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如果意外怀孕了,你会让我堕胎还是让我生下来?
    想到昨夜那样激烈一场欢爱,他被人下了药箭在弦上,哪里还能等得到去买安全套回来?

    “发什么呆?”

    萧庭月抽完烟从露台上回来,就看到星尔趴在床上眼神呆滞的看着自己手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在网上看的,说是避孕药吃多了会宫外孕……”

    星尔抬起一双水眸看向萧庭月:“萧叔叔,宫外孕是什么意思?会死人吗?”

    “死不了。”萧庭月定定看了她一眼:“你不用担心这个。”

    星尔怏怏趴在床上:“我妈当年生我之前,就有过一次宫外孕,我外婆说,发现的时候输卵管破裂大出血,差点丢了一条命。”

    “不会。”

    萧庭月在她身侧坐下,抬起手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揉了揉她乱乱的头发:“我不会让你这样,放心。”

    “可我这都是第三次吃避孕药了……”

    萧庭月眉毛微微拧了拧:“你年纪还小,马上又要去帝都念大学,不能怀孕……”

    “如果我年纪足够大,也不用担心上学的问题,你会让我怀孕吗?”

    “或者说,如果意外怀孕了,你会让我去堕胎,还是让我生下来?”

    她目光灼灼盯着他看,他的眉宇却蹙的越来越深。

    她等不到他的回答,忽而咯咯一笑,滚到他怀里把玩着他的衬衫扣子,垂眸 嘴角微弯:“我是说着玩的啊萧叔叔,我才十九岁

    ,我还没念大学呢,我可不想生孩子做老妈子,我还没玩够呢……”

    萧庭月沉沉看了她一眼,手指落下来在她头顶乌黑发丝上。

    可他还没有说出口,如果她真的不小心怀了身孕,他会考虑让她生下来。

    堕胎……

    这两个字眼,他从不曾考虑过,他也从来不会选择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

    他曾经多么盼着可以有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他又怎会亲手杀死他的孩子。

    更何况,在这件事上确实是他对不起她。

    没有用安全措施,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让她吃药,承担风险的那个人,也是他。

    “星尔。”

    他甚少这样轻柔唤她名字。

    星尔忍不住的浑身一颤,心跳渐渐的快起来,却是又憧憬,又害怕。

    她怕他会用最温柔的语调说出最残忍的话语。

    却又不免期待着,他真的也愿意给她一丝温柔。

    “不要想那么多,你记住,你乖乖的在我身边,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她像是浮沉在半是烈火半是海水的沼泽之中,她该是欢愉的,他甚少对她承诺,可这一次,却是格外认真的诺言。

    可她却又笑不出来,乖乖的,变成他喜欢的样子,可却不是真正的姜星尔了。

    那么,这又有什么值得她来欢喜?

    萧庭月看着小姑娘眼底的光芒一点点黯淡下去,他不由得眸色深沉,他其实不是个喜欢多说承诺的性子,可他说出口的话,甚

    少会食言。

    他都已经明确的告诉他,他会护着她,不会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可她却为什么没有丝毫高兴的样子?

    “姜星尔?”

    萧庭月将她从怀中拉起来,要她对他对坐相视。

    “你在不高兴什么?”

    星尔嘴角翘起来,“没有啊,我很高兴啊,就是还没反应过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手要去搂他脖子,萧庭月却伸手摁住了她细细手臂:“好好说话。”

    星尔笑眯眯的看着他:“你是不是要我高兴的在床上打几个滚啊,毕竟抱到了蓉城最粗的一条金大腿呢……”

    “我看你还是比较喜欢抱另一条更粗的。”

    星尔:“……”

    收拾妥当预备下楼吃午餐的时候,星尔却有些犹疑询问:“你……今天不让我吃药吗?”

    萧庭月垂眸慢条斯理的扣着袖扣,声色清淡:“我让肖城去香港买了,不用着急。”

    星尔不由睁大眼:“萧庭月,用不着这样吧,还专程跑到香港去买……”

    “你不是担心会宫外孕吗?香港有一种药最先进效果最好,而且不会伤身体也没有副作用。”

    “你是在心疼我吗?”小姑娘眉眼亮亮的腻过去,拉着他的衣袖轻轻摇晃。

    他喜欢她露出这样真切欢喜的表情,要他的心情也能跟着愉悦起来。

    “你以为是就是吧。”萧庭月抽出手臂拉开了卧室房门。

    “哼,口是心非。”

    星尔嘴里说着,却还是掩不住欢喜的快步跟了上去。

    只是步子一快,双腿间撕裂的疼又隐隐袭来,星尔忍不住低呼了一声,不敢再走快了。

    萧庭月回眸看她,见她苦着脸揉着酸痛的腰,他没有多言,只是伸出手递到她的面前:“过来。”

    星尔乖乖走过去,萧庭月却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以后不准再穿那样的衣服,头发也不能梳成那样……”

    “夏天大家不都是这样穿的吗?”

    “你不可以。”

    “暴君!”

    小姑娘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低头咬他下巴:“霸道,专政,简直是十恶不赦!”

    “萧庭月……”

    星尔吃惊的瞪大眼,他从不在人前这样和她亲近的。

    “四哥……”

    楼下传来宫泽几乎掀翻屋顶的吃惊大喊,沈佑兰急着要去捂他的嘴,可却没能拦住。

    “庭月,我回来了!”

    而紧随其后的,却是一道优雅端方的女声清越响起,只闻声音就能让人忍不住揣测这声音的主人会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星尔忍不住的好奇的向下看去,盛夏璀璨夺目的阳光里,她看到一个身材纤细修长的年轻女子,正从那光影之中走来。

    萧庭月的步子却没有停顿,也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而楼下,自宫泽方才那一声惊诧至极的大喊之后,此时也变成了一片死

    寂。

    许寒雪的步子缓缓停了下来,而那精致眉眼之中欢愉的笑意,也一点一点变成了沉郁的哀色。

    沈佑兰摇头轻轻叹了叹,宫泽和姜星尔不对付,每日都挖空心思的想让四哥和姜星尔分开。

    所以,才会在寒雪姐刚一回国还未休息一日的情况下,就怂恿着她来四哥的宅子。

    却不料,让寒雪姐撞上了这样一幕。

    以霍霆琛为首七个人,打小一起长大,感情自是深厚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