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我睡过的女人都要娶回去?
    宫泽立时不满瞪眼:“四哥,我哪有和她吵嘴?”

    “好的萧叔叔。”星尔却是立刻乖乖应声。

    高下立见。

    宫泽一脸懵逼睁大了眼看向星尔,“你,你你……”

    怎么这么厚颜无耻!

    秦姒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傅子遇抱了她给她揉着肚子,却又摇头轻笑:“还真是孩子气……”

    萧庭月蹙眉看了看宫泽,给了他一个‘你看你还没小孩子懂事’的眼神,宫泽几乎都要气的嗷嗷乱叫了,抓了沈佑兰:“老六你评

    评理,我说什么了啊,我不就说她穿了保暖衣土老冒儿吗……”

    星尔挂好了萧庭月的衣服,走到他身边乖巧坐下,甜甜开口:“我穿保暖衣碍到你了吗?花你家钱了吗?我家萧叔叔都没说什么

    呢。”

    萧庭月瞥了一眼她身上火红的毛绒绒保暖衣……

    还真是头一次见有人从里到外都穿的这么火红鲜艳的。

    里面内依不会也是一套大红色吧……

    萧庭月忍不住蹙眉,那还真是有些……辣眼睛。

    “你跟我们四哥一起出来,就不能打扮漂漂亮亮的吗?你这样很丢四哥的脸你知道吗?”

    宫泽指了星尔的鼻子义正言辞训斥:“据我所知,我四哥的宅子里一年四季保持恒温,根本不可能冷到需要穿成你这样!”

    “我已经长的足够漂亮了啊,再说了,萧叔叔都没觉得我丢脸,你管的真宽!”

    星尔一扬小脸,抱住了萧庭月的胳膊,还把小脸贴了上去。

    宫泽简直没眼看,是,他承认她脸蛋漂亮,身材也不错,可就算是天仙穿成这样也不堪入目啊!

    “四哥,你来评评理!”

    宫泽不想和她说话了!

    萧庭月将胳膊从星尔怀里抽出来,他站起身,走到牌桌前落座:“星尔今天帮我看牌,老五,今天谁赢了谁就有理。”

    宫泽摩拳擦掌在萧庭月对面坐了下来。

    霍霆琛和傅子遇也各自落座。

    傅子遇抱了秦姒坐在腿上:“姒儿也帮我看牌。”

    不知道是不是身边坐着移动人肉红包的缘故,萧庭月手气简直旺的可怕。

    不过刚打了一圈,宫泽就要坐不住了。

    他以为自己牌已经足够好了的时候,萧庭月的牌却逆天一般的好!

    宫泽满脸怨气的看向萧庭月身边的红包,难不成这就是四哥纵容她穿成这样的原因?

    难道下次打牌他也要带一个打扮红包的女伴儿?

    萧庭月今日在牌场上无往不利,简直是大杀四方,一直到晚上散场吃饭的时候,宫泽还在抱怨:辛辛苦苦干一年,打完牌就回

    到了解放前!

    而更让他生气的是,四哥赢的钱,竟然全都直接给了姜星尔……

    看着那丫头望着一堆钱双眼放光的样子,宫泽就觉得气不顺。

    星尔和秦姒去洗手间的时候,宫泽就看了看萧庭月,仗着自己是弟弟,直截了当的开了口:“四哥,我不喜欢姜星尔,她根本和

    白姐姐没办法比!”

    “小五!”

    霍霆琛抬眸看了宫泽一眼,宫泽缩了缩脖子,却还是大着胆子嘀咕了一句:“我说的都是实话……二哥,你说是不是?”

    傅子遇双手搭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扣了扣,唇角微扬:“这事儿,你四哥的意见才最重要。”

    霍霆琛望向萧庭月,他容色淡淡,慢条斯理的喝着杯中清茶,脸上也未再如从前那般,听到人提起白芷,就动了颜色。

    “庭月,你与这姜四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庭月将清透的玻璃杯端起,看着杯中茶叶浮浮沉沉,他脸上神色依旧淡淡:“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么一回事。”

    这回答却让霍霆琛眉毛蹙的更深:“庭月,你一向稳重,这几个兄弟里,我最不担心的就是你,你和白小姐的事,毕竟已经成为

    过去了……”

    “我知道。”萧庭月放下杯子:“姜星尔不过还是个孩子,我对她,也并无什么兴趣,我知道分寸,大哥不用担心我。”

    霍霆琛点点头:“你知道就好。”

    宫泽却嘀咕一声:“没兴趣,没兴趣还把人家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萧庭月抬眸看他一眼:“你别告诉我你睡过的女人都会娶回去。”

    宫泽:“……”

    秦姒站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补妆,星尔洗完手,站在一边等她。

    她自己生的极为漂亮,实在甚少见到比她还要颜色好的,秦姒论漂亮比不过她,可这一身魅惑的女人味儿,星尔却是自愧不如

    。

    “你跟四哥现在是 什么关系?”

    秦姒补完口红,回眸看向星尔。

    四哥……那天晚上,电话里那个女声,也是喊他四哥。

    所以,那个女人也是这个圈子里的吗?

    那萧庭月今日为什么带她来,而没有带那个女人?

    星尔咬了咬舌尖,垂下长长睫毛:“没什么关系啊,他是我萧叔叔。”

    秦姒却莞尔一笑:“小丫头还想哄我呢,你和四哥,早就上床了吧。”

    星尔一下抬起头来,愕然瞪大眼睛看向秦姒,秦姒笑的越发妩媚:“我可是过来人,实不相瞒,我当年和傅子遇刚上床那时,也

    是你这副模样。”

    星尔这样没羞没躁的姑娘,一张脸都红了起。

    秦姒看着她有些害羞的样子,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四哥给你什么承诺没有?”

    星尔摇摇头。

    “好处呢?”

    星尔又摇头。

    秦姒柳眉蹙起,傅子遇给不了她婚姻,金钱上却向来极其大方,萧庭月素来也是出手大方的人,却什么都没给人小姑娘?

    “你怎么这么傻?”秦姒有些恨铁不成钢,她自己出身不堪,也从来未曾肖想过嫁入豪门当少奶奶,不过趁着如今年轻漂亮,傅

    子遇又对她新鲜着,该她拿的她也都不客气的收下了,就算将来一拍两散,她也不吃亏。

    星尔抿了抿嘴唇,抬起头来定定看向秦姒:“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除了他的感情,他的人之外,我什么都不要。”

    秦姒闻言一怔,旋即却是笑的眼泪都要涌出来了:“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星尔你知不知道像他们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感情

    !”

    星尔咬了咬嘴唇,使劲摇头:“我不相信,就算他是石头,总有一天我也要把他焐热。”

    秦姒抬手拭了拭笑出来眼泪:“你知不知道四哥从前有一个初恋女朋友,他们感情极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