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四哥,你尝一尝若若泡的茶……
    “您就放心吧,小姐一回来我就告诉您。”

    赵妈送他出去,肖城正在园子里廊檐下站着抽烟,见他出来,赶紧掐了烟,又散了散身上烟味儿这才迎过去:“先生,白二小姐

    ……”

    “我不是说过她的电话一概不许接么。”

    “她说有很重要的事,说我若是耽搁了,必定承担不起这个后果,我也不知真假,可却又怕当真是有什么大事……”

    “她能有什么大事,以后不用理会白家的人。”

    左不过是白芷的事,可白芷如今是别人的太太,与他并无半点关系,他也没有闲到每日里都关注别人太太过的好不好。

    肖城点头应下,心里却终是有些唏嘘,就在几个月前,白二小姐还能出入萧氏集团大楼先生的办公室,可是如今,先生却是连

    见她都不肯了。

    萧庭月的车子刚驶出宅邸的大门,斜刺里却忽然一道纤细雪白的身影直直向着车子冲了过来,司机吓了一跳,赶紧急打方向踩

    了刹车……

    车子堪堪擦着那女孩儿的身影而过,好在并未曾真的撞上。

    “好像是白二小姐……”

    萧庭月眉宇深蹙,薄唇紧抿,定定看着车窗外,娇弱摔倒在地的那个身影。

    “先生……”肖城小声提醒,白若好像是摔伤了,不管怎样,这是在萧家的宅邸外,若当真闹出去,外面又不知该怎样乱写。

    “下去看看。”萧庭月沉声吩咐了肖城一声。

    肖城跳下车,白若却已经挣扎着缓缓站了起来。

    她身上雪白的裙子沾染了几片血渍,裙摆下纤细的小腿擦破了好几处,鲜血沿着纤细雪白的小腿淌下来,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四哥是不是在车上?”白若虚弱的询问肖城。

    肖城叹了一声:“白二小姐,先生说了,他不想见白家的任何人。”

    “姐姐有东西让我给四哥。”

    白若的一句话,却让肖城沉默了下来,片刻后,他方才开口:“我去问一下先生。”

    肖城走到车边,轻叩车窗。

    白若看到车窗降下一线缝隙,她的心脏飞快的跳动起来,四哥……求你。

    “白二小姐说,她姐姐有东西要给您。”

    车内,萧庭月沉默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让她上来。”

    白若欣喜若狂,强忍了小腿上火辣辣的疼走到车边,肖城开了车门,递了纸巾给她。

    白若伸手接过,道了谢弯腰上车。

    她用纸巾按住伤处淌下的血渍,轻咬朱唇柔柔开口:“四哥,对不起,把你的车弄脏了……”

    萧庭月淡淡看了她一眼:“白若,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我给你这一次机会,好好说清楚。”

    “四哥,没有,我真的没有想要做什么,确实是姐姐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叫您去她之前的公寓一趟,她有东西要给您……”

    白若急切的辩驳:“四哥,我一直都很乖,您让我不要再找您,我这么久以来,不管多想见您,都在强忍着……如果不是姐姐求

    我一定要帮她做到这件事,我也不会这样冒昧的过来……”

    “而且,姐姐的性子您也知道,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她也不会让我对您张口,更何况……明日就是姐姐的生辰了……”

    白若说到这里哽咽一声:“姐姐的身体这样……还不知道能过几次生日……”

    萧庭月放在膝上的修长手指一根一根紧紧攥了起来,不知多久,他方才漠漠开口:“走吧。”

    “四哥……我就知道,您心地最是良善,您不会让姐姐失望的……”白若喜极而泣,漂亮的杏眸泛出潋滟的水光,她抬手攥住萧庭

    月的手臂,泪水簌簌而下。

    萧庭月将手臂抽出,“白二小姐,你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

    白若咬了咬嘴唇,面上浮出一抹尴尬神色,低了头:“是,四哥,我记住了,再不会这样了……”

    白芷曾经所住的那一套公寓,白家一直都妥善的保留着,定期会让人去清洁整理。

    因此这里面依旧很干净整洁,一切都保留着当初白芷还住在这里的模样。

    白若推开门,室内淡淡幽香扑面而来,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味道侵入鼻端,萧庭月也不由得有片刻的恍神。

    就像是回到了数年前,她依旧还住在这里的那一段时光。

    “四哥,快进来吧……”

    白若轻轻唤了一声,萧庭月的反应,她无一遗漏都看在眼中,心中不免羡慕又嫉。

    姐姐相貌算不得多么美丽,可却让四哥久久难忘,身为同胞姐妹,她却在四哥这里得不到一抹的好颜色,她自然会心中不平。

    白若将窗帘拉开,阳光涌入这装潢雅致的公寓,萧庭月走到落地窗前站定,白若沉默站在他身后:“四哥,姐姐这里,我定时都

    会让人来打扫卫生,姐姐当年用过的东西,喜欢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保留着。”

    “你有心了。”

    萧庭月转过身来,他此时脸上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你姐姐让你给我什么东西?”

    白若低头:“四哥您先坐,我给四哥泡一盏蜜茶吧……”

    萧庭月刚欲拒绝,白若却又道:“姐姐离开后,四哥怕是有五年都不曾喝过这种蜜茶了吧?”

    “我的手艺虽然比不得姐姐,却也勉强能入口,四哥就尝一尝?”

    萧庭月还未开口,白若却已经动作轻快的去了厨房,不消片刻,就有熟悉的柚子清香袭入鼻端,浅浅淡淡,却又撩动人心。

    因着他烟不离手,白芷当初特意去学了一手好茶艺,也就是为了帮他清肺养生。

    白若也跟着姐姐一起学过,虽然没有姐姐那样灵慧,学什么都又快又好,可也算得上有模有样了。

    白若一袭白裙捧了茶盘出来,她留和姐姐一样的发式,妆容也尽可能的靠近白芷当年模样,茶香袅娜之后,映出一张秀美可人

    的脸庞来。

    仿佛一瞬间,回到了数年前情浓之时。

    “四哥……你尝一尝,我烹的茶怎么样?”

    白若将茶盏放下来,素手执了水晶茶壶,蜜色的清茶落入玻璃盏中,琥珀琼浆一般,让人不由心动。

    萧庭月伸手接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