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极其护短的萧先生
    而七人中,宫泽和许寒雪却是最为亲近的两个。

    这么多年过去,也唯有宫泽知晓许寒雪从不对人言说的心事,也只是近期,宫泽在对沈佑兰抱怨姜星尔时,提起了寒雪姐爱慕

    萧庭月多年这一桩秘事。

    在宫泽的心里,白芷已经是陈年往事,如今过去数年,四哥也该释怀了,寒雪姐这样万里挑一的人物,才足以成为四哥的良配

    。

    那个姜星尔,牙尖嘴利,又最是一肚子坏水,那里配得上他们芝兰玉树一般的四哥?

    一直走下楼梯,萧庭月却还没有放手,直接把星尔抱到了餐厅去。

    宫泽气的嘴都歪了,不管不顾的冲过去:“四哥,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寒雪姐刚回国就来找你……”

    萧庭月端然在椅子上坐下来,佣人将饭菜一一摆放整齐,他方才抬起手拿了筷子:“什么事等吃完饭再说。”

    “现在才十一点!”

    “早上起来晚了,没有吃早餐。”

    萧庭月声色清淡,星尔却已经很乖乖的拿了碗筷摆在自己跟前,还十分礼貌的问了宫泽一句:“小五,你要不要一起吃?”

    沈佑兰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宫泽气的脸色青白,半天没说出话。

    萧庭月却看了星尔一眼,淡淡斥责了一句:“没规矩,小五也是你能喊的?”

    宫泽可比她大了七八岁呢。

    “四哥!你就惯着她,让她一点规矩都没有!”

    “我不是已经说她了么。”

    “不疼不痒的有什么用啊!”

    “四哥,我错了,我以后不会再给宫先生喊小五了。”

    星尔立刻乖觉的认错,萧庭月点点头,看向宫泽:“她都知错了,你年纪长她七八岁,就别和她小孩子一般见识了。”

    “我没见过一二十的大姑娘还算小孩子!”

    “好了阿泽。”

    许寒雪缓步走上前来,拉住了宫泽:“让你四哥好好吃饭,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吧。”

    宫泽狠狠的瞪了星尔一眼,却还是乖乖听了许寒雪的话,没有再嚷嚷。

    “庭月,你们先吃饭,我和阿泽他们去偏厅等着你。”

    许寒雪眉眼温和的看向萧庭月,见他颔了首,她方才微微一笑,又转眸看向星尔。

    星尔刚夹了一大块排骨,见她看过来,也不好意思往嘴里送,仰脸对她笑了笑,许寒雪也对她一笑,转过身拉了宫泽出去了。

    星尔见他们都走了,这才又美美的埋头吃了起来。

    肚子里填饱了一半,星尔的八卦心又泛滥了起来:“……你的爱慕者啊?”

    萧庭月优雅吃饭的动作一顿,星尔飞快把手缩了回去:“知道了知道了,食不言,食不言。”

    他向来吃的清淡,又从不会像她一样,恨不得把自己撑死,不过片刻也就搁下了筷子。

    “你慢慢吃,我先出去一下。”

    星尔见他要走,慌忙把嘴里的鸡排咽下去,噎的自己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急什么,这一桌子都是你的,没人抢。”萧庭月伸手扯了一张纸巾,俯身把她嘴角的油光擦掉了:“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

    。”

    “萧庭月……”

    星尔却站起身拽住了他胳膊,“你,你也不能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什么身份?”

    星尔翘了小嘴,理直气壮望着他:“合约老公也是老公,不能出去拈花惹草。”

    “别人硬要贴过来怎么办?”

    “你又不是木头人,你不会躲开吗?”

    萧庭月唇角漾出淡淡一抹笑来,抬手在她眉心弹了一下:“吃你的饭去吧。”

    星尔瞧着他离开了餐厅,却再也吃不下了,刚才那女人生的还算漂亮,可漂亮是次要的,主要是气质。

    一看就是出身名门,打小书香门第长大,金尊玉贵养着的名媛淑女。

    才会有这样端方优雅,宠辱不惊的气度。

    星尔托着腮长长的叹了一声。

    也怨不得他不喜欢她这样的女孩子,随便拎出来个人问问,怕是也不会喜欢她这样的,吃饭像是饿死鬼,站没站相,坐没坐相

    的野丫头。

    也不知道萧庭月这会儿和他们说什么呢,也不知道那女人会不会贴上去……

    想到这里,星尔再也坐不住了,立刻站起身胡乱擦了擦手,蹑手蹑脚的往偏厅走了过去。

    萧庭月的宅子是中式的装修设计。

    偏厅和正厅之间隔着雕花楼空的精致隔断,星尔就屏气凝神的藏在隔断后面,偷偷往外瞄去。

    萧庭月坐在主座,许寒雪就坐在他身侧的单人靠椅上。

    她说话时目光自始至终专注落在萧庭月脸上,声音清和,却又不拖泥带水,说的都是一些公司经营上的事情。

    萧庭月亦是听的十分专心,只是他却并没有看向许寒雪。

    许寒雪国外留学回来,没有回去自家公司担任职务,却反而成了萧庭月的左膀右臂。

    她身为女性,不但具备天然的细腻心思,在商场却也有雷厉风行的手腕,这些年萧庭月在海外的一些生意,几乎都交给了许寒

    雪来经营。

    在整个萧氏集团,许寒雪也是不容人小觑的人物之一。

    公事说完,星尔都听的快要昏昏欲睡了,许寒雪终于转了话题。

    提起了她。

    “庭月,你和那个小姑娘……”

    许寒雪在七人之中行三,她今年已经过完二十九岁生日了。

    萧庭月抬手将烟从唇间摘下,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他眼眸微垂,并不看向许寒雪,因此,也就未曾看到她此时看着他的一双

    眸子里含着灼灼的情意。

    其实在霍霆琛和傅子遇几人看来,许寒雪算是最适合成为萧庭月妻子的人选。

    她家世清白,许家是百年的世家,绝非那种暴发户的门庭可以比拟的。

    许寒雪又一身才华,相貌出众,她的母亲生了四个儿子,才得了她这个小女儿,更是宠爱无比。

    豪门重视香火传承,许太太这样能生儿子,许寒雪自然也是宜男之相,不知多少人想把她娶回去做儿媳孙媳。

    可这么多年,她却硬生生的快要把自己熬成老姑娘了。

    从前有白芷,许寒雪一颗心几乎都死的透透了,可如今,庭月终于对往事释怀,身边也有了女人身影,许寒雪觉得自己的机会

    总算是到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