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星尔来,给你婆婆上柱香
    所以才会对别人只是说了一句‘生孩子’的事,他就有了这样大的反应。

    萧庭月走到窗边点了一支烟。

    宅子里亮着橘色的灯,落雪在灯光下仿似飞蚊万千。

    最绝望的时刻,她也曾卸下一身骄傲哭着求他,庭月,让我给你生一个孩子吧。

    只要我可以给你生下孩子,你的家人就不会因为我的身子而不肯接受我……

    庭月,求你……

    可他最终却还是拒绝了她。

    她那样的身体,那样脆弱的一颗心脏,又怎能承受住生产这样漫长的煎熬?

    她终是彻底失望,与他提了分手。

    他当时并未曾答应分手,可二人僵持的冷战期,她去美国散心之时,却匆匆与如今的丈夫订了婚。

    自此之后,他与她前缘尽断,再不曾见过彼此一面。

    而他二十八年的生命之中,白家大小姐白芷,是他唯一动过心思想要娶进门的女人。

    可是如今,他却成为了姜星尔的……老公。

    他不止一次的碰过她,所谓的合约夫妻,实则却早已逾距。

    萧家的逼迫萧太太的背后手脚,于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事,那么他会拟定这一份合约又是因为什么?

    因为她的处境水深火热,只有与他结婚这一条出路?

    当然并非如此。

    他只要替她出面与姜慕生说几句话,姜家定然不敢再算计她。

    那么,他又是为何要这样做?

    因为……白芷在美国成婚,他终于彻底绝望了吗?

    不,又怎会如此。

    他若当真这般介怀,当年她在美国订婚时,他就直接带人杀过去将她抢回来了。

    他既当年都不曾动过那样的心思,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他又怎会因为她结婚的事,就拿自己的婚事玩笑。

    难道……

    萧庭月缓缓转过身来,姜星尔托腮坐在餐桌边,手里的勺子百无聊赖的戳着餐盘中的食物,她不知在想什么,眼神放空,眉毛

    微微皱着,看起来倒有几分的可怜。

    想到她身上发生的这些事,萧庭月终是心内恻然。

    家里这般年纪的女孩儿,一个个无不是锦衣玉食千娇万宠的,他那个异母的妹妹,打从生下来就没受过丝毫委屈。

    发生在姜星尔身上的事,拿最小的一件给她,她怕是都承受不住,天塌了一般。

    可这样桩桩件件,她却都撑了过来,重读高三,每一次考试都拿下了第一名。

    这样的心性,倒也真是让人叹服。

    “新年……有什么愿望?”

    萧庭月掐了烟,缓步走过去。

    星尔一怔,旋即却是眸中泛起星光:“你问我吗?”

    男人唇角扬起浅淡弧度:“嗯。”

    她立时就欢喜起来,若是她身体后面长一根尾巴,此刻定然像是讨骨头吃的小狗一样冲他摇晃不停。

    “我没有什么大的愿望,只要你能陪我过年就好了!”

    他陪她过年……这难道还不算大的愿望?

    他抬眸看过去,她却已经急急对他发誓保证:“我保证我会很乖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只要这个假期都让我跟你待在一起。”

    “这可是你说的会乖乖听话。”

    “嗯嗯,我保证,我要是惹你生气,你怎么罚我都行。”

    “你确定?”

    “确定确定!”

    萧庭月点了点头:“这几日你就在这里住下吧。”

    星尔立时跳下椅子欢呼起来,又冲到萧庭月面前直接扑在了他怀里,仰脸就很响亮的亲了一口:叭唧!

    “老公你真是全天下最好最好的老公了!”

    ……

    除夕夜要在萧家老宅守岁,萧庭月带了星尔回去,萧家长辈虽有些愕然,却并未曾多说什么。

    祭祖之后,萧庭月惯例要去生母灵位前敬香。

    萧南山亦是同去。

    父子二人默默上了香之后,萧南山看着长子越发沉稳的气度,心内安慰骄傲,却又不免有些失落。

    若发妻还在,想必他和庭月如今也不会越发的疏离。

    “说起来,你妈妈和星尔的生母当年也有过交情,若是她们都还活着,看到你和星尔如今在一起,想必都会觉得很欣慰。”

    “婚事不过是假的,也不用扰了我妈的清闲让她知晓。”

    萧南山淡淡一笑:“庭月,你我父子虽然现在越来越生分,可你终究是我的亲生子,你的性子,我又怎会不知道?”

    “你若是不喜欢一个人,那么你半个字都不肯与那人多说,你若当真的喜欢在意一个人,你又怎会真的舍得放手?”

    萧庭月握着香的手指蓦地收紧。

    “星尔那丫头生的漂亮,人又聪慧机灵,也难怪你喜欢她,就是我瞧见她,也觉得心里亲近,她生母那样芳华绝代的人物,她的

    女儿又怎么会差呢?”

    “我并不喜欢姜星尔。”

    萧庭月有些冷硬的丢出去一句。

    萧南山却看着长子轻叹了一声:“有些事当局者迷,庭月,我不希望你将来会后悔。”

    “当年,父亲怎么就没有这样深明大义?”

    “那白小姐,实在不是你的良配。”

    “可当年,她却是我喜欢的。”

    “那不一样,庭月。”

    “有什么不一样?只不过是不符你们的喜好而已。”

    “庭月,你如今既然和星尔在一起……”

    “说了这婚事只是假的,并不作数。”

    “庭月,星尔那孩子,我瞧得出来,她骨子里和她母亲一样,宁折不弯,庭月,你若是当真伤了她……”

    “那又如何,这是我的私事,您还是不要多操心了。”

    萧庭月静静看着那柱香在母亲的灵位前燃尽,黑白照片上,母亲慈和柔美的眼睛正温柔的望着他。

    萧庭月最后定定看了母亲的遗像一眼,转身缓缓走了出去。

    “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星尔被他抓了一个正着,就从树后蹦出来:“我看你这么久不回来,就有些担心你……”

    萧庭月刚想要说什么,萧南山却忽然开了口:“星尔既然来了,就进来给你婆婆上柱香吧。”

    啊?

    星尔惊呆了……

    萧庭月也眉宇微蹙看向萧南山,萧南山却和煦笑着看向星尔:“你妈妈和庭月的生母当年可谓是知己你如今又成了庭月的妻子,

    来给你婆婆上柱香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可是她根本只是萧庭月的隐婚对象而已啊,萧南山一口一个婆婆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