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老公你不和我一起洗吗?
    星尔的呼吸瞬间一片紊乱。

    他其实一贯在床笫间还是保持着一些绅士风度的,星尔这还是第一次帮他解皮带扣,她不得章法,弄了半天却还是解不开,可

    这样的动作,却让男人眼底星火越发浓烈炙热……

    “萧庭月你变态,你自己不会脱裤子吗?”

    他性感下颌抵在她肩窝处,晒然一笑:“废话,我都准备上你了,难不成还装什么正人君子?”

    他说话的时候,手指四处在她身上点火,撩拨着她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点。

    星尔气恼,好在总算把他皮带解开了,萧庭月又捉了她的小手将西裤拉链缓缓拉下……

    星尔脸上滚烫一片,肖城还在前面开车呢!隔板又能起什么作用!

    他真是流氓,不要脸,到了极致!

    牛仔短裤被拽下来,萧庭月掐着她细腰将她抱起……

    星尔双手抵在萧庭月滚烫肩上,高扬了小脸,仿似还未曾回过神来,那触感实在太可怖了……

    她总算知道,萧庭月从前对她真的算是手下留情了。

    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停下的,星尔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脑子都是懵的,身体仿似不是自己的一般,车内空间到底还是局限,她双腿

    此时麻木僵硬,稍微动一动,都难受不已。

    “萧庭月……我,这几日不是安全期。”

    星尔伏在他胸口,他衬衫只开了几粒扣子,裤子也不过只拉开了拉链,可她身上衣衫却早已褪的干干净净。

    斯文败类,衣冠禽兽,变态老男人……

    星尔心里翻来覆去骂了他好几遍,这才觉得稍稍出了一点气。

    她真的从没有这样疼过,甚至是她的初次那一次,她也没有今日这般疼的厉害。

    ……………………

    车内只余下彼此细微的喘息声,好一会儿,萧庭月方才抚了抚她微乱的鬓发:“起来吧。”

    星尔赖着不肯动,闭了眼哼哼:“不想起来,腿疼……身上疼……哪里都疼……”

    萧庭月此时体内的火稍微熄灭了一小半,倒是心情不再那样糟糕:“你是预备在车里待一整夜?”

    “让人家泄火的时候千哄万哄,泻完火就全然换了一副嘴脸……”

    “……”

    “你抱我回去。”星尔慵懒抬起眼帘看向萧庭月,眉眼中还含着淡淡的媚态,耳朵尖都全然的红透了,说不出的娇媚可怜。

    萧庭月微微蹙眉,喉结滚了滚,却到底还是将她拉开了一些,整理妥当身上的衣服,又睨了一眼她身上歪歪扭扭的小背心,和

    挂在脚踝处的一小片牛仔布料,不由得眸中又翻搅出一片火光。

    他侧过脸,拿了车上毯子丢在她身上,声音暗哑:“把你自己裹好了。”

    星尔身上无力,软软的蹭过去:“萧叔叔你帮我裹……”

    萧庭月觉得太阳穴那里又忍不住的跳了跳。

    顺着杆子往上爬,爬的还真是利索极了。

    可看着她此此刻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萧庭月还是冷着脸有些粗鲁的把她裹好,抱在了怀中。

    星尔立刻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窝在他怀中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你抱我回去泡热水澡吧……我身上好疼,腿麻的不得了…

    …”

    “姜星尔,你还真是得寸进尺!”

    “那……要不然你让东子哥抱我回去?”

    感觉抱着自己的一双手臂骤然收紧了几分,星尔小脸上却浮出了不易觉察的一缕笑来。

    就他这样小气吧啦的性子,裤子短一点,衬衫短一点就一脸阴沉,她要是真敢被别人抱,他大约会扒了她一层皮吧。

    回了卧室,萧庭月直接抱了星尔去浴室,放水的间隙,星尔双腿软的根本站立不住,莬丝花一样缠在萧庭月的身上。

    他本就浴火未清,方才在车上也不过是暂时消了燃眉之急而已,此时星尔这样在他身上缠着蹭着,萧庭月蓦地又有些隐忍不住

    。

    “水放好了……”

    萧庭月的手指刚刚捏住她的小下巴,星尔却忽然转过脸看向浴缸,浴缸水都满了,往外溢出淌了一地。

    男人燃着情预的瞳仁中仿似也有了淡淡水汽,喉结上下微微滑动:“你先洗。”

    星尔不知怎么脑子一热脱口而出来了一句:“你不和我一起洗吗?”

    温热的水把她包裹,而她柔软滑腻的身体将他包裹起来的时候,星尔终是忍不住软软轻哼了一声:“萧庭月……再这样下去,我

    会不会成为蓉城第一个被男人睡死的女人?”

    萧庭月的唇舌轻轻滑过她精致羸弱的锁骨,声线撩人:“放心……她们只会羡慕你被我这样一遍一遍睡……”

    浴缸中的水溅了一地,淋漓不断水声不断刺激着人的耳膜和每一寸神经。

    ……………………

    “星尔乖……”

    男人滚烫手掌掐住女孩儿细细腰肢,将她从温热水中抱起重又放在自己膝上……

    湿透的乌发下,男人的眉眼俊逸性感到了极致,他真的是她见过的生的最好看的男人了。

    “萧庭月……”

    她唤他名字的时候,他眸中情预总会更深,而当她软软唤他‘老公’的时候……

    他总会亲一亲她的脸颊,连带着动作都轻柔了些许。

    星尔扬起脸咬了咬他的下颌,眸子里水汽潋滟,娇媚无双:“老公……我真的好喜欢你……”

    好喜欢好喜欢你,比深爱还要喜欢的喜欢,喜欢的不知怎么说出口的喜欢……

    可哪怕情到浓时,她却还是不敢说出那个爱字。

    萧庭月望着她潋滟双瞳,听着她一声一声呢喃,他并未说什么,只是低头缱绻吻住了她柔嫩的唇。

    夜已深,星子都害羞的躲入云层之后,星尔不知什么时候困倦的沉沉睡去,萧庭月俯身轻轻吻在她的眉心处,却将她抱的更紧

    在怀中。

    星尔晨起醒来,空气中仿似还有淡淡靡丽的味道缭绕,身侧却并无萧庭月的身影。

    星尔心底不免涌起淡淡失落,想到昨夜那样的突发情况,他被人下了药箭在弦上,哪里还能等得到去买安全套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