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清白不在,容貌尽毁
    姜心语和姜心恋比肩下楼,姜心恒正在把玩着手中的相机,抬头看到二人,就笑了一笑:“姐姐们的这个人情我可记下了,以

    后有用得到我的,尽管开口。”

    “你就贫吧。”姜心恋莞尔一笑,伸手过去:“底片给我一份。”

    她既然顶了莘柑的功劳,这一辈子肯定要拿捏住莘柑的死穴。

    这些限制级影片,绝对是最好的把柄。

    莘柑那柔柔弱弱的性子,肯定会被她拿捏的死死的。

    姜心恒把手里的u盘丢过去给她:“好好收着,你弟弟的英姿也在上面呢,可别让人占了便宜了。”

    姜心恋撇嘴一笑:“我可没兴趣。”

    姜心恒收好相机向外走,却又忽然停住叮嘱了一句:“怎么说也是我喜欢的女人,姐姐看我的面子,别把人折腾死了。”

    “放心吧,我们可不想背上人命官司,过两天就让她和她弟弟一起回去了。”

    姜心恒点点头,拿了车钥匙离开了。

    姜心恋捏着手里的u盘,好一会儿,她才忽然抬头看向姜心语:“心语,你脸上留下了这一道疤,你就不恨吗?”

    姜心语嘴角细微的抽动了几下,她抬起手,轻轻抚在那几乎瞧不出痕迹的疤痕上,眸色狰狞阴鹫。

    其实伤疤并不是十分明显,可她却像是有了心理疾病,只要有人看她,她就会以为别人在看她脸上的这一道疤痕。

    “我恨有什么用,姜星尔那小贱人向来会勾搭男人……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姜心语忿恨冷笑。

    姜心恋看了看那一扇紧闭的门,声音轻轻:“我们没办法姜星尔,可我们有办法莘柑啊,莘家是我们姜家面前一条摇尾巴的狗,

    我们动不了姜星尔,难道还没办法对付莘柑?”

    姜心语不免有些意动。

    姜心恋又道:“再说了,姜星尔那贱人向来对她身边的人看的极重,她不是爱护着莘柑吗?那我们动了莘柑,无异于打了她几耳

    光,想想她气急败坏的样子,难道你不觉得很解气,很爽吗?”

    姜心恋心中所想,却和姜心语不同。

    她今日见过裴昭,心思浮翩,满脑子所想都是将来她嫁给裴昭之后的风光。

    可这一切,却都源自莘柑与裴昭的那一场偶遇。

    姜心语想收拾莘柑,是因为她恨姜星尔,可她想毁了莘柑,却是想要永绝后患。

    “手脚干净点,不要落下什么把柄,毕竟……咱们是姑娘家,名声传出去也未必好听。”

    姜心语闻言就笑道:“堂姐,莘家在我们姜家面前恨不得跪下来舔我们的脚,还有那个小孽种在我们手里拿捏着,莘家人只能忍

    气吞声,你怕什么呢?”

    “再者说了,等你将来嫁去裴家,你就是裴家未来的主母,莘家这一辈子都得被你死死踩在脚底下,裴大哥肯定会为你撑腰,堂

    姐,你又怕什么呢?”

    姜心语终是定下心来,是啊,莘家依托着他们姜家过日子,又怎敢有怨言?何况莘柑的弟弟才刚上小学,莘家就这一根独苗苗

    ,不乖乖听话,姜家有的是法子收拾他们。

    “行了,我知道了,不过还是谨慎一点,别闹出什么人命了……”

    姜心语冷冷一笑:“我自然不会闹出什么人命,只是姜星尔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还回去好了。”

    姜心恋点点头:“你知道分寸就行,先把她弟弟留在这里,放她回去,也不能把莘家的人给逼急了,毕竟,我还需要用她的血呢

    ……”

    “堂姐,你就放心吧,这些事,我必定给堂姐办的妥妥当当。”

    姜心语说完,就转身向关着莘柑的那间屋子走去。

    她示意人开了门。

    昏暗的房间内,一片靡丽的凌乱,莘柑身上衣服几乎被撕成了碎片,遮挡不住她瘦削的身体。

    她躺在冰凉的地面上,大睁着眼望着头顶天花板,一动也不动。

    而她那雪白的**上,却满布青紫的淤痕,却依旧触目惊心。

    “心恒真是不懂怜香惜玉,你还是个雏儿呢,他下手也不知道轻一点。”

    姜心语缓步走过去,居高临下的望着莘柑此时凄惨的模样。

    她那么喜欢林涵,可林涵却厌弃她入骨,她毁了容貌,放纵堕落,把自己清白的身子给了那些不入流的人渣。

    如今看着莘柑被不喜欢的男人夺走贞操,生不如死的样子,她心里的那一口浊气,终是可以稍稍吐出来一些了。

    莘柑像是根本未曾听到她的话,她麻木的躺在那里,黑眼珠里,是死一样的一片寂色。

    姜心语懒怠与她多说,她转过身向外走:“莘柑,你要怪就去怪姜星尔吧,谁让她跟你要好呢,谁让人家有大腿抱而你莘柑没有

    呢。”

    她摆了摆手,示意外面的人进来:“给我在她的脸上也划一道,姜星尔当初怎么对我的,如今,你们就怎样在莘小姐的脸上还回

    去!”

    她走出房间,片刻后,房间里传出一声凄厉惨叫,姜心语脚步微顿,片刻后,她却是扯起嘴角狰狞笑了一笑。

    这都是你们欠我的,这辈子,姜星尔,这辈子你都还不清了……

    ……

    那一年蓉城的雪下的铺天盖地,像是再不会有晴天出现一般。

    除夕前夕,蓉城姜家二小姐和京城裴家嫡长孙订婚的讯息,飞一般的传遍了全城。

    裴家数辈从军,在京城根基深厚,这一次裴家的嫡长孙订婚,甚至京城的许多权贵都亲自飞来蓉城参加。

    那姜家二小姐出身书香门第,温柔善良,行止有度,可堪良配,更难得的是,裴昭的性命还是这二小姐救回来的,可算是天定

    的良缘。

    经此一事,京城济源寺济源大师的声名更是远播万里。

    裴老爷子特意邀请了济源大师来参加订婚礼,孰料大师却言说要闭关清修,婉拒了。

    虽是有些遗憾,但裴昭身子大好,裴家上下还是喜悦无比。

    数九寒冬,冷风袭来,冻的人浑身颤栗。

    临近黄昏的长街上,一个纤瘦的身影微微佝偻着,盯着风雪缓缓在雪地上移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