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是我,方晋南,我来找你兑现那一晚的承诺了……
    不知多久,好似夜幕是在一瞬间忽然降临的,原本五颜六色的天空,变成了单调的玫瑰蓝。

    天与地模糊了轮廓,心头上的伤,也渐渐模糊了印迹。

    萧庭月缓缓放下手臂,他的唇一点点的绷紧,刻出深邃却又沉寂的纹路,握在手中的手机骤然狠狠砸了出去,摔成了狼藉的一

    地碎片。

    星尔一直都在等,从黄昏等到薄暮,从薄暮等到夜色降临,从夜色降临,等到了更深露重。

    他没有回来。

    没有电话打来,也没有信息给她,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再无音讯。

    星尔一遍一遍拨着他的电话,可那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了。

    她还记得临走时他对她说话的样子,他嘴角那不易觉察的淡淡笑意。

    她喜欢他笑,喜欢他为了她笑,在她的面前笑。

    让她觉得所有不顾尊严的隐忍都是值得的,让她以为,她总能等到水滴石穿,把他焐热的那一日。

    星尔只感觉此刻的自己,仿佛整个人都被完全掏空了一样。

    她站起身,看到卧室里插在花瓶中的那一捧花,清晨时带着露珠还是鲜嫩水灵的,不过一日功夫,却就有了枯萎的迹象。

    星尔走过去,定定看着那因为失了水而半枯萎的花,她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这些花。

    他的温柔就像是养分,掌控着她是否能鲜活的盛放。

    星尔把花拿出来,重又放了清水和营养片进去,她抬手抚了抚花瓣:“小花花,赶紧喝饱了水变的漂漂亮亮,要不然,会被人丢

    出去的噢……”

    之于萧庭月,她就像是这瓶中的花吧,不漂亮了,很快就会被丢出去……

    如果有一日,他连她这漂亮的脸蛋都厌倦了呢?

    星尔换好了衣服,走下楼。

    赵妈早就让佣人准备好了晚饭,见她下楼,笑眯眯的迎过来:“小姐,肚子饿不饿,现在开饭好不好?”

    星尔却摇摇头:“我要回去公寓一趟,有些东西要带过来。”

    “那也吃了饭再去……”

    “不用了我减肥……”

    “减什么肥啊,小姐你都已经很瘦了……”

    赵妈絮絮叨叨的追出去,眼见小姑娘拦不住,就又吩咐司机准备车子,星尔上了车系好安全带,与赵妈挥手告别。

    车子行到小区外,星尔就让司机停了车:“我还要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一点东西,你不用送我进去了?”

    “小姐一会儿还回去吗?要是还回去,我就在这里等着小姐……”

    “你别等我了,我在这边住一夜,有很多东西要收拾,明天早上我给你打电话就行。”

    司机有些欲言又止:“先生那边……”

    “我给他打电话说过了,不用担心,快回去吧。”

    星尔摆摆手,直接进了小区旁边的便利店。

    星尔晚上没吃饭,干脆买了一堆的零食,晚上在公寓就随便放个电影,然后吃着零食打发时间好了,对了,一会儿再给苏苏打

    一个电话,也不知道她暑假出去旅游回来了没有……

    如果回来了,就让苏苏来公寓和她一起睡。

    脑海里掠过莘柑的名字,可星尔很快就把这个名字甩到了一边去。

    她从来不是喜欢腆着脸缠着别人的人,最大的耐心和不要脸都在萧庭月身上耗尽了,她再不愿死皮赖脸纠缠别人。

    莘柑把话说的那么直白难听,她又何必挂念着她呢。

    星尔结完帐出来,天色已经完全暗黑沉沉,她收好钱包,拎了一大袋子吃的就往小区门禁那里走去。

    此时不是出入的高峰期,小区大门处车辆行人都很稀少。

    星尔拿了门禁卡正要刷,忽然一只冰凉的手落在了她的肩上。

    那是八月底的夏夜,蝉鸣在城市里已经甚少可以听到,五彩的霓虹将夜空也镀上了绚烂的光彩,蓉城从来都是不夜城,那些热

    闹之下,却藏着无数个孤寂的魂灵。

    温软的风拂来,把白日里留下的燥热全都吹散,星尔穿黑色的t恤和破洞的牛仔裤,长发随意散着,踩了一双板鞋,毫无形象

    可言。

    萧庭月向来不喜欢她这样穿,可她现在是回自己的公寓,反正他也看不到。

    而她,其实一直都喜欢怎么舒服怎么来。

    那一只手冰凉入骨,好似没有丝毫的温度,落在她的肩头,却又好似有千斤重,星尔一惊之下回过头去。

    剑眉星目。

    她脑中涌出的第一个词,就是这四个字。

    那一夜极度的恐惧之下,她其实看的并不清楚,更何况,他满身的血,脸上也被血污遮盖了大半。

    此时看的却极清。

    好似周遭所有的车声喧嚣都被隐去了,这天地星光之间,只有他和她。

    “锦湖公寓9206室,姜星尔,今年十八岁,一中高三的学生……”

    那声音涌入耳膜之中,好似一瞬间将所有模糊的记忆尽数激活了,方晋南看到那女孩儿眼底原本受惊的恐惧之色一点一点的褪

    去,那一双猫儿一样的眼瞳一点点睁大,小嘴也微微张开了。

    “是你……方……晋南?”

    “是我,方晋南。”

    落在她肩膀上的冰凉手指缓缓抬起来,把夜风撩起的她鬓边的那一缕乱发轻轻拂开,男人的声线沉沉:“我来找你兑现那一夜的

    承诺了。”

    仲夏夜的天气,方晋南身上却穿着一袭薄薄的黑色大衣,朗月星辉之下,他的脸色雪白如纸,就连唇上都没有一丝血色……

    星尔脑子转的飞快,目光快速巡梭他身体上下:“你……受伤了?”

    方晋南薄唇勾出浅淡的笑意,他就知道,她非同寻常的女孩儿。

    之前三次,他次次扑空,心腹下属曾说,南哥,那女孩儿决计是在骗你,下一次,若让他们见到她,一定毫不犹豫亲手宰了她

    。

    可他心底却自始至终都坚信,她那一晚说的,不会是谎话。

    果然,今晚,他第四次来这里,他真的没有落空。

    实则今晚形势万分紧急,唐城那狗东西逃到国外雇佣了最顶尖的杀手来围捕他,他一时不察才会受了伤,又在混战中和下属失

    散,蓉城他并不熟悉,所能想起的安身之处,也只有锦湖公寓。

    万幸,他在失血过多休克之前,遇到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