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我们星尔眼光真好,找的男朋友长的真俊!
    舅舅家住在临市的一个小镇。

    镇上盖了小别墅,还有一个不算小的院子,夏末这院子里亦是花团锦簇的一片,星尔从车上跳下来,就看到外婆拎着个水壶正

    在浇花呢。

    瞬间眼眶就湿润了,“外婆……”

    小姑娘清脆的喊了一声,那拎着水壶的老人闻声回头,慈爱的面容上浮出掩饰不住的激动笑意,扔了水壶就往外孙女身边小步

    的挪去……

    “外婆,星尔好想你……”

    星尔扑入外婆怀中,粗布衣上依旧是熟悉至极的气息,她像是找到了归宿的小猫一样,恨不得日日都窝在外婆的怀里。

    那样濡慕,那样乖巧的模样儿,在外婆的怀里蹭着,抱的紧紧的,扬着小脸求抚摸的样子……

    比在他面前还要夸张几分,却是再自然不过的真情流露。

    萧庭月不知怎么的,心底竟是浮出了一抹淡淡的不悦,好似,他只能容忍她在他一人面前,露出这样柔顺乖巧的一面。

    “是星尔来了啊?”舅舅舅妈也听到动静迎了出来,舅妈正在厨房忙碌,双手油光光的,却一脸朴实慈爱的笑意站在舅舅身边看

    着星尔:“星尔来了……舅妈今天给你做你喜欢吃的红烧肉好不好?小时候你最爱吃了,一个人可以吃一大碗呢……”

    “星尔……有客人来怎么让人家进来呢……”舅舅已经看到了院子外停着的那辆低调奢华的车子。

    他一眼就看的出来,那车子贵的离谱,难不成是姜家的人?

    星尔听到舅舅这样说,赶紧从外婆怀里挣出来:“外婆,舅舅舅妈,这是……这是萧叔叔,是他送我回来的……”

    星尔转过身,走到车边,肖城拉开车门,萧庭月白衣黑裤长身玉立的走下车来,舅舅舅妈看的眼都直了,外婆却是喜的合不拢

    嘴,直接握住了萧庭月的手:“这孩子生的真俊,我们星尔眼光真好,告诉阿婆你叫什么名字啊,多大了……”

    星尔:“外婆……”

    萧庭月:“……”

    肖城已经完全风中凌乱了。

    这老太太手上还带着泥呢,看把他们先生的手搓揉成什么样了。

    萧庭月一贯有些小洁癖,星尔怕他动怒,一脸拜托拜托的给他使眼色,萧庭月却面不改色,甚至当真十分温和的开口喊了一声

    :“阿婆。”

    星尔:“……”

    外婆欢喜的应着:“哎,哎,好孩子,快进来……”

    外婆眼里,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权贵,也没有什么穷酸上不得台面的人,她老人家一辈子清清白白,慈爱良善,哪怕是萧庭月这

    样的人物,在她眼里,也不过是她孙子辈的小孩子。

    星尔偷眼看着萧庭月,生怕他会着恼,或是不耐烦,却没想到萧庭月竟真像是恭敬的晚辈一般,任外婆拉着他的手把他拉进了

    院子里去。

    舅舅舅妈却不像外婆这样,他们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却也从萧庭月周身的气度上看得出来,他绝非等闲人物。

    外婆拉了萧庭月在院子里葡萄藤下的藤椅上坐下来,舅舅泡了家里 最贵的茶端上来,有些拘束的站在一边,只是憨厚的笑着,

    却不知该说什么。

    星尔走过去叫了舅舅舅妈,轻声道:“舅舅,你们只管忙你们的,麻烦舅妈做一点家常便饭就可以。”

    “那怎么行,这样贵重的客人……”

    星尔抿嘴轻笑摇了摇头:“没事儿的,既然来家里,那自然是吃家常饭就好。”

    舅舅舅妈唯唯诺诺的去了,外婆还拉着萧庭月盘问他多大啦,家是哪里的,干什么的……

    萧庭月倒是脾气极好的一一回答了,外婆瞧着他越看越是满意,满面笑容怎么都掩饰不住:“我们星尔年纪小,不懂事,要是什

    么地方惹你生气了,你就只管狠狠的收拾她,我可不会心疼……”

    萧庭月闻言薄唇间倒是含了一抹笑,抬眸去看星尔:“我听外婆的就是。”

    “是我的外婆,萧叔叔你别跟着乱喊……”

    “胡闹。”外婆闻言却是佯怒的瞪了星尔一眼:“庭月比你大不了几岁,你乱喊什么叔叔?庭月叫我外婆是对的,这样才亲热嘛…

    …”

    “外婆说的是。”

    “外婆……我才是您的亲外孙,您胳膊肘往外拐……”星尔不依,拽着外婆的手臂摇晃。

    外婆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是帮理不帮亲。”

    “哼,外婆就是偏心。”

    “我看庭月又稳重又听话,可比你这个小野猴好多了,外婆肯定偏心……”

    “外婆……”星尔又腻过去撒娇,外婆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的合不拢嘴:“庭月你看,这个小野猴一身孩子气,顽劣的很,她要是

    给你惹事了,你可千万别手软,只管给我好好收拾她。”

    萧庭月瞧着星尔气鼓鼓的嘟着小脸,像是一只可爱的小河豚,他几乎要忍不住去伸手捏一捏她的小脸,但在长辈面前,他还是

    克制住了。

    “星尔其实也挺懂事的,外婆您放心吧,我会看好她,不让她惹事儿的。”

    萧庭月简直就是中老年妇女杀手,他几句话一出口,外婆忙不迭的点头,一副十分放心又欣慰的样子:“有你这句话就好,星尔

    交给你我就放心了……”

    “外婆,你干嘛把我交给他啊,我又不是他什么人……”

    外婆笑眯眯的摩挲着她的后颈:“口是心非的小东西,外婆可是过来人,难道我会看不出来吗?”

    “您看出来什么了啊……”

    “你是烧高香了找到庭月这样好的男朋友,人长的俊,性子又稳重,外婆再满意不过了!”

    “什么男朋友呀,人家才十九岁,不能早恋……”

    “不早了不早了,外婆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舅舅都出生了。”

    星尔:“……”

    外婆笑呵呵的又拉着萧庭月说家常,看他戴着眼镜,就问他是不是眼睛近视。

    星尔不等萧庭月开口就插嘴:“他不是近视,他是臭美,戴着眼镜装斯文呢。”

    外婆伸手掐她圆鼓鼓小脸:“你这孩子,满嘴瞎说,以为都像你那么臭美?大夏天的非要穿你舅妈给你买的新棉袄,硬是把自己

    焐了一身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