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温柔甜美善解人意的白莲花
    “安安……妈妈也不想这样……”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你看看她如今多得意?爸爸还在大宴宾客,从前你说爸爸不喜欢她,那么以后呢?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儿

    ,爸爸还会讨厌她吗?”

    姜心安像是疯了一样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胡乱推在了地上,秦冉吓的想要阻拦,可姜心安摔完东西却又一把推开她,直接冲出

    了别墅。

    “安安,安安……”

    秦冉慌忙追出去,姜心安却直接叫了佣人准备车子:“你别过来,我不想看到你,我恨你们!”

    “安安……”

    秦冉看着女儿此刻的模样,一颗心都要碎了,可姜心安却已经吩咐司机直接开车出了别墅大门……

    秦冉没有办法,心急如焚的给姜慕生打了电话,姜慕生闻言却当即恼了:“她不好好在家休养身子,闹腾什么!我这就让人把她

    弄回来,你也是的,你就不会好好看着她,由着她的性子胡闹?”

    姜慕生直接挂了电话,秦冉握着手机,整个人却都怔愣了。

    这十来年,姜慕生几乎从未用过这样的口吻和她说话……

    而对于心安,他一向都是温和怜惜的……

    可今日……

    是了,都是因为那个姜星尔,是因为她!夺走了她和心安的宠爱!

    姜星尔……

    当年我能把盛若兰斗死,今日,我难道还对付不了你这个小贱种?

    秦冉紧紧攥着手指缓缓坐了下来,不要紧,姜家那么多人,那么多的后辈呢,谁愿意被姜星尔踩下去?

    她不动如山,自有人争着出手,不能急,不能急……

    秦冉深深的吁出一口气来,只要拢住姜慕生的心,她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一个小丫头,就算是考了好大学又如何,没有家族在背后支撑,她终究还是什么都不是。

    ……

    京城赵家。

    那一身唐装年过五旬,却依旧儒雅清和的男子,对身侧长子道:“真没想到,那孩子如今竟这般的争气。”

    赵家长子赵靖之闻言一笑:“大约是继承了兰姨的好基因吧,几个弟弟也该更用功才是,免得将来……要被说嘴连个女孩子都比

    不过。”

    “姜家瞧着如今对那孩子还算是看重,你兰姨那里,你们都注意点,不要说漏了嘴,再惹得她犯了旧病……”

    “您放心吧,我会叮嘱几个弟弟的,兰姨如今身子怎么样了?旧病又发作没有?”

    “还是老样子,不过天气暖和起来,她就好受很多,我预备过几日带她出去度假散心,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您放心吧,好好陪陪兰姨。”

    “裴家马上要迎娶长孙媳妇了,我若赶不回来,你可要好好对你裴爷爷道个不是。”

    “放心吧,裴爷爷最是明事理的人,知晓您带着兰姨去养病,再不会有什么不悦的。”

    “这终究是裴家的大事,不要掉以轻心,贺礼也要用心挑选。”

    “是。”

    “那姜家的二小姐据说人品极好心思良善,她既然出自姜家,和那孩子是同胞的姐妹,今后,我们能帮的,也要尽力帮衬一些才

    是……”

    “是,这些事父亲就别操心了,我都会处理好的,您就安心陪着兰姨吧……”

    ……

    星尔的生辰在五月间,因着忙着备战高考,她也并不曾好好过一过生日,不过是赵妈做了一桌子的好饭菜,萧庭月陪着她吃了

    饭而已。

    但萧庭月却对她承诺了,等到她二十岁生辰,一定会给她好好的庆祝一番。

    七月间,却又是一人的生辰。

    白若的电话辗转数次方才打到肖城那里,肖城将话说的很是明白,白若却还纠缠不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和四哥说,你

    若是耽搁了,你当真担待得起吗?”

    肖城不由苦笑,白二小姐又拿白家大小姐来说事了。

    可是……

    自家公子说了不再过问白家的事,可他和东子心里却都清楚,未必当得了真。

    那可是白芷,自家公子昔日的初恋,也是唯一承认过的女朋友,唯一动过心思想要娶进门的人。

    “那请白二小姐先稍等一会儿,先生现在正在家中午睡,您也知道,先生睡眠不好,能好好休息一会儿算是很难得了。”

    白若闻言倒是一副温柔体贴的口吻:“四哥既然在休息,那就让四哥好生歇着好了,等他午睡醒来你再告诉四哥我找他的事情就

    行了。”

    肖城挂了电话,不由摇了摇头。

    这白二小姐怕是到头来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夏日午后璀璨的阳光从落地窗子里照进来,却变成了一室淡淡的金色,星尔散着长发悄然起身。

    回眸看到那睡的沉沉的男人俊容,星尔不由得眼底泛起甜蜜笑靥。

    她折身伏在床侧,忍不住看着他的睡颜,看到眼都不眨。

    眉眼深邃,鼻梁高挺,下颌坚毅性感,脸颊线条宛若素描高手亲手画就一般,眉这般浓,修长入鬓,头发也是乌黑浓密,可见

    肾气极足。

    星尔嘴角翘了翘,肾气极足她是相信的,要不然也不会每次都把她折腾的快去了半条命。

    还有……

    赵妈怎么会说他睡眠不好呢?明明睡的香甜无比,她这样盯着他看他都不会醒……

    星尔忍不住抬手抚了抚他舒展的眉心,似是手指动作细微弄的他有些痒,睡梦中他抬起手捉住她细白指节,唇角却泛出笑意来

    :“别闹……”

    星尔怕将他吵醒,轻轻收回手不再碰触他,见他侧过身去复又沉沉睡去,她方才蹑手蹑脚爬下床来。

    随意套了白色的睡袍,赤着脚走在柚木的地板上,卧室房间有直通书房的暗门,星尔百无聊赖,就想着去看看书或者上一会儿

    网打发时间。

    萧庭月的书房占地面积极大,一排一排书架直抵屋顶,星尔开了灯,背着双手,像是巡视一样,一列一列的看过去。

    啧啧,还真可称做浩瀚书海了,只是萧公子平日里这么忙,这么多书大抵也是摆设罢了,肯定是没时间看的。

    星尔随手拿出一本翻了翻,不是政治就是经济,她可没兴趣。

    重又搁回架子上,继续往后看去。

    星尔忽然停了脚步,微微蹙眉望着面前满满一架子的各种建筑学巨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