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我和姜星尔,如今已经是夫妻……
    可如今,庭月终于对往事释怀,身边也有了女人身影,许寒雪觉得自己的机会总算是到来了。

    她将国外的事务处理妥当,就一日不耽误的回国来,却没想到刚回国就撞到了这样一幕。

    萧庭月向来是个性子十分清淡的人,这样的男人,克制力都是极为惊人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和白芷分手五年间,都不曾

    有过任何绯闻。

    可他却抱着一个小姑娘从楼上下来。

    方才餐桌前匆匆一瞥,许寒雪已经看到星尔一身斑驳的痕迹,她心里酸的几乎隐忍不住,却到底还是保持着风度什么都没有说

    。

    现在没有旁人在,许寒雪却是忍不住了。

    宫泽知道她的心事,沈佑兰又不是外人,并没什么好害怕在意的。

    喜欢人又不是犯罪的事,不丢人。

    她坦坦荡荡。

    更何况庭月如今又不曾公布恋情,或者婚讯,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不可以?

    “寒雪,你这半年多辛苦了,这次回来,就在国内多休息几日再回去也不迟。”

    许寒雪听得他关心自己,不由脸上泛起柔和笑意:“我不辛苦,庭月,为你做事,我从来不觉得辛苦……”

    “许家伯母前些日子见我,还在说起你的事情,言外之意是在怪责我这些年让你太忙太累耽误了你的婚事,你这次回来,也该歇

    一歇,把终身大事……”

    “四哥!你别装傻了,你明知道寒雪姐她喜欢你,喜欢你了好多年了……”

    “阿泽……”

    星尔眉心一阵乱跳,来了来了,果然要贴上来了……

    可是,这许寒雪好像和萧庭月这些人感情都极好的样子,而且,又这般的漂亮能干,萧庭月,当真就不动心吗?

    “今日你们几个过来,我也正好有件事要告诉你们。”

    萧庭月说着,眼角余光往那隔断之后微微一扫,星尔吓的一缩脖子,刚要逃,却听得他的声音清越传来。

    “我和姜星尔……”

    许寒雪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骤然像是被人用手死死攥住了,她几乎不能呼吸,定定望着萧庭月。

    而萧庭月,也抬头看向了她。

    “如今已经是夫妻……”

    “四哥,我不相信!”

    “庭月……你说的,都是真的?”

    “因为一些原因,我没有对外界公开,而小五小六,还有寒雪,你们与我自小一起长大,如亲人一般,我也没有瞒你们的道理,

    只是,今日这些话,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再说出去。”

    “为什么?”

    许寒雪倏然站起身来,她漂亮的凤眼里含了淡淡的水光:“庭月,你为什么这样突然和人隐婚了?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必须

    要这样做,为什么不考虑我?”

    “这是我的私事,寒雪,我并不想要任何人来干涉我的个人私事。”

    “你喜欢她吗?”

    “那个野丫头有什么好的!四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宫泽实在气不过,语气急冲的开口。

    许寒雪已经低下头,她眼睫上有泪缓缓落下,却倔强的忍着,不肯让自己哭出声来。

    沈佑兰不由叹了一声,感情事,向来就是这般伤人,谁都逃不过。

    星尔躲在隔断之后,一颗心渐渐跳的飞快,是啊,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隐婚,而且,选择了她。

    “小五,从一开始你就对她出言不善,我从未曾说过什么,今日既然我把话说开了,那么,四哥就告诫你一句,她是我萧庭月的

    人,你对她无礼,也就是对我无礼……”

    “四哥我不懂!”宫泽倏然伸手指向许寒雪:“寒雪姐哪里不好?哪里配不得四哥?四哥既然需要一个人结婚,寒雪姐为什么不可

    以?”

    “你今日是铁了心要插手我的事了?”

    “我并非插手四哥的事,我只是希望四哥好,希望我们兄弟几个都好好的,寒雪姐苦恋了四哥你这么多年,从前有白芷小姐,我

    也就不说什么了,可现在……四哥宁愿和一无是处的姜星尔在一起,都不愿接受寒雪姐,你让我心里怎么好受?”

    “宫泽你既然如此说,那我也要问问你,宫伯父为你挑选的那个未婚妻,家世,相貌,才华,皆是一等,她又有哪里不好,你为

    什么也偏偏不喜欢?”

    “这不一样!”

    “这完全一样。”萧庭月站起身来,眸光微冷:“小五,我们这些人打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的情分我很珍惜,我拿你们当兄弟,

    拿寒雪当姐妹看待,并无其他任何心思,以后,我的心思也永远不会改变,在我心里,寒雪和你们一样,就如我的家人一般…

    …”

    “庭月,你不要再说了。”

    许寒雪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瞳望向萧庭月,“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不管我做了什么,做了多少……”

    萧庭月沉默不言。

    “可我的心意已定,不管你怎样,我,不会再变……”

    “寒雪,你已经浪费了数年青春,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这样蹉跎下去,耽误自己,也让父母伤心。”

    许寒雪缓缓摇了摇头:“嫁一个自己不喜的人,方才叫耽误自己,等一个喜欢的人,一辈子也不是浪费。”

    星尔怔怔的站着,隔着隔断上的镂空,她看着那个美丽的女子精致的脸庞,忽然有些说不出的心酸和怜惜。

    许寒雪,和她姜星尔,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们都在苦苦的恋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可她却又比许寒雪幸运了太多。

    至少,她已经拥有了萧庭月这个人……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我也不想再重复这些说辞……”

    萧庭月看着许寒雪,到底还是轻叹了一声:“你先回去休息吧,国外的事,暂时我先交给别人……”

    “不用了,我明日就回去。”

    许寒雪淡淡一笑,转过身去看着窗外烈阳:“既然什么话都说开了,我心里也知道你的意思了,留下来,也就没有任何必要了,

    庭月,国外的生意一直都是我来打理,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我今日回去看望爸妈,明日晚上我就飞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