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你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的……
    “是,我受伤了。”

    方晋南没有多言,说完这几个字,他就垂眸静静的看着她。

    那女孩儿先是将婉丽的眉轻轻蹙了蹙,她深邃漂亮的眼瞳微微转动,不知在想着什么,她思考事情的时候,手指一会儿攥紧,

    一会儿又舒展开,唇却绷的紧紧的,脸上神色认真无比。

    方晋南等了足足有半分钟。

    星尔抬起头望向他:“你稍等我一下。”

    她把手中袋子丢在他身前,转身炮到了小区附近的药店。

    大约五分钟后,她手里又提了一个袋子快步跑出来。

    她跑起来的身姿很好看,挺拔而又纤细的身形,像是林间灵动的小鹿,方晋南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她的身上,追着她的身影而

    动。

    “跟我回去。”

    星尔气喘吁吁站定,看了他一眼,干脆利落的丢下四个字,弯腰提起放在他身前的袋子,带路向小区门禁处走去。

    方晋南看着她羸弱的背影,他身高腿长,不过两步就追了过去。

    “你不怕?”

    “怕什么?”

    “我在被人追杀。”方晋南的声音暗哑,只有她能隐约听到。

    小姑娘的步子顿了顿,方晋南看到她咬了咬嘴唇,似是挣扎了一瞬,然后抬起脸来很认真的看向他:“小区有门禁,他们……应

    该进不来吧?”

    方晋南微微一怔,随即却含笑点点头:“该是进不来。”

    星尔松了一口气:“那不就结了,跟我回去吧。”

    他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刷开了小区门禁卡,腰腹上的那一道极深的刀伤疼的锥心,他胡乱用绷带缠着,而此刻绷带也已经被鲜

    血渗透了,他按着伤处的那一只手上,都染了浓稠的鲜血。

    星尔刷开电梯,幸而电梯中此时无人,方晋南看着电梯门关上,他方才向后一步靠在电梯壁上,闭了眼,紧紧咬着牙,低低的

    呻吟了一声。

    他里外都穿的黑色,星尔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他伤在腹部,他一只手按在小腹上,而鲜血已经从他指缝之中溢了出来,

    淋漓的滴了下来。

    星尔想了想,把手中的袋子放下来,她翻开包包,把自己的纸巾全都拿了出来,滴在电梯地板上的血渍被她一点点的擦干,她

    又把余下的纸巾都塞给他:“你先勉强摁着,等会儿到了公寓,我再给你处理一下。”

    方晋南睁开眼,失血过多,他此时嘴唇干燥起皮,脸色已经白的摄人无比。

    接过那一沓纸巾,按在湿透的绷带上,心内却在惊异这个女孩儿这般的心细和聪慧而又镇定。

    虽然只是几滴血渍,可说不得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有重伤在身,如果唐城的人真的追来,他死不足惜,可却会连累到她

    。

    星尔开了公寓的门,方晋南进门就虚脱了一般瘫坐在了地上。

    星尔急急把袋子里的药粉和绷带全都翻了出来。

    她还记得,小时候摔破了腿外婆总会用云南白药的药粉给她止血,外婆还说,药店里售卖的药粉里,会有一颗小小的药丸,被

    人称作保命丸,适用于伤者内外出血严重时服用。

    她虽然不知道对他有没有用,可总不会有坏处。

    打开那小小的瓶子,果不其然就看到了一粒小小药丸,星尔倒了水过来,方晋南身上一会儿滚烫一会儿冰凉,整个人已经浑浑

    噩噩。

    他腹部的刀伤极深,鲜血汩汩向外涌出,很快将他身下地毯都濡湿了。

    星尔拍了拍方晋南的脸,他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她,就又要昏厥过去。

    “别睡,方晋南,不能睡!”

    星尔用力拍他的脸,方晋南艰难的睁开眼,眼神却已经是一片晦暗无光。

    他抬起手,手掌心皮肉翻卷着,伤痕累累,星尔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慌忙别过脸去:“方晋南,要不,我想办法送你去医院

    吧……”

    “不用……”方晋南沙哑开口,那一只伤痕累累的手颤栗着艰难的抬起来,探入衣襟摸索着,好一会儿,他才将一枚完全被血染

    透的印鉴取了出来递给星尔。

    “如果我……死了,这个东西,拜托你帮我收好……”

    “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星尔握住他的手推到一边去:“你只是流了很多血没有力气而已,你把药吃了,我外婆说,这是保命丸,你吃了就能保住这条命

    ……”

    星尔眼眸有些微红,将丸药塞进他口中,又把水杯递过去喂他喝水。

    他靠在门背上,张嘴喝水的力气都是微弱的,却还是勉力将那药丸吞了下去。

    “我帮你把伤口重新包扎一下……你不会死的。”

    星尔看起来胆大包天,可从前在江蓝村,外婆杀鸡的时候,她实则每次都恨不得逃的远远的。

    她不喜欢血,也不喜欢手上沾着血。

    可后来离开江蓝村,来到蓉城,她方才知晓,她手上不愿沾血,可别人却很愿意手上沾上她的血。

    星尔把他身上的风衣解开,内里的衬衫破碎不堪,整个上半身几乎都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你忍一下,我要先把湿透的绷带解开。”

    方晋南几不可见的微微点了点头,星尔咬了咬嘴唇,解开了他身上被血染透的衬衫。

    被血染透的绷带一圈一圈解开,露出了男人精壮的下腹上那个血肉模糊的血洞。

    创面并不是很大,可却很深很深,血腥味冲鼻而来,星尔几次都要忍不住吐出来。

    方晋南咬死了牙关靠在门背上,额上冷汗涔涔,手臂上鼓胀的肌肉绷紧到了极致。

    血流的汹涌,药粉撒上去几乎都要被血冲走了,幸而她特意多买了几瓶。

    不知道是没有血可以再流了,还是保命丸起了作用,最后一瓶药粉撒上去,出血量明显的变少了,星尔缓缓松了一口气,将绷

    带缠上去,绕在他精壮的腰腹上,这样举动,让她和他的距离骤然拉的很近很近。

    方晋南迷迷糊糊之中隐约嗅到她身上的甜香,那味道很淡,却格外的好闻……

    让人,想要把这香味留住,永远的留住。

    “要不要喝点水?”

    星尔缠好了绷带,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止了血,他的精气神似乎好了一些,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却又道:“扶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