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姜星尔真的勾搭上了萧公子?
    那一日她说的话,实则是有些触动他的。

    她年纪还小,可他却已经将她彻底据为己有,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女孩儿那么小就跟着他,有些责任,他必须要负。

    这两日他未曾来找她,也是想要让自己彻底整理好之前纷乱的过往。

    今日听肖城说她回来姜家,他未加思索就来找她了。

    知道她一向最是厌烦姜家,更何况姜慕生之前又做了那样的事,她不定又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做出什么伤人伤己的事情来

    。

    星尔将身侧的绿植拽成了光秃秃的一片,想要抬头去看外面那个男人,却还是心里气恼,倔强的不肯看他。

    萧庭月抬手止了姜慕生去喊星尔,他走上台阶,未曾进厅内,却向一侧走了几步,在窗子外站定,堪堪挡住了照进来的一片暖

    阳,

    视线里骤然一片暗沉,星尔下意识的抬起头来,隔着一层透明光洁的玻璃,她的视线撞入他的眼帘,也清晰看到了他瞳仁中,

    那个小小的,委屈的自己。

    眼圈忽然一点点的红了起来,方才还像斗鸡一样战斗力爆棚一副老娘还能再战一百年的模样,这一刻却像是娇弱的小白莲,眼

    泪豆子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姜心恋清晰瞧到她这变化,差点都忍不住要吐出来了,姜星尔这样粗鲁野蛮的女孩儿,还真是会在男人面前扮演白莲花。

    萧公子要是看到她先前的模样儿,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真是让人急的想要跳脚,男人总是太轻易就被这种白莲花贱人给蒙

    蔽。

    萧庭月看着她哭,委屈的小嘴都瘪了起来,眼泪像是开了水龙头,怎么都止不住。

    他最初心中的一丝软,逐渐的泛滥开来,到最后,整颗心都变作了柔软的一片。

    隔着玻璃,他对她伸出手:“星尔,出来。”

    她听不到他说的什么,可却像是心有灵犀一般,转身就向外跑,他也转过身往落地玻璃门那里走过去,她初初跑出来,就看到

    他张开手臂站在门外。

    “萧庭月……”

    星尔扑过去死死抱住了他,哭的湿透的小脸贴在他胸口衬衫上,呜呜呜哭的直抽噎,简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姜心恋紧咬着牙关死命的克制着才没让自己失态。

    姜太太的脸色却已经暗沉不明。

    姜慕生却急的跳脚,这小姑奶奶好好儿的哭成这样,萧公子不会以为她又在姜家受委屈了吧?

    明明方才她都快把姜心语给气的爆炸了,怎么谁变脸就变脸,眼泪说来就来啊。

    “好了,别哭了,有什么委屈都告诉我。”

    萧庭月一边安抚的轻轻抚着小姑娘的后背,一边却是语调缓缓却威慑十足的说了一句。

    姜慕生闻言脸都白了,急急开口:“萧公子,您可千万别误会,我今日只是叫星尔回来一起吃顿便饭而已,没人敢给她委屈的…

    …”

    萧庭月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背,声音清和:“姜先生说的可当真?”

    星尔一边哽咽,一边在他怀中抬起头来:“我不想待在姜家,以后也不想回来了……”

    萧庭月抚了抚她的头发,顺着她的意思安抚道:“好,我们以后就不回来了……”

    “萧公子,您看看这……我们真的没人委屈她,不信您问问我太太,还有心恋……”

    “委屈或是不委屈的,我也不计较了,只是她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她不喜欢姜家,不想回来。”

    萧庭月淡漠看了姜慕生一眼:“那么以后,姜家的任何人都不要再去打扰她。”

    姜慕生哪里肯,还要再纠缠几句,星尔却忽然开了口:“萧庭月我们现在就回去,我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好。”萧庭月抬手给她擦了眼泪,“我们现在就回去。”

    星尔使劲点头,腻在他怀中几乎一路都是被他半抱着上的车子。

    姜慕生一直追到萧庭月的车边,可二人却自始至终都不曾正眼看他。

    直到车子发动,萧庭月在降下一线的车窗里对姜慕生冷冷说了一句:“看在未来裴家长孙媳的面子上,今日的事,我就不和你计

    较,以后,你们姜家,只要敢给她一丝委屈,我萧庭月一定百倍的奉还。”

    姜慕生站在车窗外,面色一片霜白,眼睁睁看着车子驶出姜家宅子,消失不见,他方才震怒的一脚踹翻了身侧的花架。

    “慕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姜星尔难不成真的勾搭上了萧公子?”

    姜太太心有不甘,快步走出来急急询问。

    “爸爸,姜星尔到底是耍了什么花招把萧公子迷的团团转?”

    姜心恋眼底一片嫉色,即将嫁人的喜悦也被冲散了一半。

    姜星尔这贱人怎么会有这样好的运道,凭什么,她到底凭什么让萧庭月对她这样好?

    就凭她那张脸?

    可萧庭月从来不是这样肤浅的人……

    “好了心恋,你马上就要出嫁了,这些事就不要管了。”

    姜慕生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如此,他当日就不该在秦冉哭啼啼的攻势下,逼着姜星尔给心安一个肾了。

    如果没有这桩事,星尔也不会这般怨恨姜家和他。

    眼睁睁的看着姜家女抱上了一个财神爷,却偏偏一点光都占不到,姜慕生心内又怎么会不懊悔。

    幸而心恋就要嫁入裴家了,这是板上钉钉再无更改的事,姜慕生心中方才微微好受了一些。

    姜慕生望着一向很讨他喜欢的长女,笑的慈爱无比:“心恋啊,你有什么想要的,都告诉爸爸,爸爸就算是掏空了家底,也会让

    你风风光光嫁到裴家去!”

    “爸爸,您给我准备的已经够多了,我没什么想要的了……”

    “真是爸爸的乖女儿,放心吧,爸爸心里有数……”

    一家三口,一副父慈女孝的模样,却实则,每个人都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裴家的聘金都有一个亿,送来的这么多贵重的聘礼,姜慕生不知私底下扣了多少,羊毛出在羊身上,他给自己买东西,用的还

    不是自己的聘金?

    姜慕生却在想,无论如何也要笼络住姜心恋,裴家这样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傻瓜才不会想着去依靠。

    ……

    车子一路疾驰,回到萧庭月的宅邸。

    刚在别墅前停下,星尔就听到了几声隐约虎啸,威尔斯好像是十分暴躁不安的样子,不知出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