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四哥带了个移动红包来了……
    星尔忍不住偷瞄萧庭月,怕他会生气直接翻脸。

    “既然如此,那你就来上柱香吧。”

    萧庭月声音淡淡,听不出喜怒,星尔怔怔随着他进去,拈了香走到灵位前。

    抬眸看到照片上面容柔和的中年女人,她似正在对着她轻柔笑着,星尔只觉一股暖意涌上心头,这样的目光,这样的眼神,该

    是温柔慈爱的母亲才有的吧。

    如果盛若兰还活着,她看着她时,是不是也是这样柔软的神色?

    星尔心内轻叹一声,缺什么,就稀罕什么。

    她打小没有父母疼爱,就总会很羡慕别人拥有慈爱的父母。

    星尔虔诚跪在蒲团上,萧庭月眉毛微微一挑,似是有些吃惊她会有这样的举止。

    希望您在天上,保佑萧庭月这一生都顺遂无比。

    也偷偷的希望您能保佑我一下,让萧庭月可以喜欢上我,哪怕,只有很小很小的一点点就可以了呢……

    星尔在心里祈了愿,看着那香燃尽,最后一缕青烟消失在半空之中,照片上的女人,好似在慈爱看着她,她忍不住心里又悄悄

    说了一句,您在天上,一定要开开心心的……

    起身的时候,萧庭月伸手在她腰上扶了一下,却是转瞬即逝,很快就收回了手。

    星尔却忍不住低头偷偷弯起了唇角。

    知道开始心疼老婆了呢。

    虽然……

    她这个老婆也不知道还能做多久。

    可是,就只醉今朝吧。

    “萧庭月……”

    星尔快走了两步追上他,她的小手凉凉的,钻入他的掌心里:“你拉着我,雪太厚了,我怕滑……”

    她扬起脸,园子里挂着的灯笼下,光芒浅淡温柔,将他的眉眼也染成了一片柔软的色泽。

    她看到他似有些不耐的蹙了蹙眉,可却用温暖的手指,握紧了她冰凉的指节。

    星尔的唇角扬起来,风卷着雪花扑在脸上,她脸上的笑容,却愈加璀璨无比。

    新的一年,就要来了……

    初三那一日,霍霆琛约了几个人去他的温泉别院打牌。

    傅子遇带了秦姒一起过去,萧庭月却带了星尔。

    这是他第一次带她和他的朋友见面。

    早晨起床的时候,星尔本还要再赖一会儿床,萧庭月丢了一句‘二十分钟不收拾好下楼,以后都别和我一起出去。’

    星尔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

    新年要穿的喜庆一点,外婆每一年都是这样念叨的。

    星尔早已养成了习惯,过年就要穿鲜艳的颜色。

    因此,当她穿了一件正红色的大衣,又带了同色系的毛绒绒帽子和围巾下楼来时,萧庭月含在嘴里的一口咖啡差点就喷了出来

    。

    “你穿的像个红包一样是想出去收压岁钱?”

    星尔蹦蹦跳跳的跑下楼:“过年就要穿的喜庆一些啊,你看看你,啧,大过年还要穿一身黑,外婆看到你这样,肯定要唠叨你。

    ”

    萧庭月搁下马克杯,想要她去换一身,可宫泽这个催命鬼的电话又打来了……

    “算了,就这样吧。”

    反正年纪还小,穿的鲜艳点也不算什么事儿。

    只是……

    “姜星尔你里里外外到底穿了多少层?”

    别的年轻女孩儿,下大雪也恨不得光腿,她倒好,像是七老八十了一样,恨不得把自己裹成粽子。

    “没穿多少呀,我还没穿羽绒棉裤呢,我外婆说女孩子年轻时不能臭美穿太少,等到老了才不会得一身的病!”

    萧庭月挑了挑眉:“你们年轻女孩儿不是只要年轻时漂亮好看就行了吗?”

    他可记得很清楚,他那个妹妹挂在嘴边的就是:年轻时漂亮身材好就行了啊,谁还管老了什么样子。

    星尔瞪大水眸:“谁说的呀,我就算是老了我也要做一个漂亮的老太太好不好!”

    “……”

    霍霆琛的温泉别院。

    萧庭月和姜星尔进了房间,众人的目光立时就看了过来,无一例外都落在了姜星尔身上。

    霍霆琛和傅子遇年纪稍长一些,最为持重,很快就收回目光示意二人随便坐。

    宫泽和沈佑兰却是一脸憋笑的样子不住的打量着星尔。

    秦姒坐在傅子遇身侧沙发上,一头深栗色长发烫卷随意披在身上,这样冷的天,她室内也不过只穿了薄薄的一件连衣裙。

    星尔进来就觉得热,鼻子尖上细细密密出了一层汗,这些人真是会浪费能源,暖气开的这么热,简直是壕无人性。

    “四哥,你这口味怎么变的这么独特了?”

    宫泽摸了摸下巴走到星尔面前,围着她转了一圈:“哟,穿的还真是喜庆,今儿打牌我们可要小心了,四哥都带着移动人肉红包

    来了呢!”

    沈佑兰也跟着怪笑起来:“小姑娘生的细皮嫩肉的真是漂亮,就是四哥调教不力啊,看看我们秦美人儿打扮的……”

    “我要是有姜四小姐这样的年纪,我也穿这样鲜艳的红色呢。”

    秦姒袅娜站起身,看了沈佑兰一眼,直接走到了星尔面前,她定定看了看星尔,唇角含了笑意伸出手来:“你是星尔吧,我叫秦

    姒。”

    她方才为星尔解围,星尔又不傻,自然是听出来了。

    这样漂亮妩媚的女人,虽然同性看了很难生出好感,可星尔却觉得这个叫秦姒的女人,一双眼眸澄澈乌黑,比姜心恋姜心语那

    些虚伪的人看起来好相处多了。

    她伸出手,对秦姒绽出灿烂一抹笑:“你好,我是姜星尔,很高兴认识你秦姐姐。”

    秦姒‘噗哧’笑了:“叫我秦姒就行了,不用这样客套,过来坐下吧,外衣先脱下来,屋子里热的很呢。”

    星尔应着就大方的脱了外衣,宫泽‘噗’的一声直接喷了一口咖啡:“卧槽!这他吗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穿保暖衣?”

    星尔挂了外套,转过身来笑吟吟看向宫泽:“穿保暖衣怎么了?你小时候还穿开裆棉裤呢,你肯定没印象了吧。”

    这句话说完,秦姒笑的腰都弯了下来,伏在傅子遇怀中嚷着肚子疼。

    就连霍霆琛和傅子遇都忍不住也跟着笑了,沈佑兰边笑边打趣宫泽:“哎呦,难得啊老五,你还有被人怼的时候!”

    萧庭月眉目间含了淡淡的笑意,他摘了外套递给星尔,在沙发上坐下来:“你们俩别像小孩子一样吵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