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他的手指轻柔抚着她的手臂,眉目里含着淡淡怜惜
    如果她治好了裴昭的病,在裴家她岂不是要被众人捧在手心里?

    裴昭必定也会十分疼惜她,毕竟……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只是……那莘柑的血,竟真的可以救裴昭吗?

    她不能这样草率,也不能冒昧的就信了姜心语的话,只是……她还是不会放过这一次好机会的。

    毕竟,用的是莘柑的血,她又不会有分毫的受伤。

    “那就用她的血去试试……”

    姜心恋咬了咬牙,终是缓缓开了口。

    “只是心语,你虽然用那小孩子威胁莘柑和莘家,可也别太苛待他了,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

    “堂姐你也太心善了,好吧,我就听堂姐的,不会怎样她的……”

    “那……现在就先让医生来采她的血吧?”

    姜心恋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

    裴家人为了裴昭的病急的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既然他们都不忌讳用血治病,她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装了200cc血浆的血浆袋放在掌心,姜心恋只觉得有些渗人,演戏演全场,她方才让医生在她手臂上扎了一针,留下了一

    个小小针眼。

    裴家在蓉城的别院。

    姜心恋甜美的声音缓缓响起:“……之前我一直在学校,也是前几日和父亲一起来拜访您的时候,才知晓你们正在找那一日那个

    人……”

    裴老爷子如鹰一般双眸锐利看向姜心恋,语调里却带了一抹半信半疑:“那一日是姜小姐救了昭儿?”

    姜心恋脸色微红,似有些不好意思一般:“我并不知道那是裴少爷,我在后山散心,听到有人呼救,我就走了过去……”

    莘柑那里问出来的细节,如今由她娓娓道来,却是再无纰漏。

    裴老爷子脸色渐渐变的柔和,裴太太却是喜极而泣:“方才寺庙小师傅也已经指认了当日就是二小姐,可见这是上天定的缘法,

    济源大师真是一等一的大师,果然卜算的再精准不过……”

    姜心恋眸色微微闪了闪,面上笑意依旧温婉,她站起身,将妥帖包好的血浆袋取出来,走到裴老爷子身前:“老爷子,我听说我

    的血对裴少爷有用,我虽然不知晓原因,但我也想为了裴少爷的病试一试……这是姜家的私人医生刚刚从我身上抽取的,您让

    裴少爷的主治医生看看怎么给裴少爷治病,若当真有用,我今后就按时送过来……”

    裴老爷子到得此刻,方才真正转变了对姜心恋的态度。

    想来也能理解,一个小姑娘要嫁给这样一个病的快死的男人,心里到底是忐忑的,可她这般热心救人,可见心地良善,若她当

    真能救了昭儿,裴家自然重重感激她,奉若上宾。

    裴昭的主治医生取了血袋离开,裴老爷子和裴太太俱是焦灼等待。

    姜心恋也一直微微蹙着眉盯着楼上紧闭的那一扇门。

    三十分钟后。

    主治医生满面欢喜的推门下楼:“老爷子,太太,好消息,好消息啊,刚才为少爷输了血,少爷方才还狂躁不已,这会儿已经渐

    渐平静了……”

    裴昭这几日又在发病,裴家上下是知晓的。

    姜心恋激动的手中茶盏几乎都摔落在地:“真的?我的血,真的可以救裴少爷吗?”

    “当真。”医生亦是激动不已:“对了姜小姐,少爷刚才醒了,说是想要见您……”

    姜心恋立时羞红了脸低了头。

    裴太太却含泪笑道:“姜小姐,你就去看看昭儿吧,昭儿是想亲自感谢您这个救命恩人呢……”

    裴老爷子也连连点头,姜心恋这才秀秀气气的点头,缓步上楼而去。

    站在裴昭的房间外,姜心恋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她不能否认,她有些紧张。

    不过更庆幸,裴昭当时受着伤,神志并不清醒,眼睛又看不到,他根本不知道是谁救了他。

    而莘柑那个蠢货,当时救了人却连个名字都不留……

    姜心恋不由得勾了勾唇角,这是连老天爷都在帮她。

    姜心恋推开门轻轻走进去:“裴少爷……”

    裴昭嗅到了淡淡的香水味儿,他半躺在床上,不由得眉宇微蹙:“你今日用香水了?”

    姜心恋 一怔,旋即脑子飞快转动,应道:“许是佣人给我衣柜里放了熏香的缘故……”

    裴昭缓缓的转过脸来:“你的声音……”

    姜心恋只觉得自己呼吸都似要凝滞,心跳如擂鼓一般响彻无比,莘柑声音怯怯柔柔的,她的声音却甜美清脆,以后,她该注意

    这一点了。

    “那一日是吓坏了吧才会声音都变了……”

    裴昭唇边泛起柔柔笑容:“也是,那一天你吓坏了。”

    那一日只是匆匆一瞥,可今日,却是这般近距离的看到他的脸。

    因着常年的卧病,他的肤色有些不健康的苍白,可眉目深邃,鼻梁高挺,脸颊线条立体深刻,俊美的让人不敢直视……这么多

    年,姜心恋也只见过他一个能与萧庭月这般的人物比肩。

    萧庭月她不敢觊觎,也知晓高攀不上,可裴昭,他们此时却有着这样的渊源……

    “你,过来一些……”

    裴昭忽然再度开口,姜心恋一怔,旋即却是脸色滚烫绯红一片,她咬了咬嘴唇,却还是缓步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方才站定。

    明明知道他根本看不到,可当他漆黑的瞳仁望向她的时候,她还是有些难以言说的坐立不安。

    “把你手臂给我。”

    裴昭这话一出口,姜心恋几乎僵住了,好一会儿,她才低低唤了一声:“裴少爷……”

    “袖子卷起来,手臂给我。”

    裴昭又重复了一遍,姜心恋心脏砰砰剧跳,却还是依言轻轻卷起了衣袖,露出了雪白细嫩的手臂。

    裴昭伸手,苍白修长的手指竟是精准的伸过来,握住了姜心恋的手腕。

    若不是知晓他真的看不到,姜心恋都要忍不住失声尖叫了。

    他的手指却缓缓向上移动,摩挲。

    姜心恋知晓他在找什么,可她短时间内也没办法伪造出疤痕,只是贴了一个创口贴。

    裴昭摸到创口贴,手指动作立时顿住,他似是十分小心翼翼的抚了抚那‘伤处’,姜心恋心慌意乱,脑子里飞快转着想着如何应对

    时,裴昭却忽然轻柔开口询问了一句:“还疼吗?”

    心脏上像是爬过了小小的电流,没有女人可以抵挡得住一个生成这般模样的男人的温柔关心。

    姜心恋又怎能例外?

    她垂眸怔怔看着他,他的手指还在轻柔的抚着她的手臂,微蹙的眉目里含着淡淡的怜惜,姜心恋忽然心口含酸轻轻咬住了牙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