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只要阿芷回来,萧庭月一定还会要她!
    星尔身形娇小纤细,方晋南这般高大健硕,她扶他站起,颇费了一番力气。

    公寓小小两室,星尔扶他进了客房。

    又回身去拿了温水喂给他喝下。

    方晋南喝了一些水,神色渐渐的清明了一些,星尔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触手滚烫。

    消炎退烧的药片公寓里倒是常备的有,她方才也买了一些。

    回身出了房间拿了药回来,又喂方晋南服下,见他闭了眼似是睡着了,呼吸还算平稳,星尔方才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整个人都脱力了一般瘫软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回过来劲儿,胡乱洗了个澡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星尔这一觉睡的很沉,待到再睁开眼,天色已经大亮,她蓦地想起了什么,赶紧跳下床,胡乱套了衣服冲到隔壁的房间去,推

    开门……

    室内却已经空无一人,窗台上微风拂动窗帘,昨夜那浓郁的血腥气早已消弭无踪,阳光落进来,一室淡淡的金色温煦。

    方晋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那么他的伤,想必也无事了。

    星尔想到这里,不由得轻轻吐了一口气。

    走了也好,不然她也担心,这个大麻烦该怎么解决呢。

    星尔心里想着,缓缓转过身去,目光却忽然被整洁床单上一抹乌金色吸引。

    那是什么?

    星尔不由好奇,迈步走上前将那小巧精致,却沉甸甸的印鉴拿了起来。

    很简单,却很朴拙的一枚印鉴,刻了一个方字在上面,背部是龙凤纠缠的图腾。

    方……那么,这该是方晋南的东西,他忘在这里了?

    却又不像,床铺叠的整整齐齐,这印鉴放的端正,而又清晰醒目,再者说,看起来也不像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他怎么会忘记?

    那么,是留给她的?

    星尔忽然想到昨夜他伤重之时从怀里掏出来的那样东西……

    该不会就是这个印鉴吧?

    星尔攥住这一枚沉甸甸印鉴,眉宇却微微的蹙了起来。

    他当时以为自己快死了,才想要把东西托付给自己,那么,能让他那种时候还惦记的,应该是极其重要的物件。

    她不能要。

    可是,她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能找到他。

    那就先留着吧,妥善的收好,等什么时候他若是再来这里找她,她就把东西还给他。

    星尔拿了印鉴回来卧室,翻出来一个小盒子,把印鉴放进去,又放在了自己梳妆台最底层的抽屉里锁好了。

    忙完这一切,她从枕头地下拿出手机,除了几条广告简讯之外,再没任何消息。

    她昨晚没有回去,萧庭月也没有电话打来。

    兴许,他昨晚根本也就没有回去吧。

    星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颓丧了下来,意兴阑珊,做什么都没劲儿,她握着手机好一会儿,终又拨了一遍萧庭月的电话,却还是

    打不通。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又怎么可能,萧庭月在蓉城可是横着走竖着走都没人敢侧目的人,他又能出什么事。

    此时的白家。

    白忠林一夜未睡,整个人好似骤然苍老了一般,白太太哭的眼肿如桃,而白若,却一直都待在闺房中没有下楼来。

    “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萧庭月想要整死我,谁都没办法!”

    白忠林蹭地站起身,背了手踱步,不停的喃喃着。

    “忠林……”

    “白若呢,那 死丫头在哪,让她下来,我现在就把她送到陈兆中那里去,公司不要了,拿了一千万我明日就出国……得罪了萧

    庭月,在蓉城还有什么活路!”

    白忠林暴跳如雷,白太太瑟缩在沙发上,不敢吭声。

    别墅里忽然响起刺耳的电话声,白忠林像是看到鬼了一样站在那里不敢动,好半天,他才指了白太太:“你去接,就说我不在…

    …”

    白太太颤巍巍的站起来,抹了抹眼泪一步一蹭的挪过去,接起电话:“喂,你找谁……忠林不在……什么?你说什么?萧氏今天

    早晨又决定不撤资了?”

    白忠林像是看到了猎物的狼,一下就扑了过去将电话抢了过来:“你再说一遍!”

    萧庭月忽然又不撤资了,公司有救了,他不会破产了,他也不用躲到国外去了!

    白忠林放下电话就状似癫狂的大笑了起来,又一把抱住了白太太:“你真是生了个好女儿,一定是阿芷,一定是阿芷求的萧庭月

    ,除了阿芷,没人有这个能耐,好女儿,咱们生了个好女儿啊……”

    白太太也跟着喜极而泣:“只是可惜,我们阿芷这样的一副身子,要不然,早已嫁入萧家了,我们也用不着这样担惊受怕的……

    ”

    白忠林也懊恼不已,“要是能找到合适的心脏配型就好了……”

    “可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阿芷都嫁人了……”

    白忠林狠狠瞪了白太太一眼:“她嫁的那算什么人家,能和萧家比吗?就凭萧庭月对我们阿芷如今这样的态度,只要阿芷回来,

    恢复健康,萧庭月定然还会娶她!”

    “当真?”

    白太太却有些不相信,毕竟,那可是萧家啊,萧家怎么会让自己家的继承人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如今可不是当年,如今萧家是萧庭月说了算,只要他喜欢阿芷,心里有阿芷,那一切就都好办了!”

    “可是……”

    “别那么多可是了,你没看阿芷一个电话,萧庭月就乖乖听话了,这件事,我得从长计议……”

    白忠林兴冲冲的说着,甩开白太太的手就向外走:“我去公司看看,让那些落井下石的贱人们瞧瞧我们白家,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

    二层紧闭的房门后,白若靠在门背上,父母交谈的话语清晰的落入她的耳中,她不知时候眼泪淌了一脸,将衣襟都湿透了。

    她终究还是比不过姐姐,不,她根本和姐姐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时隔五年,姐姐已经另嫁,可她的一句话,却还是能轻易左右萧庭月的决定。

    她用那样偏激的方式激怒了萧庭月,在昨日,她以为事情已经绝无转圜的可能了,可没有想到,姐姐一个电话……

    白若死死的咬着嘴唇,整个人颤栗着,泪水泛滥再止不住。

    她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嫁给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