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他想要她,那是一种强烈的,掩不住的渴求
    “萧……老公……”

    星尔身子微微僵硬,水眸里有着淡淡的期盼,却又含着一丝忐忑。

    “怎么?演戏还演上瘾了?从前撩我时的那些本事都哪儿去了?”

    “你不喜欢我那样……”

    小姑娘一脸委屈,垂了长长的睫毛,仍在微微的抽噎。

    萧庭月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姜星尔,我看你真他吗的欠抽!”

    “对不起……”

    星尔软软的小手抬起来圈住了他的脖子,娇嫩小脸贴在他胸口蹭了蹭,软软呢喃:“我不知道该怎么讨你的欢心,也不知道怎样

    才能让你不讨厌我,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怎样做,都还是会让你不高兴……”

    她的眼泪又滴了下来,还真是想不到,那样无法无天什么都不惧怕,又心硬又手狠的姜星尔,也会有这样哭成泪人儿的一面。

    如果未曾见识过她从前那些行事作风,他大约也要被她的眼泪唬住了。

    可她是谁呢?她是那个初来乍到就让姜家闹翻天的姜星尔,她是那个年纪小小就敢动刀子毁了人脸的姜星尔,她是那个没羞没

    躁的缠着他不惜任何手段步步为营达到自己目的的姜星尔……

    她流着眼泪说着这些可怜兮兮的话的时候,心里又在算计什么呢?

    可更让人烦躁的却是,他明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却还是一次一次纵容了她的算计。

    “老公……你别生我的气了,我年纪小,不懂事,可我也知道……我是你的人,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让你名声有污的事……

    ”

    小姑娘软软的说完,复又从他胸前抬起头来,哭的嫣然微红的小脸扬起来,挨过去他的脸边,怯怯的,试探着轻轻吻他菲薄的

    唇。

    舌尖沿着他唇的轮廓轻舔而过,她身上好闻的甜香味儿侵袭而来,不同于那些名贵香水的味道,却是专属于她的一种气息。

    “唔……”舌尖忽然被人咬住,星尔疼的蹙眉,泪光迷离闪烁,萧庭月抬手轻轻抚了抚她雪白的耳,将她放开,星尔疼的抽气,

    软软瞪着他,却又不敢像从前那样随着性子去和他闹。

    “想要?”

    微微粗砺的指腹从她耳垂上滑下来掠过小巧雪白的下颌,星尔从来禁不住他的撩拨,浑身细微颤栗着,后颈都起了一层小疙瘩

    ,嘴唇抿紧,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

    她是很想和他亲近……马上要过十九岁生日,再有一年,都到法定结婚的岁数了,她不再是个小孩子,而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

    可她却又不敢像从前那样没羞没躁的直接点头说是。

    他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儿,不够矜持,也不淑女,没脸没皮。

    萧庭月却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星尔惊吓之下,下意识的两条长腿就缠在了他的腰上加紧了。

    她从前最是喜欢这样,跳起来扑到他的身上,挂在他身前,像是无尾熊一样缠着他。

    可现在,却已经有很久了吧,她连一个拥抱都没有得到过。

    萧庭月此时也被她撩拨的有些火起,她住校这一段时间,他公事也繁忙,旷了近两个月,正值风华正茂的男人,又怎么禁得住

    怀里坐一个这样的小妖精。

    “去卧室,这里没有套……”

    萧庭月一边迈步出门,一边微低头,在小姑娘耳边说了这一句,还顺势在她雪白耳上轻咬了一口。

    “疼……”

    星尔缩了缩脖子,嗓音软软的在他跟前撒娇。

    萧庭月心情大好,唇角也带了一抹笑:“等会儿再好好让你疼……”

    星尔抱紧他脖子,小脸埋在他胸口,隔着衬衫能触到他结实的肌肉,鼻息里都是他强烈的男性气息,她的心在胸腔里剧烈的跳

    动着,她忍不住,隔了衬衫轻轻咬他结实的胸口。

    萧庭月直接踹开卧室的门,反身将星尔抵在门后微微粗喘着就亲了下去。

    她的卫衣,他的衬衫,长裤,凌乱的扔了一地,星尔被他抛在大床上,她抬起软软手臂勾着他的颈,有着小小的羞涩,更多的

    却是满心的欢喜。

    他的眸子里写着情预,他想要她,那是一种强烈的,掩不住的对她的渴求和需索。

    “老公……”

    星尔软软的在他耳边唤,萧庭月伸手拉开床头抽屉,取了安全套出来,星尔却一把夺了过去:“老公我帮你……”

    她看到他眼中烈烈燃烧的火,那火是因她而起的,这真叫人欢喜。

    最初那阳光还是碎金子一样的暖,穿过玻璃照进来,满满的铺了一地。

    到最后那金色的光芒变成黯淡的玫瑰色,黄昏的风吹来,随着窗帘上的流苏一起慢慢的摇晃。

    雪白的绒毯下伸出一条纤细雪白的手臂,手指尖似乎都无力了一样软软的垂下来。

    黄昏时,好风光无尽。

    ……

    周一早晨,萧庭月去公司的路上顺便将星尔送到了一中校门外。

    渐渐暖和起来的春末,她今日却穿了高领的衣衫,星尔下车时双腿还有些发颤,不由气恼回头瞪了车内那人一眼。

    萧庭月神色淡淡,唇角却有淡淡弧度,星尔瞪着瞪着目光里就含了娇嗔的意思:“萧庭月!”

    都怪他,半下午一个晚上都没怎么让她消停,这会儿她走路还有些手脚发软。

    “今天让赵妈给你送滋补的汤来。”

    萧庭月微抬了下颌睨她一眼,瞧着她双颊粉嫩,眸中似能滴出水一般娇媚,那是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女人,才会有的动人。

    星尔闻言脸色腾时通红,萧庭月却心情极好的直接吩咐司机开车离开了。

    星尔看着他的车子远去,心里的那一点小小的羞怒,却渐渐变成了无数甜蜜的气泡。

    他们之间,正在朝着更好的方向走去,不是吗?

    夏至未至。

    姜家的别院。

    姜心恋端然坐在那里,杯中清茶袅袅升腾起白色雾气,将她的脸容衬的越发柔美清甜。

    尖细的针头刺入女孩儿雪白的皮肤,温热的鲜血缓缓涌入血袋中,女孩儿本就瘦削苍白到了极致的脸容,越发雪白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