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看不得她受到任何欺负
    萧庭月和星尔连忙赶去后山虎舍,却看到宫泽几人颇有些狼狈的站在虎舍外,而端了许多切好的精肉来喂食威尔斯的许寒雪,

    更是头发凌乱,衣衫上沾了大片的血水……

    食盆早已被威尔斯掀翻在地,东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威尔斯关进虎舍,饶是如此,小白虎仍是两个前掌抵在地上,喉咙里

    不停的发出隐隐的低啸。

    “威尔斯!”萧庭月扬声唤了白虎名字,威尔斯听到主人声音,立刻身子一震,支起两只前爪趴在笼子上,冲着萧庭月和星尔摇

    摆尾巴。

    “威尔斯怎么了?”星尔看着威尔斯被关在笼子里,当时就心疼的不行。

    威尔斯在后山虎舍养着,向来都是放养的状态,只有被惩罚的时候才会被关起来……

    “庭月……”许寒雪颇有些尴尬,理了理微乱的头发,苦笑道:“威尔斯也不知是怎么了,我上次过来,它还肯让我喂食,这次却

    ……”

    “四哥,威尔斯这是怎么了?”宫泽被威尔斯喷了一头一脸的水,气的脸色都发青了。

    霍霆琛远远立在一边,倒是从头到脚都干干净净:“威尔斯到底是兽不是人,这么久没见习性改了也是未可知。”

    “大哥……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提醒我们一声?”

    宫泽苦着脸,看向霍霆琛。

    霍霆琛眼底含了一抹淡笑:“我只是慢了一步,看到威尔斯对你喷水就立刻止步不再上前罢了。”

    宫泽:“……”

    “威尔斯,你不乖了喔,别人喂你吃肉,你怎么能把食物打翻呢?”

    星尔已经到了笼子前,伸手去摸威尔斯毛绒绒的大脑袋。

    小白虎却好似生气了,鼻子里喷出一口气,把脑袋扭到一边,不肯看星尔,却肯让她摸。

    东子见威尔斯安静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大约是因为这一段时间都是姜小姐你来喂它,而这几日您忽然没来,威尔斯有些发

    脾气了吧。”

    威尔斯像是可以听懂东子的话似的,立时又‘哼’了一声,脑袋扭的更远了。

    星尔哭笑不得,心里却不由得暖暖的。

    威尔斯只是动物,尚且都有人类一般的感情,她喂它吃肉,陪它玩,它就喜欢依赖上了自己,不过几日没回来,小家伙就开始

    发脾气了。

    星尔心里想着,忍不住回头看了萧庭月一眼。

    不像有些人,完全都是冷血动物。

    许寒雪却是微微咬紧了嘴唇,就连宫泽都睁大了眼。

    靠靠靠,没天理啊,他可比姜星尔那丫头片子认识威尔斯更早好嘛!

    威尔斯应该和他更亲近才是,凭什么却对姜星尔比对他还好?

    它喷了他一身水,不是也该喷姜星尔一身一脸才对吗?

    “四哥,威尔斯什么时候和她这么要好了啊!”

    宫泽一脸不解询问萧庭月,萧庭月迈步走到笼子前,吩咐东子把威尔斯放出来:“星尔每天都陪它玩,威尔斯当然喜欢她了。”

    “东子也每天都陪它啊!”

    东子:“……”

    “也许这就是威尔斯和星尔之间的缘分吧。”

    萧庭月站定,看着威尔斯在星尔面前耍赖耍性子不肯理她,星尔却耐心十足的哄着劝着,顺毛捋着威尔斯身上水滑的皮毛,摸

    的小东西舒服的直哼哼,总算是肯扭过大脑袋,在星尔的手背上轻轻舔了舔,算是原谅她了。

    “威尔斯,就知道你不会生我的气的……”星尔见它肯理自己了,高兴的直接抱住威尔斯的大脑袋,叭唧亲了一口。

    许寒雪瞧着那一人一虎亲热的样子,止不住的心头泛酸。

    她真的没有想到,原本对她态度还不赖的威尔斯,竟然会和姜星尔这样的亲近。

    而方才威尔斯却直接掀翻了她端来的食盆,若不是宫泽帮她挡了一下,怕是她也要被威尔斯喷一身一脸的水……

    “庭月。”霍霆琛叫了萧庭月过来,两人走到一边,各自点了一支烟。

    “我听阿泽说了。”

    霍霆琛其实在得知萧庭月和姜星尔隐婚之事的时候,并无太大的吃惊。

    其实他和庭月的性子有些像,两人都是冷清克制的人。

    而能让他们这样的人屡次破例的,实属难得,庭月会被这样精灵跳脱的姜星尔给吸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向来都很放心你,你做什么事,也必定有你自己的想法,只是这一次,你真的决定了?”

    萧庭月微微侧首看向星尔和威尔斯,香烟含在他的薄唇间,烟雾袅娜浮在半空之中,她灵动身姿和威尔学雪白矫健的身形,竟

    是别样的和谐。

    “决定了。”

    霍霆琛饶是知晓他心意已定,却在真切听到他这般说的时候,还是觉得呼吸一滞。

    昔年他和白芷之间实在太过惊心动魄而又伤筋动骨,他们都盼着他能走出来,可今日他当真走出来了,他却又有些恍惚难以置

    信。

    “你……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萧庭月抬手摘了烟,修长手指掸了掸烟灰,深邃眼眸视线收回,他容色淡淡,浮浅一笑:“谈不上什么喜欢还是不喜欢,就是看

    不得她受欺负而已。”

    霍霆琛失笑摇头:“这丫头这般牙尖嘴利,脾气又火爆,谁还能欺负得了她?”

    “纸老虎罢了。”

    “她也就在你跟前脆弱,乖觉,你瞧着吧,哪一日离开你,这丫头绝不是好惹的性子。”

    这话却让萧庭月微微蹙了眉:“女孩子不需要那么厉害,再说了,在蓉城有我在,也没人再敢惹她。”

    “庭月,她年纪尚小,心性未定,很快又要去京城念书,未来,谁都不知道会怎样……姜家,又是那个样子……”

    霍霆琛想到姜家那些人,都觉头疼。

    萧庭月却掐了烟,语气淡淡道:“年后萧氏集团最大分公司将会入驻京城,我将兼任分公司的执行董事。”

    霍霆琛眉心一动:“你是……要和她一起去京城了?”

    “公司发展需要而已。”

    霍霆琛失笑摇头:“庭月,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不正视自己的心了?”

    “我如今对她并无太多其他的心思,如你所说,她年纪尚小,心性未定,也许再过一些时间,她见识更丰富了,也就不再如现在

    这般缠着我了,所以,我并不打算公开我和她的事,至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