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星尔,把你的手给我。
    星尔眼泪豆子不停的往下掉,腿间疼的火烧火燎的,药膏涂上好像也不管什么作用,萧庭月刚把她搂在怀里固定好,星尔低头

    就咬在了他结实的小臂上。

    萧庭月疼的嘶声抽气,却没有将她推开,也没有抽走手臂,只是默默的任她咬着。

    还是星尔自己舍不得了。

    松开了小嘴,看着手臂上深深的牙印,几乎要沁出血来,她又心疼的摸了摸:“你就不知道躲开啊……”

    萧庭月却将她在怀中翻转过来,两手拇指一点点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痕,又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还生气?”

    星尔垂下长长眼睫,小嘴却瘪了瘪:“萧庭月你别对我这么温柔……将来哪一天你不要我了,我想到你曾经这样温柔的对我,以

    后却要这样对别人,我的心会疼死的,真的会疼死的……”

    萧庭月沉默不语,只是一遍一遍摩挲着她光滑的肩头。

    好一会儿,怀中人在细微的抽噎着,萧庭月低头又吻了吻她的眉心,轻轻开口:“不会。”

    星尔却没有回应,萧庭月不由失笑,这小姑娘刚才还哭的抽抽噎噎,一眨眼却又睡着了。

    也是,今晚实在将她折腾的有些狠了。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她故意挑逗他带来的反应,竟会比那样烈性的药还要可怕。

    她就像是无声无息入侵了他这片死水的微生物一般,在他还没有察觉的时候,她却已经挤满了他的全部世界。

    也许,从一开始,从他在慈善宴上站出来帮了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对她,就是不一样的。

    ……

    萧庭月不是喜欢过生日的人,星尔还是从赵妈那里得知,他的生日,和生母的忌日相差不过三天,也是因此,萧庭月几乎很少

    过生日。

    萧家老宅的人,也知晓这一点,在他生日那一天,也不过是老爷子和萧南山夫妇亲自打来电话,叮嘱他吃长寿面,爱惜身体而

    已。

    赵妈煮了长寿面,萧庭月不过象征性的吃了两口就搁下了筷子。

    他从早晨起床,好似心情就有些沉郁,星尔没有给他准备任何礼物,却是默默将他余下的大半碗长寿面吃光了。

    萧庭月不知怎么的心情十分不好。

    昨日霍霆琛傅子遇等人都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还约好了等他年底回来蓉城,会有大礼送他,可姜星尔就在他身边,却什么都不

    曾准备。

    看她胃口极好的把鸡汤细面吃光,萧庭月忽然就动了怒:“姜星尔你上辈子是不是饿死的?”

    星尔搁下筷子,满足的擦了擦油乎乎的小嘴,这才站起身走到他身边,直接挽住了萧庭月的手臂:“走吧,我们过生日去。”

    萧庭月眉毛轻抬:“我不过生日。”

    每过一次生日,好像都在提醒着他,就是这几日,他的母亲病逝,他永远的没有了母亲。

    “是,我知道你不喜欢过生日,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我打听过了,济源寺的香火很旺,许愿很灵的,而且由济源大师开过光的平

    安符简直是万金难求,我想去撞撞运气,给你求一个平安符,也给你妈妈,点一盏长明灯,念一卷往生经。”

    外婆是个很信佛的人,星尔大小耳濡目染,就特别的信这些。

    萧庭月没料到她小小年纪竟会想到这些,济源寺的大师名声在外,裴家就是在济源大师的点化下,到了蓉城才救了裴昭的性命

    。

    他确实有些心动,这么多年,母亲从不曾入他的梦,他有时也会想,是不是母亲早已把他给忘记了。

    “我们快去吧,据说济源大师前几日已经出关了,我们若是有幸遇到大师,能得他一句教诲就再好不过了。”

    星尔拽着萧庭月向外走,他走了几步,却又站定了。

    “萧庭月?”

    星尔讶异看着他。

    萧庭月却定定看着她,晨光在她美丽无双的脸庞上跳跃,她的眉眼浮动在微煦的晨光之中,她是如此美丽。

    他从来都知道,她生的这张脸,不知多少女人羡慕嫉妒。

    可他 从前从不认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美貌。

    他也以为,他从来都不会去在意一个女人的脸。

    可是此刻,他是真心,由衷的觉得,姜星尔,她真的真的,很美,很美。

    “星尔。”

    他把手臂从她的手中抽出来,却又对她伸出手来:“把你的手给我。”

    她缓缓的把手放入他的掌心中,他的手掌总是温暖而又干燥的,握着的时候,很舒服。

    他的手很大,她的手细白柔软,很小很小的一个。

    放在他的掌心里,让人很想握住,不要再放开。

    “萧庭月……”星尔从未曾有过这样的触动,像是她已经站在了他的心门之外,只要一步,她就能跨进去,在里面安家,再不离

    开。

    “我们走吧,去济源寺。”

    他收紧手指,轻轻握住她的,一点一点握紧,一直到他们站在济源寺恢宏肃穆的山门处,他都没有放开她的手。

    一千多层的台阶,是他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上去的。

    菩萨面前她跪在蒲团上许了愿。

    他不信佛,却也敬重神灵,毕恭毕敬的上了香,等着她许愿。

    她虔诚的合拢双掌,侧脸肃穆而又端凝,檀香袅袅之下,她美好沉静的仿佛是古画卷里走出来的人。

    萧庭月不知她许了什么心愿,但他知晓,她许的心愿之中,一定有他。

    济源寺不设公德箱,许完愿出来,星尔买了许多的香,点燃后插入鼎炉的香灰之中,双掌合拢闭眸念了一段往生经。

    佛祖前点了长明灯,星尔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来一卷手抄的经文供奉在灯前。

    萧庭月从不知晓,她什么时候做的这一切,经文那么厚一卷,上面每一个字都工整无比,可见用心。

    他心头竟是泛起酸,那个在他心里,总是有些莽撞,有些粗鲁无礼,总是给他惹出无数麻烦的姜星尔,她实则却也有着这样一

    颗七窍玲珑心。

    出来佛堂,萧庭月握了她的手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往来无数善男信女,都不由向他们投注好奇和惊艳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