光芒下,飞雪像是万千的飞蚊,黑色车子静默立在那里,落了厚厚的一层雪。

    穿黑色长大衣的男人,靠车门站着,指间夹了烟,星火明灭,他的脸容英俊而又沉毅,飞雪落在他的乌发上,双肩上,薄薄的

    一层,他却像是遗世独立的谪仙,让人看一眼,就沉沦难忘。

    星尔提着长长的衣摆向他站立的方向跑来。

    她跑的很快,却身子轻盈,笑容璀璨。

    以后无数的岁月里,他总是会想起这些画面,好像她总是以着这样决绝的姿态,跑进他的世界里来。

    她曾经有多么的勇敢,多么的义无反顾,后来,她就有多么的决绝,多么的斩钉截铁。

    爱的浓烈时,像是飞蛾扑进了烈火,将自己烧成齑粉也心甘情愿。

    亲手断情时,像是冰封的山泉河流,哪怕岩浆滚烫,也绝不会再消融半分。

    只是可惜,当年,他不知。

    只是可惜,后来,他懂的太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