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高考状元
    血袋装满,足足400cc的血量,就算是壮年男子也会有些承受不住,更何况本就这样瘦弱的她。

    姜心恋挥手让人送来一碗红糖水,莘柑浑身颤栗,双手哆嗦着接过来,滚烫的红糖水溅出来落在她手背上,她却似觉察不到那

    疼,低头大口大口的喝着。

    “你弟弟,我已经让人把他安排进了蓉城最好的贵族小学,他的一应费用都由我来负责。”

    莘柑喝完一碗红糖水,缓缓的将碗搁下来,她双腿虚软无力,几乎站不起身。

    听得姜心恋的话,她心中却无半分喜悦。

    弟弟能念这样的学校当然是好事,只是,以后怕是他们一家人一个不漏全都被捏在姜心恋的手中了。

    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像是螳臂当车,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还有,今日之后,你也不用再过来了。”

    姜心恋说着,眼底的喜色却是遮掩不住。

    裴昭的身子逐渐好了起来,从前血液上的病症引发的那些并发症,也都逐渐的消失。

    更让人喜悦的是,他的眼睛也开始恢复视力。

    要不了多久,他就能看到她的模样了。

    “莘柑你记住,这些事,你知我知,你最好烂在肚子里,不要说出去半个字,就连你的父母弟弟,你都不能说,说出来,非但是

    你,还是你的一家子,我都不会放过。”

    莘柑麻木的点头:“是,我知道,我不会说出去。”

    “还有那个姜星尔。”

    姜心恋将手中茶盏重重磕在桌案上,眸色闪过阴鹫的暗沉郁色,“我知道你和她感情好,她又是个惯爱帮人出头的,但如今你也

    瞧到了,爸爸连家都不让她回,她又能翻出什么浪?”

    莘柑死死咬着舌尖,她和星尔已经绝交了,自那一夜之后,她再未曾找过她。

    “我不会告诉她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去找她的麻烦。”

    “只要你懂事,我谁的麻烦都不会找!”

    姜心恋站起身来,目光落在莘柑左脸上那一道狰狞的伤疤上,她不由得骄矜一笑。

    莘柑的脸,这辈子也好不了了,心语那丫头下手还真是狠,这样深这样长的一道疤,就算她是个天仙,也全都毁了。

    “这些钱你拿着,回去好好把身子养好。”

    姜心恋打开皮包,看也不看直接拿出一沓钞票递给莘柑。

    莘柑站着没有动,姜心恋微微挑眉:“怎么?你心里有怨言?”

    莘柑缓缓伸出手,将那钱接了下来:“姜小姐,我心里没有任何怨言,你放心吧。”

    “想想你父母如今过的多么光鲜体面,再想想你的弟弟,他能念这样的贵族学校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莘柑,你得学着认命,

    知道吗?”

    姜心恋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有些东西不属于你,你连痴心妄想的觊觎都是错的。”

    莘柑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离开了这栋别院,她茫然的沿着笔直的道路向前走。

    姜心恋的车子从她身侧呼啸而过,她怔然站立不动,看着那车子走远。

    姜心恋成了裴家的大恩人,很快,她还会从未婚妻变成裴昭的妻子,将来裴家的当家太太。

    而她莘柑,无权无势,没有任何靠山,只是被人随意践踏的一只蝼蚁,她的命脉都捏在旁人的手中,再无翻身的可能。

    这一生一世,顶着这一张毁弃的容颜,她还有什么未来可以希冀?

    莘柑低头,看着手中鲜红的一沓钞票,她忽然低低的笑出声来,笑着笑着,却是眼泪四溅而出。

    莘柑,莘柑……

    还记得小时在妈妈怀中,听到妈妈的呢喃,小莘柑,妈妈希望你长大了,嫁人了,也是别人捧在手心里的心肝宝贝……

    再也不会,也再也没有那样一个人了。

    莘柑抬起手,轻轻抚了抚脸颊,这张脸毁了,唯一的好处就是姜心恒再也不会来纠缠她了。

    既如此,那就毁了吧……

    ……

    一中建校百年,精英云集,而这百年来,一中仅出过一位女生高考状元。

    数十年前,蓉城小家碧玉女盛若兰,一举摘得蓉城高考状元桂冠,自此声名大噪。

    数十年后,姜星尔成为第二名女生高考状元,也算是女承母志,不曾堕了生母的名声。

    b大的录取通知书捧在掌心,星尔这数月紧绷的心弦,终是沉沉落下。

    心愿已了,她到底没有给生母脸上抹黑,只是心中不免遗憾,盛若兰早亡,这所有的荣耀都没有落在她的头上,反而落在了姜

    家和姜慕生的身上。

    姜慕生大摆宴席,为她庆贺。

    星尔却只是最初一日露了一面,就再不曾去。

    蓉城市中心一栋小巧精致的别墅之中,姜心安脸如死灰怔怔看着电视屏幕上春风得意的姜星尔。

    穿简单的校服,扎最简单的马尾,脊背挺直立在主席台上,笑容自信,目光坚定,美的耀眼的那个女孩儿……

    竟是她异母的姐姐姜星尔。

    竟是那个乡下来的土老冒。

    竟是那个为爸爸所不喜的野蛮无礼的村姑……姜星尔!

    姜心安不由得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

    因为换了健康的肾脏,她如今再不是从前病怏怏的模样,秦冉说她容貌比往日好了数倍,可就算如此,在不施脂粉的姜星尔面

    前,她也根本不够看!

    为什么……

    为什么她姜星尔样样都要凌驾在她的头上?

    相貌,学业,身体……

    她什么都比不过她!什么都比不过她!

    可就算如此,她却连一颗肾脏都舍不得给她!

    姜心安忽然暴躁的抓了遥控器狠狠摔在了电视上……

    “安安,你这是怎么了?”秦冉听到动静慌忙下楼来,却见姜心安坐在那里一脸泪痕,她吓了一大跳:“安安,怎么了,是不是哪

    里不舒服?”

    秦冉小心的抱着女儿,姜心安却一把将她推开了:“为什么当年你争不过盛若兰,如今我也比不过姜星尔!为什么!”

    秦冉脸色骤变:“安安,你在胡说什么啊!”

    “为什么我要生下来就有病?如果不是这样,我也能去上学,我也能参加高考,我未必会不如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