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星儿乖,给我解开皮带
    萧庭月腹内燥热难当,唇内焦渴一片,他抬手摘掉眼镜丢在一边,微微眯了眼睨着女孩子身上露出来的一片雪白肌肤,好像,

    更热了……

    “肖城……”

    肖城初时一怔,旋即却是立时明白了过来,立刻手脚麻利的直接跳下车,绕到后座,拉开了车门:“姜小姐……”

    星尔却站住了脚步,“肖城,宋医生来了吗?”

    星尔这些日子与萧庭月接触稍多,知道这个男人最是龟毛,从来有任何身体上不适,他都只会找自己打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儿

    宋恒。

    肖城不免苦笑一声:“姜小姐,您还是自己去看一看吧。”

    星尔嘴角微微翘了翘,是啊,她都把自己卖给了萧庭月了,她还垂死挣扎干嘛呢。

    星尔弯腰上车:“萧庭月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她话音还未落定,纤细腰肢忽然被男人滚烫灼热的大手紧紧箍住,而下一瞬,尖叫还未出口,香软的身体就被抱到了男人腿上

    。

    星尔心脏一阵狂跳,抬起脸对上萧庭月暗炙横行的深眸,她刚呢喃了一声萧庭月的名字,男人滚烫的薄唇却已经贴了上来……

    这一段他们实在过于亲密,这样的接吻算是常态,尤其今日午后那一场欢好,情到最浓时,深喉一般的吻几乎要她窒息了,可

    这一刻,他忽然这样深而又有些粗鲁的吻她,她还是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心悸。

    男人身上散发出强烈到极致的侵略性气息,让她莫名的心生恐惧。

    她试探着想要伸手将他推开一些,这吻太深太浓烈,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萧庭月身上热度惊人,深吻结束,两人缓缓分开,星尔脸红如血:“萧庭月,你到底怎么了!”

    “我被一个女人下了药。”萧庭月缓缓开口,嗓音沙哑低沉,空气里仿佛都浮动着暧昧黏连的情预气息,星尔闻言双眸腾时睁的

    溜圆:“啥?你被一个女人下药了?”

    她这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口吻让他十分不悦:“所以我现在需要女人来泄火,姜星尔……”

    萧庭月抬手按了按钮,降下隔板,肖城已经发动车子,调转了车头。

    星尔此刻还有些难以消化这个让她几乎快要三观尽毁的消息……

    萧庭月,被一个女人下药了?

    也就是说,他方才和别的女人在私会?

    那他干嘛千里迢迢跑来找她?

    身边放着女人不会泄火吗?

    星尔忽然抬手用尽全力将萧庭月给狠狠推开了:“你别碰我!”

    她说着,还抬手紧紧抱住了自己双臂,又一脸戒备的向另一侧移了移身子。

    原本在怀中的软向暖玉忽然离开,萧庭月只觉得体内躁动越发难挨,他眸中星火暗沉,压低的声音里泛出抑制不住的一丝怒意

    :“姜星尔!”

    “谁给你下的药,你去找谁去!凭什么让我给你泄火!你找别的女人私会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起我?”

    星尔下颌高扬,眸中火焰升腾:“再说了,谁知道你是不是刚碰过别的女人……”

    她说着,又向车门处蹭了蹭:“我可是清清白白跟着你的……”

    “你确定……让我去找别的女人?”

    萧庭月觉得燥热难当,抬手将衬衫扣子解开了几粒,甚至还舔了舔微微干燥的薄唇。

    星尔一阵脸红心跳,男色误人,古人诚不欺我!

    “你别拿这些当借口好让自己冠冕堂皇去找别的女人……你本来就是在瞒着我和别的女人私会……”

    星尔嗫嚅着,却忍不住偷眼去瞄男人胸前那一片结实的蜜色肌肤……

    “你觉得如果我真的和那个女人在私会的话,她还用的着给我下药吗?”

    萧庭月睨着女孩儿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眸色深沉:“给我过来,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星尔抬眸,亮闪闪的望着他:“就算你不是在和别的女人私会,可是你那么讨厌我,为什么出了事还要找我?”

    “你真想知道?”

    萧庭月忍的实在煎熬,偏生这小东西不肯消停,他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这一次,他要是不把她办的服服帖帖,他就跟她姓!

    “如你所说,因为你是干干净净跟着我的,所以,我睡的才放心!”

    萧庭月这一句说完,直接伸手拽住星尔手臂,将她拉到了怀中。

    而他那略带着薄薄一层茧子的微微粗砺的指腹,却已经从她紧身的小背心下钻了进去……

    星尔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好似被他这一句话很轻易的就给冻结了大半。

    因为她是清清白白跟着他的,比外面的女人睡起来让人安心,所以他在被人下了药之后,才会来找她泄火。

    说起来,她这个存活在合约里的太太,又算什么?

    一个床伴儿,一个逗趣的鸟雀,还是……让他发泄的工具?

    萧庭月的手指却已经熟练的解开了她bra的搭扣,星尔下意识的还想闪躲,萧庭月却侧头,舌尖轻轻舔舐栽了她的耳蜗处。

    他床笫之间手段高超,他若是存了心,她又怎么能逃得过他的撩拨?

    他吻她的力道粗鲁,毫无怜惜,星尔的气息微微乱了,她想要抬手推开,可抬起的手,终究还是缓缓放了下来。

    萧庭月的吻却落在了她的下颌处,那里面淡淡的一抹绯红,是他下午动怒时留下的。

    “星尔乖……”

    萧庭月忽而轻轻在她锁骨那一处轻咬了一口:“给我解开皮带……”

    星尔垂了眼眸,虽未曾抗拒他的亲吻,可却也不肯动手听从。

    “听话……”萧庭月的嗓音仿佛带着蛊惑的强劲力道,她掀了掀薄薄的眼皮看着他,药效将他折磨的脸色潮红一片,乌发早已被

    细密的汗珠儿湿透了……

    算了。

    好在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解药是她。

    他当过她的解药,这一次,就当是她回报他的。

    细白的手指,带着黏黏的细汗,缓缓落在男人的皮带扣上:“萧庭月……你还能不能坚持到回去……”

    萧庭月粗嘎沙哑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他捉了她的小手:“姜星尔,你觉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