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一向面冷心硬的萧庭月竟然抱着她下楼来……
    “寒雪姐,这样你太辛苦了……”

    宫泽痛惜开口。

    许寒雪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

    萧庭月摸了一支烟点上:“不管怎样,还是身体为重,你既然回来了,就在国内待一周,下周再飞回去吧。”

    许寒雪抿了抿嘴唇,腹内万千话语辗转说不出,她定定看着他沉俊侧影,到底还是点头听了他的话:“好。”

    “帮我向伯父伯母问好。”

    许寒雪点点头,声音沉寂:“好。”

    许寒雪刚走出偏厅,就听到身后男人略带着一线慵懒的话音。

    “出来吧,鬼鬼祟祟的,像个贼一样。”

    她步子微顿,忍不住就向后看去……

    “寒雪姐,别看了……”宫泽有些不忍,沈佑兰也低声劝道:“是啊寒雪姐,走吧,伯父伯母都在家中等着你呢……”

    许寒雪转过身去,身后又传来女孩子甜美清脆的声音:“萧庭月……你才是贼呢!”

    像是什么东西在耳边炸开,她脑子里空白一片,嗡声不断,整个人浑浑噩噩仿似踩在棉花上一样,一步深一步浅的向前走去…

    …

    女孩子身上斑斑驳驳的吻痕,一向面冷心硬的庭月抱着她下楼来……

    他甚至还纵容她在隔断后偷听他们说话……

    许寒雪只觉得五内俱焚,忍不住的泪就肆意涌了出来。

    这么多年的苦等,她从不曾有过这一刻这般的绝望,该是没有任何希望了吧……

    “谁让你躲在后面偷听的?”

    萧庭月抬起手,直接拧住了小姑娘雪白的耳朵。

    “哎呀疼……疼疼疼死了……”星尔疼的直蹦,捂着自己被拧的微红的耳朵,瞪向萧庭月:“你又没说不能偷听……”

    “你怎么发现我的啊?”

    萧庭月唇间含着烟,青白色烟雾之后,他笑容里带着淡淡讥诮:“你刚才吃了那么多肉,一身油腻味儿!”

    星尔茫然拉起身上衣服闻了闻,她身上没什么味儿啊……

    “你鼻子比威尔斯还要灵呢!”

    星尔瞪他一眼,却又凑过去:“那个……那个寒雪,长的很漂亮啊。”

    “嗯。”

    “好像还很有才华很厉害的样子……”

    “嗯。”

    “你怎么不喜欢她?”

    萧庭月抬眸看她一眼:“这种愚蠢的问题,你准备问到你进棺材?”

    星尔:“……”

    萧庭月掐了烟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向外走:“我去公司,你回去睡一觉。”

    “噢。”

    星尔点点头,看着他走出去,不免有些怏怏的。

    “晚上六点我回来接你,跟我一起出去。”

    “好!”

    星尔瞬间高兴了起来,萧庭月看着她像是陡然间活了过来一般神采飞扬的模样,不自觉的唇角就带了一抹笑出来。

    萧庭月来到公司,萧家的那位二少爷,他的异母弟弟,也正从座驾上下来。

    去年从国外念完金融回来,萧庭安也在父亲的意思下入了萧氏集团任职。

    见到大哥,萧庭安十分规矩的过来问好,萧庭月也只是淡淡点点头,听他说起碧湖湾的那个重要项目现在进展缓慢,萧庭月倒

    是看了他一眼:“你这些日子都在工地上?”

    萧庭安点点头:“我第一次负责这样大的工程,不亲自盯着实在不放心。”

    “用心即可。”

    “大哥这话说的不尽然,大哥你是萧家的继承人,而我,不过是没有继承权的二少爷,这么多眼睛盯着我等着挑我的刺,我可不

    敢有片刻的松懈。”

    萧庭安这般说,萧庭月不过抬头漠漠看了他一眼:“世上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刚进公司时,比你如今境况难多了,如果

    你好好做事,一切为了公司谋利着想,那么,也不会有人与你为难。”

    萧庭安眸色沉沉不语,萧庭月 也不再多说,抬步进了总裁专属电梯。

    萧庭安看着电梯门在他眼前合上,略显阴柔的那一张脸浮出轻漫的一丝笑来。

    来日方长,萧家这一切,还不知道究竟要落在谁的手中呢。

    …………

    蓉城,白家。

    白忠林急躁的背着手踱来踱去,白太太心急如焚的 坐在沙发上,却不敢开口说话。

    白若脸色煞白,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立在窗边。

    她没有想到,萧庭月真的不顾昔日的情分,直接对白家动手了。

    白家如今境况本来就艰难,如果不是往日白家借着萧庭月的势勉力支撑着,怕是早就破产了。

    可今日早晨,白忠林去公司的时候,却被各大银行的催债的员工直接把门给堵了。

    最初白忠林还大发雷霆,可很快他在得知萧庭月命人撤资,并且已经放话不再管白家事务之后,整个人彻底的蔫了。

    他试着想要联络萧庭月,或者见他一面,却连肖城的面都没能见到。

    还是最后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知情人口里得了一句话,让他回去问家里的二小姐做了什么好事。

    白忠林闻言立时就怒气冲冲的回家来了。

    没有萧庭月这棵大树依靠,白家根本就是一搜破船,顷刻就要倾覆。

    “你到底做了什么,萧庭月好端端的为什么忽然撤资,为什么说以后白家的事和萧家无关?”

    白忠林恶狠狠的看向白若,整个人几乎像一头凶恶的狼一般,白若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白太太想要站起身劝一句,白忠林抬手就摔了一个茶盏:“你给我滚上楼去,都说慈母多败儿,白家这样,就是你教出来的两个

    好女儿害的!”

    白太太被当中喝骂,当即委屈的呜呜咽咽哭了出来。

    “哭哭哭,哭什么哭!”白忠林不耐烦的开口:“你现在就给阿芷打电话,家里成了这样子,她这个做女儿的难道就能袖手旁观?

    ”

    白太太强忍了心内苦楚,柔弱说道:“阿芷身体不好,怎么禁得起这样的事……”

    “那你说怎么办?让我现在宣布破产关门,一家子都去喝西北风去?”

    白忠林气的跳脚,又指了白若呵斥:“你这个赔钱货,事到如今你还不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得罪了萧庭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