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萧庭月,你就算是一块冰冷的石头,我也要把你焐热!
    星尔倏然睁大了眼瞳看向秦姒,好一会儿,她才轻喃询问:“后来呢……为什么他们没有在一起了?”

    秦姒轻轻一笑:“那女人天生有病,将来也不能生孩子,四哥家里人不同意。”

    星尔怔怔愣住,脑子里嗡嗡响成一片,再说不出话来。

    秦姒轻叹一声:“他们当年那样深厚的感情,说分手也就分手了,星尔,豪门难进,出身豪门的男人,更是比你想象的还要无情

    冷血。”

    “所以,星尔,我好心劝你一句,不要肖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

    回程的车子上,星尔沉默的让萧庭月都有些不适应。

    她满脑子都是秦姒给她说的那些话。

    原来,他也有过深爱的女人,就是那一日他说的那个想要结婚的女人吧。

    他深爱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

    生的什么模样,又是什么性情?

    她虽然不知,也未曾见过,可是想来,也绝不会是她这样的女孩子。

    “想什么呢?”萧庭月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触手滑腻细嫩,倒是惹得他又轻轻捏了几次。

    星尔摇了摇头,车窗外是漆黑的夜,这夜深浓好似永远不会天亮了一般。

    可黑夜总是会过去的,白日也总会到来。

    但是她的白日呢?

    他这一块石头,究竟能不能被她焐热?

    还是……

    未曾等到她将这一块石头焐热的时候,他就已经对她失去了所有的兴趣了?

    “老公……”

    她在光影浮动的车厢里,忽然又低低的这般唤了一声。

    萧庭月没有应声,只是垂眸看向她,等着她开口。

    “除了我的身体,你是不是对我全无任何兴趣了?”

    星尔低垂着头,说话的声音有些嗡嗡的沉郁,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此刻眼底是什么神色。

    只是修长的眉渐渐蹙了起来,然后,伸出手扼住了她的下颌将她的脸抬了起来,他看着她,居高临下,冷漠的,毫无任何温情

    的看着她。

    “姜星尔,你知不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不可爱?”

    “什么时候?”

    “贪心不足的时候。”

    贪心不足,她很贪心不足吗?

    她奢求的算多吗?她只是想要他有一点点的喜欢她,只是一点点的喜欢就足够了……

    这,就算是贪心了吗?

    “你想要的那些,我全然已经满足你了,至于其他,我们的合约里说的很清楚……”

    “可是我不是动物,我有感情,我有心,我的血是热的,萧庭月……你呢?”

    她倏然抬起头来,浮光掠影之中,那一双眼瞳澄澈的亮着,似要看到他的心底最深处去,要他无处可遁。

    “星尔。”

    他的声音忽然温柔下来,可这温柔,却让她害怕。

    萧庭月抬起手,他温暖的掌心覆在她额前凌乱柔软的碎发上:“和我这样的男人,不要去谈感情,你乖,该给你的,不会少了你

    ,不该是你的,不要去妄想。”

    他这些话,倒是和秦姒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可她却不肯服输,星子一样的瞳仁里淬出火一样的亮光来,灼灼望着他:“萧庭月,那又如何呢,你就算是一块冰冷的石头,我

    也要把你焐热了……”

    抚在她额发上的手指蓦地顿住,他垂眸看着她,她仰脸看着他。

    他是不动的山,他是冰封的河。

    可她却是燃着的火,汹涌炙热的岩浆。

    是火能融了那冰封的河,还是岩浆可以吞噬那不动的山。

    这一刻,谁都不知晓。

    静,死一样的静寂。

    许久之后,他的手掌从她的发丝上缓缓移开,那最后的温暖也消逝了。

    她不知道她怀着一腔孤勇在追逐的究竟是什么,可她却知晓,十六岁一眼终身误,这一生,她都割舍不下他了。

    “姜星尔,不要做徒劳无功的事。”

    “不到最后,你怎么知道我做的事会徒劳无功?”

    “你不是不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儿吗?萧庭月,我会改,我会变成你喜欢的那一种女孩儿……”

    “姜星尔……”

    最后的最后,只听闻男人一声低沉的叹息,他终是,没有再开口,什么都不曾再说。

    冬雪消融,春日枝头上冒出来了淡淡的一抹新绿。

    江水冰层渐渐的融化,打渔的船已经扬帆出发,春日风暖,换了厚重的冬衣,街上却已经可以看到爱美的女孩子穿了单薄的春

    衫,瑟瑟颤着,却还是美的耀眼。

    还有三个月就要面临高考,星尔从公寓搬回了学校,开始用心复习,再不闻窗外之事。

    赵妈隔三差五会去学校送滋补的汤水给她,两周休息一日的周末,偶尔萧庭月会带她出去吃饭买东西。

    那一日车上信誓旦旦之后,她倒真是变了,再不那样乖张,嘴巴不饶人,甚至宫泽都啧啧称奇。

    私底下颤着萧庭月不停询问,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这小辣椒变成了温柔的小白兔。

    萧庭月自是懒得敷衍他,可心中却不知为何又有淡淡烦躁涌出。

    她从前撒娇卖痴没羞没躁缠着他的时候他只觉得厌烦,可如今她当真如他所愿收起了一身的刺乖巧温顺沉默寡言的时候,他却

    好似更不悦起来。

    其实现在他们甚少见面,听赵妈说,每次去一中给她送补汤的时候,她都是用最快的速度喝完就跑回教室继续做题了。

    学校里喜欢她暗恋她的男生多的数不过来,那个被她彻底抢走了状元头衔的学霸校草,甚至都数次公然表白,只有姜星尔这样

    的女生,才值得他去追求。

    只是所有男生无一例外全都碰了一鼻子灰,姜星尔小姑娘也未曾多说什么,只是丢了一句;高考谁的分数超过我,我就接受谁

    的追求!

    这一句话丢出来,除了学霸校草,再无男生敢抱这种心思。

    再一次过周末的时候,赵妈和司机一起来了学校接她。

    回去的路上,赵妈一直念叨她瘦了,脸上都没多少肉了,星尔却没觉得自己瘦了多少,她上周才刚换了内依尺寸。

    明明她都长肉了……

    中午赵妈照例是做了满当当的一大桌子菜,吃完饭萧庭月要去书房处理公事,星尔正预备回房间温书,萧庭月却叫住了她。

    星尔乖乖跟他进了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