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庭月,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放过白家一次好不好?
    白若失魂落魄转过身来看向白忠林:“如果不是你逼我嫁给那个家暴男,我又怎么会把主意打到萧庭月身上,给他下药想让他

    睡了我然后对我负责!”

    白忠林闻言,暴跳如雷,一巴掌就搧在了白若脸上:“你自己做了这样不知廉耻的事,还来赖我?你以为你是你姐姐?萧庭月要

    是看得上你还用等到今日?”

    “是啊,在你们眼里,我哪里都比不上我姐姐,既然如此,既然我什么都不好,什么都不如姐姐,那现在家里出事了,你去让姐

    姐出头帮忙啊!”

    白若捂着脸嚎啕大哭。

    白忠林冷笑出声:“你姐姐本来就比你强,至少你姐姐当初能笼络住萧庭月的心,让萧庭月为了白家肝脑涂地,你呢?你下药萧

    庭月也不睡你对不对?如今还牵累到了我们白家,白若我告诉你,你如果乖乖嫁给张兆山,让我赚了这一千万的聘礼,那我也

    就什么都不再追究,如果你再闹什么幺蛾子……”

    白忠林阴森森一笑:“挡我财路,就算你是我亲生女儿,我也不会对你心慈手软!”

    “忠林,不能这样,若若是我们的女儿啊……”

    白太太哭着哀求,白若却已经软软倒在了地上,一千万,为了这一千万的聘礼,爸爸不顾她的死活也要让她嫁给那个家暴死了

    前妻的张兆山……

    是啊,她生下来就有病,虽然没有姐姐那么严重,可也不是健全的人,在白忠林眼里,她这个随时都要死的女儿,自然是能榨

    出多少血就榨出多少血的好……

    可是,就这样任凭他摆布,嫁过去等死吗?

    不,萧庭月不要她,可还有那个人……

    白若蜷缩在地板上,脸颊上火辣辣的疼在提醒着她,这个家,绝不能再待下去了,绝不能了……

    ……

    临近六点钟,萧庭月抬腕看了看时间。

    恰好此时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却是星尔发来的简讯,问他下班没有。

    萧庭月正欲给她拨回去,却又有电话进来。

    是一通越洋电话。

    他心弦微微一动,握着手机的手指蓦地根根攥紧,垂眸盯着那一串数字,眸色却渐渐翻涌出复杂而又沉寂的情绪来。

    电话持之以恒的响着,结束之后,复又打来。

    颇有一种他不接电话,那么对方就会不放弃的不断打来的意思。

    萧庭月握着手机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他摸出烟点上,缓缓吐出一串漂亮的烟圈看向窗外。

    夏日的黄昏瑰丽无比,天空像是被打翻了的颜料桶五颜六色的动人。

    那一日好像也是这样的黄昏。

    她和未婚夫订婚之后,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他还记得他对她说,白芷,我们这一生都不要再有任何瓜葛和牵连。

    他还记得她红着眼圈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钻进车子,从此消失在他的生命之中。

    五年。

    五年之间,他从不曾和她有过任何联络。

    而她,亦然。

    若这一通电话是她打来的,那么,她今日找他又是为了什么。

    手机停止了震动,片刻后,却有简讯进来。

    萧庭月低头,手指间夹着烟滑动屏幕。

    点开了那一封简讯。

    庭月,接一下我的电话。

    像是忽然被一只手狠狠的卡住了心脏,勒紧的间隙里,连细微的呼吸都是艰难的。

    要走的是她,要来的还是她。

    凭什么。

    萧庭月倏然抬手,将那烟蒂狠狠摁灭在玻璃上。

    手机却又响了起来,萧庭月唇角勾出极淡的一抹冷笑,他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电话接通。

    隔了五年的时光,再听到故人的声音,一如往昔的熟悉,却又让人失态僵硬的陌生。

    “庭月,是我,阿芷……”

    白芷的声音依旧是那样轻柔,仿佛春风细雨一般的存在。

    只是此时听在耳中,却较之五年前多了几分的疲惫和细若游丝。

    萧庭月记得白若说过几次,她的病情现在很严重,已经发作了数次。

    心口里绷紧的那些情绪,终究是有了小小的缺口,一点点的倾泻而出,到最后,心头已经是一片柔软的微疼。

    “白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萧庭月开口,没有称呼,僵硬的一句询问,让白芷的呼吸都凝滞了片刻。

    许久,她才缓缓开口,轻弱的声音穿透了数万里的距离,细柔的传入他的耳膜之中:“庭月,我们就生分到这般地步了吗?”

    萧庭月不语,只是凝眸看着窗外那瑰丽的夕阳,渐渐黯淡下去,到最后,褪尽了全部美丽的色泽。

    “对不起……”

    白芷轻轻叹了一声:“小妹不懂事,做了冒犯你的事,你可不可以……”

    她顿了一顿,声线微微苦涩:“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放了白家一马,庭月……好不好?”

    “往日情分再怎样深厚,也不过是往日之事,这么多年在蓉城,我对白家如何,白大小姐心里该是很清楚。”

    她从来都是这样,温柔,善良到毫无底线。

    不管白家人怎样贪婪,白忠林怎样趋炎附势心狠手辣,她这个做女儿的还是心甘情愿的孝顺尊敬。

    如果她像姜星尔那样善恶分明……

    怎么会忽然想到姜星尔那个臭丫头。

    她和白芷,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

    电话那端传来细微的一声哽咽,萧庭月攥着手机的手指蓦地收紧。

    “庭月。”白芷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在庇护着白家,我也知道,爸爸他一直都有些过于贪婪,可是庭

    月,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我的家人……”

    萧庭月没有应声。

    多么讽刺,曾经倾心相爱的恋人,决绝的分手,订婚,五年没有音讯,而她第一次找他,却又是为了她那狼心狗肺的家人。

    “对不起,是我冒昧了,庭月,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再要求你为白家做什么,他们有今日,也是咎由自取……是我打扰你了,我以

    后,也不会再这样了……”

    白芷低低的抽泣了一声:“那么,再见吧,庭月……”

    短暂的沉默之后,是白芷轻轻挂断电话的声音,萧庭月却一直都保持着握着手机放在耳边的姿势。

    很久,很久。

    那轻柔低弱的抽泣声,仿佛就还在耳畔,一声一声,久久不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