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白若,你和白家,会为了今日付出足够的代价!
    白若仿似太过紧张,呼吸都有些微微凝滞了,屏息凝神的等着萧庭月喝下。

    男人骨节分明却又修长的手指擎着茶盏送到菲薄唇边,茶香之后,映出他锋利眉目,这世上再无男人会有这样眉眼,再无男人

    会有这样姿容。

    刻在你的心上,骨上,终生难忘。

    白若的心疼的厉害,疼的连呼吸都要凝滞了,四哥,四哥……

    若你可将昔日给姐姐的温柔,赠我一分,这一生一世,就算是受尽委屈苦楚,我也心甘情愿了。

    柚子的清香伴着蜂蜜的甜袭入鼻端,萧庭月这一刻不可遏制的神思恍惚起来。

    仿佛是当年少女,灵慧的一双眼瞳正睁大了盯着他看,盼望着他喝下她烹的茶,会是满意而又愉悦的。

    萧庭月缓缓抬起手,半盏蜜茶一饮而尽。

    “四哥……”

    白若有些紧张的嗫嚅着嘴唇,小心翼翼的看着萧庭月。

    “蜂蜜放的太多了。”

    萧庭月将茶盏搁下,眼眸微垂,这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容颜,终究是不一样,终究还是不一样。

    不是同一个人,哪怕是亲姊妹,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她们煮出来的茶,还是天壤之别。

    白若却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四哥,我以后会记得少放一些蜜……”

    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心脏却又跳动的飞快起来。

    陆远给她那些药粉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注意剂量,虽然药粉无色无味,可白若心里还是害怕的紧。

    萧庭月并非常人,她又怎敢以常人相待?

    所以,往茶中放药粉的时候,她还是放了双倍的剂量,又欲盖弥彰的多放了一些蜂蜜,为的就是怕萧庭月尝出异味。

    “你姐姐要给我的东西在哪里?”萧庭月抬腕看表,眉宇微蹙,公司里还有一个重要会议,会议结束之后,时间差不多也就到了

    晚上……

    姜星尔去参加同学会,吃完晚饭时间正好差不多,他预备去接她回家。

    今日不该对她这样发火,算是他的道歉。

    “四哥,你跟我过来……”

    白若轻轻舔了舔微干的嘴唇,转过身向白芷的卧房走去。

    萧庭月站起身来,忽地觉出身体有些异样。

    “白若。”

    “四哥,东西就在姐姐房间的保险柜里锁着……”

    白若回头看向萧庭月,声音柔软妩媚。

    “你姐姐根本没有让我过来对不对?”

    “四哥,你在说什么啊?”

    “白若,你在茶里放了什么?”

    “四哥……”白若身姿柔媚的走过去,“四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奇怪?冷气不够么,你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

    白若抬起手,柔若无骨的小手抚在萧庭月的额上,她张大小嘴惊呼:“四哥,你的额头怎么这么烫,你在发烧是不是?”

    “白若!”萧庭月抬手捉住她的手腕,他眸中烈烈有火光燃起,眼瞳红的如血,近乎咬牙切齿一般,一字一句开口:“你到底,在

    茶里放了什么!”

    “四哥……”白若却好似站不稳一样,软软倒在了萧庭月怀中去:“四哥……若儿只是想让你快乐,若儿也能让你快乐……四哥,

    四哥……”

    药效实在太霸道,就算如萧庭月这般持重的人,也几乎快要克制不住自己。

    熟悉的香味就在鼻端缭绕,女人身躯柔软温热,犹如滑腻的琼脂一般,身体烧的躁动难安,只想将这怀中女人的衣衫撕开,将

    她狠狠压在身下……

    白若察觉到他的反应,不由得唇角微微勾了勾,她有意将自己的身体往他身上贴过去,声音刻意放的娇软而又柔媚:“四哥,别

    再勉强自己……你可以把我当成姐姐,当成你的阿芷,四哥……我心甘情愿……”

    白若双手缠在萧庭月的身上:“四哥……这么多年你都过的苦行僧一般,你身边没有任何女人出现过,四哥……难道你不想试试

    女人的滋味儿?”

    她说着,仰起脸想要去亲他的嘴唇。

    可她的唇还没有碰到他的,萧庭月就直接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后一甩,声调森冷阴鹫之下,带了几分的嘶哑:“白若,你们白家

    的人如今就这样不要脸面了?”

    白若的眼圈倏然就泛红了:“四哥……那么姜星尔呢?她那么不要脸的勾搭你,你怎么就能接受?她能做的,我也可以,更何况

    ,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等着四哥,等了这么多年……”

    白若提起姜星尔,萧庭月忽地只觉得腹内那一团火烧的骤然热烈了起来。

    “想往我床上爬的女人很多, 白若,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只是,不是你们想爬,我就会睡!”

    他最后说完这一句,抬手将白若娇软的身躯推开一边,大步流星的就向公寓外走去。

    要有多么恐怖的自制力才能让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还保存着最后一线理智。

    陆远的那一种药,就算是贞洁烈妇也会变成下贱的女支女,更何况白若足足用了双倍的剂量。

    萧庭月忍的艰难,走出公寓门,只需要几步远的距离,可每一步,都是无形而又可怖的煎熬。

    白若扑倒在沙发上,屈辱,羞愤之下,她眼泪再忍不住淌了下来:“四哥……”

    她踉跄起身,扑过去自后抱住他的腰:“四哥,我不要你负责,我不求能嫁给四哥,只要四哥要了我……”

    白若的双手滚烫的贴着他劲瘦的腰腹滑动,腹内燃着的烈火骤然窜起强劲的火龙,萧庭月隐忍咬紧牙关。

    额上豆大汗珠涔涔而落,青筋绷紧,他几乎要克制不住的转身将那女人压在身下,可最后模糊的理智里,却又浮出那一张娇美

    无双的容颜。

    萧庭月用尽最后一抹力气,再度将白若用力推开:“白若,你和白家,会为了你今日的行为付出足够的代价!”

    “四哥……”

    白若被他推的摔在地上,她凄惨的低唤出声,可萧庭月却已经拉开门,快步的走了出去。

    肖城将车子开的飞快,萧庭月靠在后座上,牙关咬紧,几乎生生咬出血来。

    “先生,不如我找宋医生……”

    “去希尔顿。”

    萧庭月声音嘶哑到了极致,只是简单一句话,他就说的艰难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