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因为在意你,所以狠狠推开你
    走近了才看清楚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儿,不知为何脸上裹着厚厚纱布,低了头,佝偻着脊背,走的缓慢。

    风雪肆无忌惮的打在她的脸上头上,她像是根本觉不出冷,只是兀自缓慢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星尔趴在露台毛绒绒的软垫上,一遍一遍拨着莘柑的电话。

    她前一段忙着期末考,就未能和莘柑联络,现在放了寒假,她想要和苏苏还有莘柑几个人聚一聚,可这丫头的电话,却是怎么

    打都没人接听了。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难道是那个姜心恒又去找她的麻烦了?

    莘柑再也坐不住,翻身跳下床,抓了羽绒服胡乱套在身上就出了公寓。

    到莘柑家楼下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黑了。

    她家的灯未曾亮起,许是家里人都没有回来。

    星尔就站在楼下等,不知多久,雪地上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星尔慌忙回头看去,“莘柑!你怎么才回来啊,我等你半天了!”

    莘柑停住脚步,她脸上戴了一个大大的口罩,就把那染着血的纱布挡住了。

    星尔欢快的向她跑过来,莘柑眼窝里一阵刺痛,眼泪还未落下就似被生生冻住了。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不愿让她知道,她这样的性子,一定会为了她闹一个天翻地覆。

    可莘柠还在姜心恋手里捏着,还有那些录像……父母日夜哭泣担心幼子,她只能安安分分做姜心恋手里的棋子。

    她不敢惹事,她不敢再生出什么事端了。

    如果莘柠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和爸妈都活不成了。

    星尔她也不过只是一个不到十九岁的小孩子,姜家不待见她,姜慕生又对她那般冷落凶狠,她自己尚且过的煎熬,她又何必再

    让她趟这趟浑水?

    更何况事已至此,她的身子不干净了,她的脸也毁了,一切都成了定局,星尔就算是去闹一场,也于事无补,只会让姜家更迁

    怒她。

    “姜星尔。”

    莘柑忽然轻轻开口,她的语调疏离,透着微微的冷和让她不解的距离感。

    星尔的脚步顿住,她有些吃惊的看向莘柑:“你怎么了?怎么忽然这样喊我啊?”

    莘柑的眸子仿似凝着一层寒霜,她平静的望着她,声音清浅冷漠:“姜星尔,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再联

    络我了?”

    星尔眼底的笑意瞬间抽离干净,她咬紧了下唇,定定看着莘柑:“莘柑,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姜星尔,自从和你做朋友以后,我多了无数的麻烦,姜家不待见你,讨厌你,因为你,姜家也开始厌弃

    我们莘家,姜星尔,你是姜家的四小姐,不管怎样你身上都流着姜家的血,可我们莘家却不过是要仰仗姜家才能讨一口饭吃,

    我和你不能比,我也不配和你做朋友……”

    “说够了吗!”星尔眸色锐利,狠狠瞪着莘柑:“你就直接了当告诉我,是我给你莘柑添麻烦了就可以!”

    莘柑死死的咬着嘴唇,鼻子里酸的难受,她掐紧了掌心,那疼让自己清醒,她不能心软,不能妥协。

    她不能,让星尔卷进这些麻烦之中来……

    她那样仗义的性子啊,说不得又会闹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来,若她真的为了她,闯出滔天大祸,姜家是绝不会管她的……

    就把她推的远远的,就把她推出她肮脏阴暗的世界去。

    就当她,从来都不曾和她做过朋友。

    “对,你说的很对,姜星尔,我真的觉得很累……我根本斗不过姜家,我何必拿鸡蛋碰石头呢……”

    莘柑无力的摇摇头:“拜托你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也不要再和我联络了……”

    “好,如你所愿莘柑。”

    星尔忽然将手机下面坠着的卡通吊坠拽下来,狠狠摔在了雪地上——吊坠是苏苏买的,她们三个一人一个,一模一样。

    她没有再看莘柑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莘柑怔怔的立在那里,不知多久,姜星尔的身影早已看不到了,她方才趔趄的向着她离开的方向追了两步:“星尔……对不起。

    ”

    对不起,对不起,用这样的方式伤了你的心。

    我很清楚,在你的心里,朋友重于一切,我这样说,你一定很难过吧。

    可是星尔,比起让你难过,我更不愿让你为我受伤。

    我这一生已经彻底毁掉了,星尔,从此以后,日月星辰,征途大海,请你务必……代我好好享受这漫长余生。

    莘柑缓缓的跪坐在雪地上,她将星尔扔下的那一枚吊坠小心的捡了起来紧紧攥在了掌心里。

    “哭什么,自己提出要绝交,为什么又哭?”

    忽然而来的清脆女声,惊的莘柑蓦然抬头,“星尔……”

    “为什么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端端的你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莘柑,你是什么性子我很了解……”

    “你既然回来了,就把你的东西拿走吧。”

    莘柑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将那手机挂件递给星尔:“我哭是因为我后悔了,后悔当初要因为你帮过我而和你交朋友,以至于现

    在麻烦不断……”

    星尔不接挂件,莘柑干脆把挂件狠狠扔在了星尔脸上。

    星尔一双眼死寂一般的暗沉,不知多久,她忽然抬眸静静看了莘柑一眼,“莘柑,那我祝你从此以后不要再有后悔的时候。”

    这一次,她走的头也未回。

    “星尔,我永远不会后悔这样做……”

    哪怕一切再重来一次,我也绝不会后悔。

    在你的心里,将朋友看的最重,而在我的心里,又何尝不是如此?

    ……

    除夕将至。

    星尔一个人开了一瓶红酒。

    苏苏与家人出国度假,莘柑又与她绝交,外婆远在舅舅舅妈家中,她知晓老人家安康心里就满足无比,早早买了丰厚的年货寄

    过去。

    舅舅舅妈本来邀请她一起去b城过年,可星尔却拒绝了。

    纵然是亲人,可别人家的热闹还是别人家的,与她没有关系。

    姜慕生顾及面子情,也派了佣人接她回姜家过年,星尔自然是不会回去的,姜慕生也就未曾再派人来。

    上次和萧庭月一起回去萧家老宅,二人在车上生了口角,他直接下车走人,自此之后这两个月,星尔都未曾再见过她。

    她犟脾气上来,也不肯低头妥协,萧庭月更是自来都不会纵容她的那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