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白芷,我们之间从这一刻开始,彻底结束了
    男人一身肃穆黑衣,面容却是俊美无双,周身风姿引人侧目,而他身侧女孩儿,年纪尚小却已经美的让人惊叹,只是最简单朴

    拙的衣服,在她身上却不掩丝毫风华。

    这样的璧人,不管在哪里,都是无出其右的。

    “手疼不疼?”

    他忽然问了一句,星尔倒是一怔,片刻后明白过来,他是担心她手抄了那么多的经文,会手疼。

    那如玉脸容仿佛陡然亮了起来,被他握在手心里的小手不安分的动起来,好像游鱼一样就要抓不住。

    萧庭月将她手指握的更紧,他身上沾染了檀香的味道,本就出尘的人,更似谪仙一般让人沉溺。

    “星尔……谢谢。”

    他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抚了抚她的额发,然后低下头,在佛祖慈悲的注目之下,轻轻吻了她。

    济源寺有一棵百年的古树,传说中是痴情女子和情人殉情之后,在他们的血肉之中长出的这一棵树,所以恋爱中的男女来这里

    系上同心结就可以保他们白头到老。

    星尔站在树下,看着无数年轻的男女买了红绳去系上,她自然也有些心动。

    可这样的事,在萧庭月眼中一定是特别幼稚的吧,她心内叹了一声。

    更何况,她实则也不信,这两根红绳就能把她和他一辈子绑在一起。

    “走吧。”

    星尔转过身去,口吻里却到底还是带了淡淡的失落。

    “你不去买两根红绳绑上吗?”

    “什么?”

    “你这么爱我,喜欢我,难道不想把我绑住一辈子?”

    星尔抬起头看向他,男人俊朗的面容上仍是那样淡淡的神色,可唇角却微微的勾着。

    星尔一点点的睁大眼:“你……愿意?”

    萧庭月却缓缓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看看这棵情人树到底灵不灵。”

    两条红绳绑在了树枝上,红绳末尾坠着小木牌,上面是他们的名字。

    还有两根精致的红绳,是要带在情侣手腕上的。

    星尔戴好之后,萧庭月却没有戴,只是随手收了起来。

    她自然知道,他若是戴着这样一根红绳出去,怕会被人笑死,毕竟,那只手是运筹帷幄的手,是动辄操控几十亿生意成败的手

    ,又怎能如幼稚的初中生一样,戴一根红绳呢。

    他能收起来,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离开济源寺时,天已到黄昏。

    星尔终究还是等到了济源大师,并从他的手中亲自接过了那一枚由他开过光的平安符。

    许是觉得与她有缘,济源大师竟是送了她八个字。

    “守得本心,方得圆满。”

    守得本心,方得圆满……

    星尔一直都在心中默念,是不是,只要她坚守着自己 的信念,坚定的按着心中所想去做事,到最终,她就可以把萧庭月这颗顽

    石,彻底的融化呢?

    曾经也灰败过,也退缩过,最难受最疼的时候,也想过就此算了吧,不要再爱他了。

    可最后她还是一步一步坚持了 下来。

    而如今,萧庭月待她,与从前已经大不一样。

    也许,她就能和他走到最后呢?

    不是都说济源寺的香火最灵吗?

    不是都说,情人树上绑下红绳的情侣,没有分开的吗?

    上天的旨意凡人不可违拗。

    她……也许该做的就是坚持,一直一直,永不言弃的坚持下去。

    那时候的她,多么年轻啊,一腔热血永不会冷却。

    那时候的她,又怎么会知道,一个人,活在世上,最难的事,不就是坚守本心吗?

    下山的中途,萧庭月的手机收到一条简讯。

    依旧是那个越洋的号码,依旧是简单的四个字,生日快乐。

    却好似不会再如从前那样,轻易就把他的心激起层层的涟漪。

    萧庭月让星尔在一边亭子里歇息,他拿了手机走到山道上,拨通了那个号码。

    白家的事,今后与他再无任何关联,白若的婚事,他也决计不会再插手去管,如果白忠林真的把她嫁给那个家暴男,那么,这

    就算是她算计他的下场。

    前尘往事,这一页,终是要掀过去了。

    由他亲手掀过去,再也不会回头翻开。

    五年前是她开口说的结束。

    那么五年后,这彻底的诀别,就由他亲口来说好了。

    白芷没有想到萧庭月会给她打电话。

    他是那样高傲的人,那样傲慢的性子,五年前她决绝订婚时,她实则就清楚的知道,她亲手推开 萧庭月那一刻,他就不会再等

    着她了。

    “庭月……”

    白芷的声音依旧是那样柔弱低沉,从前她这样唤他,他的心仿似都会变成绕指柔。

    可后来……

    萧庭月回身去看星尔,星尔百无聊赖的趴在围栏上看着他,看到他看过来,她又慌地转过视线,装作在看别处。

    他的唇角不由浮出浅淡笑意。

    星尔的身后,漫山遍野的红叶红的如血,红的醉人,可就算是这漫山的红,也掩不住她的美。

    “白芷。”

    他看着姜星尔,轻轻唤了一声白芷的名字。

    白芷的眼泪顷刻落了下来。

    她永远无法抗拒,无法抗拒他这样唤她的名字。

    她 自始至终都在爱着他,一直到此刻,她的心里唯一爱过的人,仍旧是他。

    “我们之间已经彻底结束了,这个号码,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用。”

    他的话说的并不是很直白,可聪慧如白芷这样的女子,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潜台词。

    不要再联络了,不要再打电话或是发简讯给他。

    就像是这世上,很普通的两个陌生人一样,永远不要再有任何的交集。

    “我知道了。”

    白芷 轻轻的将手机放下来,通话很快结束。

    她坐在窗子前,方才心底的那一丝丝愉悦,像是骤然被烈阳蒸发的水汽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终于清醒的知道,她是要 彻底的失去庭月了。

    可萧庭月是白芷的心啊。

    一个人失去了她的心脏,又怎么存活?

    萧庭月挂断电话,走回亭子之中。

    星尔站起身,抿了嘴唇看着他,忽然有些退缩的不敢上前。

    她不知道是谁给他发的简讯,她也不知道他在给谁回电话。

    只是他的神色好些有些怪怪的,似是有些难过,又似是带着释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