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萧庭月,你在吃醋,你吃醋了!
    萧庭月微抬手,东子这才敢跳下车来帮星尔开了车门。

    她在冷风飞雪中走了近两个小时,身上早已冻透了,车内暖气开的很足,她坐上车就‘啊啾,啊啾’连着打了数个喷嚏。

    东子笑着递了纸巾给她,星尔接过道谢,鼻子尖撸的红通通的,眼眸却亮的摄人。

    车子稳稳向前行驶,星尔眸子亮闪闪扑过去抱住男人手臂,软语娇嗔:“萧庭月你今天怎么会来接我放学?”

    萧庭月淡淡睨了她一眼,却未曾将手臂抽出,“你想多了,我只是路过。”

    星尔小嘴瘪了瘪:“你少骗我,你只是路过,那干嘛看到我就跑?”

    “你怎么知道我看到你了?”

    “敢情你根本没看见我啊?”

    “姜四小姐在学校的日子好似过的还挺不错的。”

    萧庭月声音里带了一抹戏谑,星尔蓦地睁大眼,一双猫儿一样圆溜溜的眼瞳瞪大了紧盯着他,忽而笑的璀璨无比:“萧庭月!你

    在吃醋!你吃醋了!”

    “姜星尔,你太聒噪了!”

    萧庭月抽出手臂直接将她推到车座最尽头:“离我远点,凉的像是冻死鬼!”

    星尔根本不理会他的话,笑嘻嘻蹭过去,凉沁沁的小手甚至直接钻入他西装里隔着薄薄一层衬衫贴在他热腾腾小腹上暖着:“吃

    醋有什么嘛,之前你抱着别的女人,我也很吃醋啊,再说了,我和他不过是同学过而已,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你就不要生气

    了……”

    她不喜欢有话窝在心里,也不喜欢被人误会,误会别人。

    在她看来,林涵和她根本什么都没发生,也不可能有什么发生,自然不能成为她和萧庭月之间的一个钉子。

    “别的事我不管,你只要记住你现在的身份,记住什么事不能做就行了。”

    萧庭月声音依旧凉薄,可她冰凉小手贴在他小腹上,他却没有拿开的意思,星尔开心极了,小猫一样在他臂膀上蹭了蹭:“嗯,

    我都听你的,我乖乖的。”

    “姜星尔,这些话不只是说说算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乖乖的……”

    萧庭月却忽然将她从身上拉开,他肃目凝着她:“姜星尔,今日你随我回萧家见过长辈之后,有些事,有些规矩,就必须要立起

    来了。”

    “回萧家……见长辈?”

    星尔不由微微愕然睁大眼:“不是说好了……只是隐婚吗……”

    “隐婚是针对外界,我之所以和你隐婚,为的就是免却家中的一些烦扰。”

    萧庭月垂眸看她:“萧家很重规矩,你之前的陋习,一概不可以带去。”

    星尔眸色沉了沉:“你是让我像姜家那些小姐们一样,做一个所谓的名媛淑女吗?”

    萧庭月微微颔首:“那只是最基本的而已。”

    “萧庭月……我现在这样子,真的很丢你的人,很拿不出手吗?”

    萧庭月定定看她,许久后,他缓缓开口:“姜星尔,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儿,所以,你既然签了字,就该

    按照我的规矩走。”

    “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我……”

    星尔用力咬了一下嘴唇,没关系的,他喜欢的,她努力去做就可以了。

    就算他是一块石头,她也要把他焐热。

    “我努力去做到,我一定会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星尔攥了攥小拳头,给自己打气。

    “首先你该改的,就是你这一副没脸没皮的臭毛病。”

    星尔不由嘟了嘟嘴:“可我喜欢你,我喜欢亲近你,不行吗?这不是没脸没皮,这是喜欢你的表现……”

    “做不到?”

    “做得到做得到……”

    萧家晚宴准时六点钟开始。

    萧庭月先带星尔去买了衣服。

    香奈儿的连衣裙和雪白皮草,因着她不会穿高跟鞋,只选了五厘米鞋跟的鞋子。

    一头长发倒是没怎么打理,毕竟这般瞧着倒还是乖乖的样子。

    年纪尚小,也并不用怎么修饰妆容,只是淡淡化了底妆即可。

    星尔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那个全然陌生的少女。

    她的脸庞依旧是姜星尔的脸庞,五官依旧是姜星尔的五官,可那魂灵,却好似换了截然不同的一个。

    星尔抬起手,轻轻抚了抚身上光滑的皮草,这衣饰都很华美,可却不该穿在她的身上。

    她还是喜欢最简单的大衣牛仔裤和靴子,一头长发扎成马尾干脆利落。

    只是,这是他挑选的,大约是他喜欢的,那么她就乖乖穿上好了。

    男人为什么喜欢女人穿上高跟鞋?

    因为穿上了高跟鞋,无形中就束缚了她的身体,再不可以肆意的横冲直撞。

    男人喜欢女人乖顺与臣服,好满足他们征服的**。

    那么首先,就从身体上将女人捆绑。

    崴脚的鞋子穿在脚上,还怎样肆意的闯荡这个世界?

    只能乖乖成为美丽的花瓶,和男人带出去的所谓面子。

    星尔不喜欢高跟鞋,走路的时候,身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

    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像是被捆住了双翼的鸟儿,亦像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莬丝草。

    房间只有他们两人。

    星尔扶了墙壁,轻轻吁出一口气:“老公……我可以不穿高跟鞋吗?”

    “在上流社会,女人的穿衣打扮都是一种礼仪,姜星尔,你得学着适应。”

    萧庭月毫不留情的直接开口,星尔抿了抿嘴,“好,我听你的话。”

    “裙子搭配高跟鞋才更漂亮。”

    萧庭月似是瞧出了她自始至终都有些闷闷不乐。

    女孩子都喜欢打扮的漂漂亮亮,可姜星尔看着漂亮的自己却不开心。

    星尔抬眸看他,沉寂的眼瞳泛出亮色:“这样很漂亮吗?”

    他难得这般慷慨大方,竟是点了点头,赞了一句:“很漂亮。”

    她弯唇轻轻笑了笑:“那就好。”

    我不愿意成全这世上任何人的脸面,可是萧庭月,在你的身边,我却愿意成为你的锦上添花,成为你拿得出手的骄傲。

    萧庭月对她伸出手来:“放心,你既然是我的太太,那么,我就不会放任你出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