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携阿芷于京都奈良
    她还记得,萧庭月自作主张给她报的就是美国最出名理工科大学g大的建筑系,她当时还不明白他的意图……

    可是如今看来,是因为他喜欢建筑学,所以才想着让她也学建筑的吗?

    这……是夫唱妇随的意思?

    星尔心底忽地泛起软软甜腻来,她在架子前站定,入目就是一本梁思成编著的《营造法式注释》和《古建筑序论》,封皮上是

    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的黑白旧照。

    星尔是十分敬佩林徽因的,不管野史上怎样的众说纷纭,星尔却只记得当年抗战时她极为平静淡定的说出很出名的那一句‘后面

    不就是扬子江’?

    在无数名流志士纷纷出国避难的时候,林徽因却选择留在故国,在战火纷飞之中依旧从事着枯燥而又艰苦的学术考察,一个身

    娇体弱的女人也因此落下了一身的病症,五旬而逝。

    梁思成当年受林徽因的影响而开始学习建筑,到底建筑学又有着怎样巨大的吸引力,让这个民国的名媛甘愿奉献一辈子呢?

    也许,她当时对萧庭月让她去学建筑的初衷有些误解,他也并非是想着把她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给磋磨的不成样子。

    也许是……他现在承袭了家业,放弃了当初的喜好,所以想让她来替他完成未竟的心愿?

    星尔小小心脏简直快要被这大大的喜悦完全吞噬干净了,她踮起脚,想要将那一本《营造法式》给取下来,也许,她也会在看

    到梁思成先生的手稿之后,迷恋上这一门学科也说不准呢……

    细白的指尖刚刚触到书的封皮,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沉郁至极的低喝:“姜星尔!你在干什么!”

    星尔吓的一抖,指腹在封皮上摩挲而过,她回过头,有些吃惊的看着立在书房门口的萧庭月:“老公……”

    “闭嘴!”

    萧庭月眸色里翻涌着无法言语的阴鹫暗沉,那极为冷硬毫无任何感情的两个字吐出来那一刻,星尔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傻傻

    怔在了原地。

    “谁让你进来的!谁准许你进我的书房来的!”

    萧庭月疾步上前,伸手扼住星尔下颌将她小脸抬了起来。

    “我什么都没碰,我一本书都没有乱翻……我不知道你的书房不能进,我,我睡不着,有点无聊……”

    星尔急切的辩驳着,可掐着她下颌的那只手却是越来越重,她觉得很疼,疼的鼻子酸涩眼眶刺痛,可她不想掉眼泪。

    萧庭月许是刚睡醒的缘故,没有戴眼镜,不用隔着一层镜片,她能更清晰看到他眼底翻涌的那些情绪。

    有嫌恶,震怒,冷漠,厌弃……

    却不曾有丝毫温情。

    他不爱她,不,他不喜欢她,甚至除了在床上,他们甚少有过亲密的接触。

    心脏剧烈的疼了起来,星尔垂下眼眸,有泪缓缓溢出挂在睫稍:“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书房不可以随便进,对不起,我以后再

    也不会这样了……”

    萧庭月听着她认认真真的道歉,看着她睫毛上那一滴泪摇摇欲坠的落下来,不知怎么的,他的心情似是越发糟糕了几分。

    松开手,看到那雪白的下颌上,触目惊心的一片红痕,他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心头却已经泛起了一丝丝的软。

    “我先出去了,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进来这里。”

    星尔没有抬头看他,也没有再像往常那样死缠烂打,她什么都不曾再说,安安静静的出了书房。

    萧庭月看着那扇门缓缓关上,书房里安静下来,静的摄人,似乎能听到他胸膛里剧烈的 心跳。

    浮动的空气里还有她身上的甜香,萧庭月抬起手摁了摁眉心,心内的烦躁却依旧压抑不住。

    他方才不该这样失控,也不该反应这样大……

    萧庭月缓缓转过身来,抬手将那一本《营造法式》取下。

    掀开书的扉页,内里依旧夹着一张小小的黑白色照片。

    照片上的他正值风华,笑容自信灿烂,照片上的她,下颌微微扬着,唇角笑靥柔软,她挽着他的手臂,头微微侧向他的肩膀,

    她的眸子亮的如星。

    他们身后是奈良出名的唐代古寺,廊檐飞入蓝天白云之中,佛祖拈花微微一笑。

    笑这世上芸芸众生,笑这世上碌碌之人。

    照片背后,有一行黑色小字,是他亲手写下。

    携阿芷于京都奈良,留念。

    ——萧庭月。

    ‘庭月,你说,将来会不会有一日,你我二人,就像昔日的梁思成和林徽因先生那样,也在建筑史上留下一浓墨重彩的一笔?’

    ‘庭月,我的身体让我不能继续我这毕生所爱了,庭月,若有可能,把我们的梦,延续下去好不好?’

    ‘庭月,这张照片我带走了,你那里的,若觉碍眼,大可撕毁。’

    他没有撕毁那些照片,那是他青春里一段挥之不去遗忘不掉的时光。

    他知道他不会再回头了,可这一段封存起来的记忆,他也并不愿让任何人去碰触打扰。

    萧庭月将书本合上,陈旧的照片依旧夹在扉页之中,他将书重新搁在书架上,只是,并未放回原处,而是搁在了最底层不起眼

    的架子上。

    书房出来,却不见星尔的身影,萧庭月步履微顿,换了衣服下楼来,赵妈正带着佣人在楼下忙碌。

    却依旧不闻往日里她灵动清脆的声音。

    萧庭月微微蹙眉,赵妈见他下楼,慈爱笑着迎上来:“先生午睡醒了?肖城在外面等着您呢,说是有事儿……”

    萧庭月‘嗯’了一声,“她呢?”

    赵妈一怔,旋即明白他问的是谁,就又笑道:“姜小姐说同学聚会,方才出去了,我让司机送她过去的,说是在什么希尔……什

    么酒店。”

    萧庭月心底不悦更深:“赵妈你现在也很会自作主张了。”

    赵妈就笑眯眯道:“小姐高考结束要去念大学,同学聚会是很正常的嘛,我看小姐天天拘在屋子里,今儿气色都不好了,就做主

    答应小姐出去了……”

    萧庭月到底还是顾念着给赵妈几分薄面,没有再多说什么,迈步向外走去:“她回来了告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