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他说,姜星尔,怎么补偿我?
    两个人僵持至今,眼看明日就是除夕,星尔一个人缩在公寓沙发上,心里空落落的难受无比。

    调出来他的号码,盯着看了很久,却迟迟无法按下去。

    心里却又有些气恼自己。

    就乖乖听他的话,讨他的欢心,做他喜欢的乖巧懂事的小姑娘,不行吗?

    一向不要脸的纠缠着人家,没脸没皮惯了,现在何必又忽然要起自尊来?

    跟他一起过年,总是好过一个人待在这里吃泡面吧?

    还可以顺理成章的回去蹭赵妈做的好饭菜……

    星尔用美食说服了自己,终于还是拨通了萧庭月的电话。

    萧庭月这一次倒是很快接听了电话,只是,他薄薄淡淡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时,星尔一肚子的勇气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不小心碰到了……”

    她说完这一句,恨不得直接把自己舌头咬断,耳边传来他低沉的一声笑,星尔不由得脸颊滚烫:“既然打通了,那就,祝你新年

    快乐……”

    她说完,想要挂断电话,可却又迟疑着……舍不得。

    “姜星尔。”

    “嗯?”

    “也祝你……新年快乐。”

    原本沉郁的心情,忽然就轻快愉悦起来,星尔捏着手机,手心里细细密密的出了一层细汗,她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儿无

    声的傻笑着。

    许久,她听到他又开口:“吃饭了没有?”

    星尔摇头:“没有……一天都没有吃,肚子都要饿扁了……”

    “在家等着,我半个小时后过去接你。”

    “嗯嗯,我会乖乖等着你的。”

    “嗯,挂了。”

    他很快挂了电话,星尔抱着手机,心脏里的欢愉像是开出了小小的一朵花来,让她忍不住哼着歌儿跳起来冲到衣柜前,给自己

    挑衣服。

    他喜欢女孩子穿的淑女一些优雅一些,可她的衣服多是偏休闲……

    星尔歪着头,手指拨弄着衣柜里的一排衣服,终于还是选了一套浅色系。

    米色的大衣,搭了同色系的ugg,长发却依旧是高高扎成马尾,光洁饱满的额头尽数露了出来。

    星尔换好衣服,就趴在窗台前翘首等着他的车子出现。

    半个小时,一分一秒却像是煎熬一般,直到他的黑色宾利出现在小区入口处,星尔方才欢呼一声,拿了包包和围巾冲下楼去。

    萧庭月看着她纤细的身影灵动奔跑过来,毛绒绒的围巾挡住了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瞳,璀璨的闪着欢喜光芒。

    看到她这样热烈的笑,好似人的心情也会跟着好起来,萧庭月将平板关掉,薄唇间含了淡淡的笑意,吩咐肖城开车门。

    她像是小鸟一般扑过来,直接抱住了他的脖子:“萧庭月……你心真狠!”

    她的手冰凉,隔着一层衬衫也能清晰感触到。

    萧庭月微微蹙眉,伸手想要将她从身上拉下来,星尔却干脆坐在他腿上,扬起小脸在他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都快两个月了,

    你也不找我……”

    小小声的抱怨,含着掩饰不住的委屈,大眼睛忽闪着,小嘴也翘了起来,端的是一副可怜的小摸样。

    萧庭月伸手捏了捏她微凉的脸颊:“姜四小姐不是也很沉得住气吗?”

    “你是男人,也这么小肚鸡肠……”

    星尔瞠目瞪着他,雪白指尖点在他胸口:“明明那天是你先把我扔下走了的……”

    “那么,这么多天姜四小姐想明白了没有?”

    星尔垂下长长潋滟的睫毛,轻轻点了点头:“萧庭月,谁让我喜欢你呢,你喜欢乖女孩儿,我就去做乖女孩儿好了……”

    “很委屈?”

    男人修长的手指落在女孩儿乌黑的头发上,微凉的发丝缠绕指间,他将她的脸颊微微抬起,深邃眼瞳是锁住她潋滟双瞳。

    星尔摇摇头,却又点点头,低头趴在他胸口:“不敢委屈……”

    “你这样无法无天的性子,还有你不敢的事?”

    怕你不理我,怕你冷落我,怕你会厌烦我,你是我的盔甲,却也是我的……死穴。

    “你明天……会在哪里过除夕?”

    星尔问完,又觉得自己问题太傻,他定然是回萧家老宅过。

    “回老宅,要守岁,还要祭祖,我生母那里,也要去祭拜。”

    星尔闷闷伏在他胸前,没有再说话。

    片刻的沉寂之后,她听到他的声音响起来:“这一次跟我一起回去,不准再胡闹了。”

    星尔倏然抬起头,她动作太快太猛,头顶一下撞到了萧庭月下巴上……

    “唔……”

    “嘶……”

    “好疼……”

    星尔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萧庭月亦是捂住下巴,脸色难看。

    “对不起……”

    星尔赶紧道歉,萧庭月只觉得口腔里弥漫着浓郁的铁锈味儿,大概是舌头被磕破了。

    星尔也瞧到了他的异样,小姑娘吓坏了赶紧扑过去捧住了他的下颌:“没事儿吧,我看看……怎么都流血了,肖城,去医院,快

    点……”

    星尔慌乱的抽了纸巾给他擦拭,萧庭月却摁住她的手,抽了纸巾,偏头将口中血水吐出来,舌尖上依旧疼的紧,他伸手捏住星

    尔下颌,将她拉近身侧。

    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她能清晰看到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那样高挺的鼻梁上,依旧架了金丝眼镜,镜片后那一双深瞳,似海,却又似无波的古井。

    萧庭月看到她眉眼间真切的关心和心疼,泪花儿都在眼眶里打转,她说喜欢他,大约也是有着几分真心的。

    她对于他,或许也并非全然是利用。

    萧庭月觉得心脏里有细小的柔软拂过,再怎样,她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姑娘。

    而他却好似忘记了,他之前一直都以为,她的心思和城府,早已超过了她的年纪。

    “姜星尔,怎么补偿我。”

    他低低开口,因着舌尖上的伤,声音有些许的含糊不清,却好似愈加温和。

    “补偿?”星尔错愕抬眸,小嘴微张一副吃惊的样子。

    萧庭月却已经抬手扼住她下颌,低头吻了下去。

    他口腔中还有淡淡血腥的味道,却吻的极深极重,唇舌纠缠着深入她甜美的每一寸,星尔只觉得渐渐无法呼吸了,小手软软抵

    在他胸口,鼻息渐渐加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