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老公……手疼……
    她如今不再叫他老公,也不叫萧叔叔,规规矩矩的唤一声萧先生。

    萧庭月坐在桌案后,抬眸看着她。

    小姑娘好似瘦了一些,或许是功课繁重,头发也剪短了很多,扎了一个利落的马尾,因着在家中,只穿一件黑色套头卫衣,同

    色的打底裤,脚上是一双马丁靴。

    雪白的一张小脸,娇嫩的透着鸭蛋青一样的瓷白,两条腿又细又长又直,不施粉黛却已经是国色天成,若再用心妆点,不知又

    会美成什么样。

    怨不得学校里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男生们一个个都如痴如狂的迷恋她。

    好一会儿都不见他开口,星尔不免有些好奇看向他:“萧先生?”

    萧庭月薄唇挑出一线淡淡的笑来,抬手食指推了推高挺鼻梁上的眼镜:“有求于我的时候,不是叫老公就是叫萧叔叔,现在翅膀

    硬了,就改口叫萧先生?”

    星尔不由微怔,他不是不喜欢她叫他老公,也不喜欢她叫他萧叔叔吗?

    那今日又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我记得我之前说的很清楚,虽然外界不知你我的关系,但你也不能给我惹出什么幺蛾子来。”

    “我没有惹事,我这一段时间都在用功复习……”

    “‘高考谁的分数超过我,我就接受谁的追求’,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我只是不想他们再纠缠我。”

    “你就这样笃定高考不会有人比你分数高?”

    星尔咬了咬嘴唇,倔强开口:“我确定不会有人超过我。”

    “姜星尔,任何事情没有出来结果的时候,狂妄自大都是愚蠢的行为,若是有什么万一呢,你该怎么解决这件事,别忘了你现在

    的身份 !”

    星尔瞧着他微蹙的眉,那里面透出浓浓的不悦和厌弃。

    她又给他惹事了,又让他不高兴了。

    她努力的让自己变成一个乖乖女,可是事与愿违,她怎么都做不好。

    “对不起……”

    眼底氤氲了水汽,望着他的视线也变的模糊不清,她会好好解决掉这件事,哪怕是打自己的脸,做一个食言而肥的人,她也不

    介意。

    萧庭月看着她的眼圈一点点红起来,不由得又有几分烦躁。

    他不过是给她讲了一点道理,她就委屈的哭了?

    她在学校招惹了那么多烂桃花,他说都不能说她一下了?

    “哭什么哭!你要是觉得委屈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滚!”

    “对不起……我会把这件事好好解决……”

    “你怎么解决?”

    “我去告诉他们,我说的这句话不算,我收回来,我谁的追求都不会接受……”

    “幼稚!”

    “那你让我怎么办……我是不想让他们缠着我,怕你知道了会生气,我才这样做……”

    “嗬,你这样做倒成了为我着想了?”

    星尔的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这些天她一直住在学校,两周一次的休息日,他们也并不是每次都可以见面。

    他公司事务繁重,她见不到他也从不敢打电话给他。

    今日说的这些话,倒是比之前数次加起来还要多。

    她那么想他,想的不敢让自己静下来,疯了一样的做题背书。

    她也乖巧懂事的再不惹任何麻烦,甚至宫泽嘲笑她故意激怒她,她都忍了。

    可她却还是无法讨他的欢心。

    他还是不喜欢她,还是讨厌她……

    心里的委屈像是泛滥成灾了一般,再也无法扼住,眼泪纷纷落下来,渐渐哭的哽咽不止。

    明明是再坚强不过的人,明明骨子里倔强无比,可面对他的时候,却脆弱的自己都想唾弃自己。

    萧庭月听着她的哭声渐渐放大,只觉得心里沤着的一团火越烧越烈。

    自个儿惹出来麻烦了,却还在他面前哭,她又有什么脸哭?

    一中的学霸校草,家世不错,人也生的算是俊秀,她打的好主意,这样吊着人家,无非是给自己再找个后路。

    姜星尔肚子里的弯弯绕,别人不清楚,可他却是再清楚不过。

    “觉得很委屈是不是?”

    星尔咬着嘴唇摇头:“不,不委屈……”

    “那你哭什么!”

    他站起身,绕过长长桌案走到她面前,站定。

    星尔似是感应到他身上怒气,吓的后退了一步,萧庭月却蹙眉伸手攥住她的手腕将她直接拽到了身前。

    星尔哭的抽噎,脸色却一片雪白,萧庭月眉宇皱的更深,抬手狠狠给她擦去眼泪。

    他动作粗鲁,星尔只觉得疼,眼泪不由掉的更凶。

    她在学校惹的这些烂桃花,小五小六没少拿这事儿在他跟前说嘴,既然协约上签了字,那她就该安分守己的做他的‘太太’,而不

    是这样四处沾花惹草。

    “从下周开始,你依旧搬出来住,一直到高考结束。”

    “学校不让……”

    “这事我说了算!”

    星尔抽噎点头,抬眸看到他镜片后的双瞳,却是阴鹫而又深沉,她慌地低了头,他攥着她的手腕攥的太紧,“疼……”

    含着哭腔的细碎哽咽,像是轻软的羽毛拂在了人的心上,萧庭月手下力道微松,星尔立时就想把手抽出去,他却又再度攥紧了

    。

    “疼……手疼……”

    星尔眼泪又掉下来,低低的抽噎,萧庭月另一手托起她下颌,双瞳微眯:“以前你怎么求我的?现在忘光了不成?”

    星尔咬了咬嘴唇,长长睫毛垂下来,一片潋滟,雪白脸蛋上还挂着泪痕,粉嫩娇艳的唇抿紧又松开,好一会儿,她才低低唤了

    一声:“萧叔叔……”

    萧庭月眸色更深,攥着她手腕的力道越来越紧。

    星尔眼泪又往下掉:“老公……手疼……”

    手腕上的那只手一点点的松开来,星尔心内松了一口气,却不敢再把手抽回去。

    她在他怀中抽噎着,垂下的长睫上不时挂了晶莹的眼泪,小姑娘哭起来就眉眼红红,鼻子尖也泛起微红,说不出的可人怜惜。

    萧庭月此时心中倒有些微微自责,明知她从不曾和任何男生不清不楚,对于所有追求也都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这次的事,实

    则也不能去全怪责她,只是不知为何,他就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过来。”

    萧庭月此时口吻已经松软了些许,星尔乖乖被他拉到沙发跟前,他坐下来,她被他一拽,就跌到了他的身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