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萧庭月你要是‘不舒服’去找医生,找我干什么?
    肖城不敢再耽搁,将油门几乎踩到了底。

    肖城打来电话的时候,星尔正喝下了第三杯酒。

    那个在高考中再一次败在她之下的学霸校草,斟了酒走到她的面前站定:“姜星尔,虽然高考我又没有考过你,可是我还是不会

    放弃的,我们都在b大,以后还有无数次考试,我相信,我总会有赢过你的时候,到那时,希望你不要忘了你之前说过的话!”

    星尔接过酒,眉眼里带出自信夺目的笑意来:“付同学,这个赌约呢,我是不会接受的,当初之所以这样说,也不过是因为同学

    一场,不想直接拒绝大家闹的太僵。”

    “这杯酒我喝了,从此以后,江湖再见,大家还是朋友,那些心思,以后付同学还是不要再提起了。”

    星尔仰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学霸校草却是一脸不甘的望着她:“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我哪里让你不喜欢了……”

    星尔放下酒杯,酒气上涌,要她两腮嫣然酡红一片,却越发美不胜收。

    她绯红唇间含了淡淡笑意,只那笑意不知为何,却显出了淡淡的几分苦涩。

    “你看过金庸的一本小说《白马啸西风》吗?”

    学霸校草点点头:“自然看过。”

    “里面一个叫李文秀的女孩儿说过一句话,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只是我不喜欢。”

    星尔似呢喃一般说完,却又怔怔重复了一遍:“你们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不喜欢……我不喜欢,我能怎么办呢?”

    全场的静默之下,星尔缓缓的转过身去向外走,她喜欢的那个,就像是云端的月,镜中的花,她永远都无法得到他,拥有他了

    。

    那么,就算再多的人喜欢她,爱慕她,又如何呢?

    心里的那一个空洞,怕是生生世世都无法填平了。

    肖城的电话持续不断的打来,萧庭月坐在后座,身上衣服尽数被汗水湿透,额发覆在他坚毅额上,这往日里看上去坚不可摧的

    男人,此刻却似平添了几分的脆弱。

    “先生……姜小姐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肖城焦灼不安的回头看向萧庭月:“您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这样会把身子熬坏的……”

    “再打。”

    萧庭月闭着眼,只是低沉暗哑的说了这两个字。

    肖城摇头无奈,只得继续拨打星尔的电话。

    星尔走出乱糟糟的包厢,走进电梯,听到包里手里细微的震动,她翻出来,看到是肖城的号码。

    她不想接,想要挂断,可看着屏幕上那一串号码,她最终还是按了接听。

    “姜小姐,先生的车子就在酒店外等着,您现在立刻下来一趟,先生在车上等着您……”

    肖城的声音有些急促焦灼,星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萧庭月在车上等着她干什么?

    他下午在书房里那样凶神恶煞的吼她,她下颌上现在还有一道不易觉察的红痕,他差一点就动手打了她。

    她为什么还要理他?

    “你告诉他,我今晚同学聚会,我没时间见他……”

    电话那端却没有声音,片刻后,星尔正预备挂断手机的时候,忽然听到听筒里传来一道沙哑至极的男声:“姜星尔,下来!”

    “我今晚同学聚会……”

    “姜星尔,我说,现在立刻下来,到我的车子上来!”他的声音低沉缓慢,似乎在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似的。

    星尔听到他的声音不同往常,她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萧庭月,你要是生病了不舒服就去找宋恒,我又不是你的医生……”

    “姜星尔,你确定你不下来?”

    他的声音越发暗哑低沉,星尔甚至能听到他声音下掩饰不住的细微颤抖。

    难道,他真的病的很厉害?

    可他生病了找她有什么用?他不是让她闭嘴,让她滚的吗?

    星尔抿了抿嘴唇,心里早已妥协了大半,却还是嘴硬:“我不下去。”

    电话‘啪’地一声直接挂断了。

    星尔捏着手机站在电梯外,胸口里却像是堵着一口气,怎样都咽不下去。

    生气的是他,对她动手的是他,现在让她下去的也是他。

    她凭什么要乖乖任他摆布?

    可是,不任他摆布,她又能怎样?

    一次一次帮她的也是他,如果没有她,她怕是现在早就被摘了一颗肾脏生不如死被人扔回江蓝村了。

    外婆的身子大约也扛不住这样的一场风波……

    星尔靠在冰凉墙壁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端人家饭碗,当然要任人家摆布。

    下去,就下去吧。

    单薄衬衫下的一层结实肌肉,早因药效的作用滚烫摄人,热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呼吸灼烧难耐。

    紧绷的小腹里那一团火越烧越烈,药效在摧残着他的神经,亦是在膨胀他体内的欲念。

    姜星尔那该死的小东西,她竟然敢不下来……

    看来,她所谓的变乖,也不过是做样子给他看罢了……

    “先生……这样下去不行,我现在就给宋医生打电话……”

    肖城实在忍不住,也是生平第一次忤逆了萧庭月的意思,直接给宋恒打了电话。

    可他刚挂断电话片刻,那灯火璀璨流影夺目的巨大金色旋转门入口处,却忽然出现了一道纤细袅娜的身影。

    无袖的吊带小背心,热裤,长发散在肩上,却在一侧扎了几条小脏辫,化了淡淡的妆,唇却涂的樱色,潋滟润泽,娇媚无双。

    “先生,是姜小姐……”

    肖城怔怔呢喃,那纤瘦却又身段玲珑的女孩儿,眉目间含了淡淡的几分不耐抗拒,却还是一步一步向车子这边走来。

    萧庭月倏然睁开眼,车窗之外光影浮动,姜星尔晃着两条细白的长腿一步一步走的缓慢,好似极不情愿的样子。

    他记得他给她准备的一柜子衣服里,从没有这样的衣裳,那上面的小背心,是可以外穿出来的?

    那么短的牛仔短裤,和不穿裤子又有什么区别?

    她就这样跑出来让男人看?萧庭月不由得眉宇深蹙,看来,她这一段时间还真是欠收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