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就该早一些不管不顾的睡了你
    如果说来之前,她所求只是要裴家将她视作救命恩人,可是这一刻,她想要的,却是嫁给裴昭,成为他的妻子……

    他会好起来的,会恢复如常,她会被全世界的女人所羡慕,这,才是她姜心恋真正追求的一切。

    “不疼了……”

    “那一日,把你吓坏了吧?”

    “是真的吓到我了,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忽然咬我,还喝了我的血……”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当时……你身上的味道,让我很舒服。”

    “那我以后不用熏香了……”

    裴昭一片死寂的眼瞳里却有亮光泛起:“我也觉得你之前身上的味道更好闻一些。”

    姜心恋忽然重重咬了一下舌尖,片刻后,她方才轻轻开口:“你……现在觉得好一点了吗?”

    裴昭轻轻点头:“以后,要辛苦你了。”

    姜心恋摇摇头,旋即想到他看不到,她慌忙开口:“我没关系,只要你可以好起来……”

    “我没想到会是你救了我,毕竟之前……”

    裴昭没有将话说的很直白,可姜心恋却已经脸颊滚烫起来:“之前,之前我们姜家也是确实想要退婚,父母疼爱我们这些女儿,

    实在舍不得我们姐妹任何一个嫁过来……”

    “那现在呢?”

    裴昭忽然的一句轻问,姜心恋心脏一阵狂跳,好一会儿,她才羞赧低语了一句:“只要你还肯要我们姜家的女孩儿……”

    “如果……我的病将来还会发作……如果,你的血也未必能救得了我呢?”

    裴昭说完这一句,握着她手腕的手指微微用力收紧,姜心恋眸亮如星:“不管怎样,我都心甘情愿。”

    裴昭的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他卷起衣袖,将臂上淡淡的咬痕露了出来:“我咬了你一口,你那一日也咬了我,恋恋,以后我若

    惹你生气,你还咬我……”

    姜心恋看着他结实手臂上小小的两排牙印,恨意涌出,逼的她差一点咬碎银牙。

    她的神色,,失明的裴昭却一无所知,他的手掌温热宽厚,轻轻捉住了姜心恋细白的小手:“恋恋,我将来必不负你。”

    车子驶到姜家的那一栋别院外,姜心恋还觉得心脏狂跳无法平复。

    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进展的如此飞快,她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样不管不顾的选择和裴昭在一起。

    这实在不符她的性子,可当时的她,却已经被裴昭完全蛊惑了,她根本没有了任何理智思考的能力。

    可是……

    想到他说还是喜欢之前她身上的味道,想到他问她还疼不疼,想到莘柑留在他手臂上的齿痕……

    姜心恋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嫉妒。

    如果这不是在蓉城,而是在京城,如果裴家有足够的人手和根基在蓉城,如果裴家早一步找到莘柑……

    那么今日,裴昭温柔以待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莘柑?

    想到她满脸泪痕娇滴滴楚楚可怜的模样,姜心恋忽然生出一种想要将那张脸撕裂的冲动。

    莘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室外一片安静。

    莘柠的哭喊声听不到了,他怎么样了,弟弟还好不好?是不是已经……出事了?

    莘柑不敢再想下去,她拼命的向门口方向爬去,她想要看一眼莘柠,看他是不是还好好的活着……

    姜心语那个疯子,那个变态,因为嘴角上那一道淡的几乎看不出的疤痕,她整个人都变的疯魔了。

    可是莘柠还那么小,他才上小学啊……

    他 若是出了什么事,爸妈就活不成了。

    莘柑吃力的爬到门边,房间的门却忽然被人从外推开了。

    骤然涌入的璀璨光线落在她的脸上,耀眼的光芒刺的莘柑睁不开眼,她吃力的抬起手,想要遮挡在眼前,却听到了如噩梦般的

    一道熟悉声音。

    “小心肝……我早就说过的,你逃不开我的手掌心……”

    姜心恒弯下腰,伸手扼住了莘柑的下颌,用力抬起。

    莘柑整个人剧烈的颤着,她想要挣开姜心恒的束缚,她想要逃,逃的远远的,彻底的逃离姜家的这一场噩梦。

    可姜心恒却已经回身将门锁上,然后反锁了。

    曾经一起念书时脸上的青涩稚气全然消退了,却而代之的却是让人心悸的戾气。

    莘柑手脚并用的向后退去,姜心恒却只是讥诮笑着垂眸睨着她,他抬起手,慢条斯理的将风衣脱掉丢在一边,又开始解衬衫的

    扣子,然后是皮带,长裤……

    “不要,不要……姜心恒……求求你……不要……”

    莘柑缩在墙角处,死死的抱紧了自己的双膝,她拼命的哀求,不停的摇头,可姜心恒唇角讽刺的笑意却越来越浓深。

    “莘柑,我从前多疼你多稀罕你啊,你不让我碰,我就忍着不碰你,你不让我亲,我到现在也不过就亲了你一次……可你是怎么

    对我的?”

    姜心恒走到莘柑的面前,他攥住她乱七八糟的长发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莘柑剧烈的颤抖着,眼泪簌簌而下。

    “你不是和姜星尔关系挺好的吗?喊啊,让她来救你啊,那臭娘们儿不是一向挺厉害的吗?怎么今日你落难了,她却不见踪影了

    ?”

    莘柑只是摇头,咬死了牙关不肯开口。

    她绝不会喊星尔过来,她也绝不会把星尔卷进这些事中。

    这本来就是她和姜家的恩怨,和星尔毫无关系,就算星尔再怎样的厉害,可她也不过是一个女孩子。

    她一个人,怎么斗得过姜家?

    “我从前捧着你,疼着你,拿你当公主一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可是莘柑……你说不参加高考你就不参加了,甚至……你现在还

    想要勾搭裴家那个病痨鬼?”

    姜心恒眸色骤然变的狰狞,他手下力道加大,两下撕开了莘柑的上衣,莘柑拼命挣扎着,踢腾着,口中嘶哑叫喊不停,姜心恒

    却毫无怜惜。

    “怨不得都说你们女人是贱人,小爷我疼着你宠着你,你反而越发上脸,我要是一早就把你睡了,你现在想必还安安分分待在小

    爷我身边呢!”

    姜心恒狰狞冷笑,莘柑嘶声惨叫,本就虚弱至极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她眼前一阵发黑,昏沉沉就晕厥了过去……

    光影西斜,姜心恒穿好衣服离开时,已经是暮色沉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