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禽兽,大混蛋!竟是硬生生把她弄伤了!
    星尔下楼去了厨房,赵妈看到她下来,就把煮好的鲜奶茶倒了大半杯端出来给她:“先生晚饭时就和我说了,说你喜欢喝奶茶

    ,外面卖的有添加剂,对身体不好,以后想喝了告诉赵妈,赵妈什么都给你做,好不好?”

    星尔捧着热奶茶,小口的浅啜着,原来他早就吩咐赵妈给她煮奶茶了……

    心窝里又热又软,不知道是因为喝着热奶茶的缘故,还是因为他的这一举动。

    “对了小姐……下周六是先生二十九岁的生日,你可要提前准备一下啊,想想送什么给先生比较好……先生一定很开心的。”

    “生日?”星尔一怔,和他认识这么久,她还不知道他的生日呢。

    “我,我不知道该送什么……”

    她从来没有给男人送过生日礼物。

    “随便什么,只要是小姐你亲自选的,先生都会喜欢的。”

    “会吗?赵妈,你觉得,你觉得萧庭月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赵妈摸了摸她顺滑的长发,一脸慈爱:“先生要是不喜欢你,巴巴儿的跑来京城做什么?”

    “不是因为分公司……”

    赵妈笑呵呵的摇头:“之前国外,上海,分公司挂牌的时候,先生也不过是去参加了剪彩仪式而已,他如今掌管整个萧氏集团,

    一个小小的分公司,哪里值得他亲自去?”

    星尔心里忽然一阵甜蜜,那么,就是因为她来京城念大学,所以他才会过来的吗?

    “所以,小姐你就放心吧……”

    赵妈看她喝了半杯奶茶,就把杯子拿开了:“不能多喝了,毕竟不是白水,快去楼上吧,秋日夜凉,小姐别冻着了。”

    “赵妈,你真好……”星尔忽然孩子气的扑过去给了赵妈一个大大的拥抱。

    赵妈唬了一跳,旋即却是笑的合不拢嘴:“小姐,你还真是个小孩子呢!”

    “赵妈我上楼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mua!”

    星尔归心似箭,匆匆和赵妈道了晚安就冲到了二楼卧房去。

    可一推门……

    啊?

    门从里面反锁了?

    星尔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紧闭的门,搞什么啊,她下来喝了一杯奶茶,他就把门反锁了……

    “萧庭月……”

    星尔抬手叩门,敲的笃笃响,萧庭月原本还待晾她一晾,可这小丫头却敲的地动山摇,恨不得把整个别墅的佣人都叫出来。

    萧庭月随手把擦拭头发的湿毛巾丢在一边,走过去扭开了门锁。

    “今晚不是要和赵妈睡……”

    他话还未说完,门外站着的那一个眼眸闪亮无比的小姑娘却直接扑过来跳到他怀中,软甜无比的小嘴贴在他耳边,毫不羞赧的

    说了一句:“老公……我想喝牛奶……”

    星尔不知自己是怎样被他压在床上的,她心里有些怕,却依旧大着胆子睁大了漂亮野性的双瞳望着身上的男人:“老公……”

    星尔轻轻舔了舔微微干燥的嘴唇,颊边一片滚烫,却更紧的搂住了他的颈子:“老公……你给我喝牛奶好不好?”

    星尔原本以为,他中药那一次已经足够可怕,可怎么都没想到,她这样的两句,却比那一夜的药,效果还要惊人。

    …………

    星尔虽早已做好了接纳他的准备,可却还是疼的眼泪四溅。

    “老公……”

    眼泪灼灼落在男人颈侧动脉上,萧庭月亦是额上一片汗珠,忍的艰难。

    她还是太小了,太嫩了……

    他从前实则床笫之间都在克制着自己并未全然的放纵,可今晚她这般挑逗他,他却是彻底的失控了。

    微微粗砺的指腹沿着小姑娘光裸的肩头滑下去,在她纤细却又滑腻的腰间轻轻揉捏着。

    “星儿乖……”

    星尔想要起身逃开,她感觉自己真的承不住了,可萧庭月却抱紧了她不许她逃。

    星尔哭的眼圈微红,早知道,早知道会把他惹成这样,她死都不会说要喝牛奶了……

    “别怕,星尔乖……”

    萧庭月慢声轻哄着,直到星尔的抽噎渐渐止住,萧庭月这才不再克制。

    那一夜很长,长到好像永远不会天亮了一般。

    萧庭月第一次这般放纵自己,也是第一次,狠了心对她的哭喊求饶置若罔闻。

    他从不曾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这样失控,这样疯狂的一面。

    最极致的时候,脑中唯一的念想竟然是,如果就这样和她死在一起,大约他也不会觉得再有任何遗憾了。

    星尔趴在床上抽噎不住,一句话都不想和萧庭月说。

    她就知道,她根本承不住他,昨晚的他实在太可怖了,她就知道她会受伤,果不其然最后结束之后,床上好几片血渍。

    真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是不是人,简直是禽兽,变态,大混蛋!!!

    萧庭月给她擦拭抹药的时候,星尔哭的几乎成 了泪人,要不是还残存着最后一点理智,她能直接骂他祖宗十八代!

    这次却不是在他面前故意矫情,而是真的很疼,简直要疼死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男人那里竟会这般的吓人,硬生生把她给弄伤了。

    萧庭月亦是有些后悔自责,更多的却是怜惜。

    嫩生生的小姑娘,可当真是水做的一般了,看来以后在情事上,他还是要克制一些。

    只是方才,他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了。

    清洗完彼此,星尔也不肯给他抱,要在往日,小姑娘早就扑到他怀中求抱抱了。

    可今晚,星尔却翻过身给他一个后背,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平日里小姑娘不用哄就像小绵羊一样乖,萧庭月打小长到大,又何曾哄过人?

    瞧着她生闷气,一个人蜷缩成虾米一样闷在被窝里,他蹙着眉好半天,又起身到露台上抽了两支烟。

    星尔隐约的抽噎声传来,像是尖细的针一样刺入他心窝里去。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会去心疼一个人,会愿意柔了心肠去哄她,安慰她。

    再折转回来时,萧庭月直接掀开被子躺在床上,长臂一捞,将小姑娘给拽到了怀中来,星尔不肯给他抱,萧庭月却强势的直接

    将她整个人紧紧保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