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我身上更硬的,你怎么那么喜欢?
    “你向来都很有主见,做事我也放心,你和她的事,我就不再多过问了,反正你自己心中有数就行。”

    “阿泽很不喜欢她,大哥,你呢?”

    霍霆琛没料到萧庭月会这般问,倒是怔了一怔。

    “阿泽是小孩子心性,你不用理会他,我对姜星尔了解也并不深,但至少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这女孩儿,她很聪明,又有主见

    ,性子很坚韧,也很固执,庭月,说句玩笑话,若是哪一日你真的把她惹恼了,再想哄回来,怕是难如登天。”

    萧庭月闻言倒是笑了,她恨不得变成黏黏胶缠着他,又怎么可能真的走了就不回来。

    别人不知,他却是知道的,这小姑娘看起来很倔很不好哄的样子,可他只要摸一摸她的头发,对她张开手臂,她一定会毫不犹

    豫的扑入他的怀中来。

    “萧庭月!你快来看威尔斯这个坏家伙!”

    星尔玩闹的出了一身的汗,头发都快要湿透了,小脸红扑扑的,眸子却亮闪闪,她跑过来找萧庭月告状,威尔斯也跟过来,大

    脑袋在萧庭月身上蹭着,哼哼着,好像也在告状。

    “你看它……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吃东西也不好好吃,一边吃一边玩……”

    星尔气鼓鼓的拉着自己的t恤给萧庭月看,威尔斯哼哼一声,一扭头又把嘴上沾着的油污蹭在了星尔腿上。

    “啊……威尔斯你这个坏家伙我要揍你了!”

    星尔气的都要蹦起来,威尔斯却蹭地一下得意洋洋跑走了,星尔气的嗷嗷叫着追过去,一人一虎闹成了一团。

    霍霆琛也不由得摇头笑了笑,还真是小孩子。

    说起来,他又有多少年不曾这样过了。

    许寒雪脸色发白怔怔立在一边,心像是寒雪覆盖了一般,冰凉一片。

    她看到萧庭月眼底淡淡的笑意,还有勾起的嘴角,他自始至终都在看着姜星尔,没有厌烦的情绪。

    一向不喜欢姜星尔的宫泽,此刻却也被他们感染了,孩子气的加入一人一虎的奋战,帮着星尔收拾威尔斯,以报方才威尔斯喷

    他水的大仇!

    萧庭月却莫名有些失神。

    方才她和威尔斯都跑来他身边,她拉着他告状,威尔斯也在他身上蹭的时候,不知怎么的,他竟好似觉得他们像是一家三口一

    般,脑子里竟是浮出那样离奇的画面。

    她和一个小小粉嫩的孩子跑到他的身边来,她孩子气的告状,说孩子淘气,孩子也抱着他的大腿撒娇……

    有多少年,他脑子里,心里,从不曾对家有过任何的幻想。

    可是这一刻,他竟是失控了。

    霍霆琛几人在宅子里吃了晚饭离开,星尔上楼去洗澡,萧庭月在书房处理文件。

    星尔洗完澡,头发还湿着,她站在书房门口,想要进去,却又想起那一日她跑到书房来,他动了大怒的情景。

    正想转身离开,门内却传来萧庭月清越的声音:“杵在外面干什么呢?”

    星尔不由得欢喜推开门,向前走了一步,却又退回去:“萧叔叔,我能进去吗?”

    萧庭月把手里的钢笔放下来,左手食指推了推架在高挺鼻梁上的眼镜:“过来。”

    星尔‘噢’了一声,轻盈的走到他的书桌前站定:“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啊?这里是不是装了监控?”

    “监控自然是有,但发现你,还用不到监控。”

    他垂眸说着,将文件翻到最后,龙飞凤舞签了名字,然后搁下钢笔,将散乱的文件推到一边去,抬手揉了揉微涨的太阳穴。

    星尔机灵的走过去站在他身后,软软开口:“萧叔叔,我给你揉一揉吧,你是不是头疼啊?”

    赵妈整天说他睡眠不好,哪一天能睡超过五个小时,赵妈都开心的不得了。

    可她明明记得,他晚上睡在她身边,睡的可香了。

    “你会?”

    萧庭月颇有些怀疑的看了她一眼,星尔小嘴一翘;“我可是打小给我外婆揉腿捶肩长大的……”

    说到这里,却忽然又有些失落:“我好久没见到外婆了,还有一周就要开学去报道,我明天去舅舅家看看外婆好不好?”

    萧庭月闭了眼,享受着她颇专业的按摩,她的手指很软,却又有些力道,按起来,竟是真的挺舒服。

    星尔见他不吭声,以为他不答应,情绪不免低落下来,正有些怏怏的不高兴,他的声音却沉沉响起:“后天再去。”

    星尔刚要高兴,他却又接着说了一句:“后天我和你一起去。”

    “啊?”

    星尔彻底懵了,她去看外婆,他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我这几日休假,正好出去散散心。”

    “噢……”

    星尔点点头,“可我舅舅家不过是在一个小镇上,没什么好玩的啊。”

    “我没有去过小镇。”

    好好好,您是爷,您是神,您没去过小镇。

    “力道重一点,肩膀也捏一捏。”

    好好好,您是爷,您是大爷,您是大大的爷!

    星尔轻轻叹了一声,又给他捏肩:“这力道可以吗?”

    他闭着眼,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可男人天然骨头生的硬,他又身材到变态一样的好,肌肉都**的,她的小手指头没一会

    儿就捏疼了。

    “萧庭月……”

    男人不应声。

    “萧叔叔……四哥……”

    学着那天那个女人嗲嗲的唤了一声……

    萧庭月眉宇倏然蹙了蹙:“好好说话!”

    星尔瘪瘪小嘴:“别的女人都这样喊你啊……怎么我就不行?”

    “之前叫我叔叔,现在叫我四哥,是你辈分涨了还是我辈分降了?”

    “人家喊叔叔是故意喊着玩呢……”

    “萧叔叔……我手疼了……”

    “口口声声说着喜欢我爱我,还没给我捏一会儿就喊手疼?姜星尔,你的爱也太廉价了吧……”

    “是你身上太硬了嘛,硌的人家手疼了。”

    “我身上更硬的,你怎么那么喜欢?”

    星尔:“……”

    萧叔叔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啊,明明这样斯文儒雅,却偏偏一肚子的污水。

    “行了,我去洗澡,床上等着我。”

    “我不要……”

    “确定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