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这样炙热的爱意,谁都无法抗拒……
    飞雪卷来,落在她乌黑浓密长发上,林涵多想伸手帮她拂掉。

    “那我送你到校门口,好不好?”

    星尔想要拒绝,可是抬起脸,看到那年轻男孩眼底破碎的光芒,她终究还是心内叹了一声。

    何德何能,要林涵对她这般念念不忘。

    若他知晓她实则是什么样的人,他还会喜欢她吗?

    若他知晓她早已与别的男人有染,他还会将她放在心中无法释怀吗?

    “那……走吧。”

    她将书包背在身后,林涵与她比肩走下楼,她个子不再长了,就定格在之前记忆中的模样。

    可他却又长高了一些,林涵低头就看到她柔软发顶,她不说话时看起来乖巧极了,可一开口,一动怒,却又是另外模样。

    校园里铺满了薄薄一层雪,两个人的脚印在雪地上歪歪扭扭。

    林涵多想这一条路永远没有尽头,雪染白了他们的头发,他们就这样走到白头去。

    星尔不说话,林涵也不说话,就这样沉默走到了校门口。

    星尔的脚步却忽然顿住了。

    校门外停着一辆黑色宾利,车牌异常的熟悉,她似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抬手揉了揉,睁大了眼睛看去。

    渐渐的,她的眸子里有耀眼璀璨光芒溢出,欢喜的笑挂在唇角,却是再也抑制不住。

    林涵看着她的小脸蓦地生动起来,那样由衷的欢喜,他愿用一切去换她这样对他笑……

    “星尔……”

    林涵喃喃轻唤,星尔却已经不管不顾的向着那车子冲去。

    林涵立在原地,飞雪将他的身影逐渐笼罩,他的视线也变的模糊起来。

    他心爱的女孩儿,正欢喜无比的向着她喜欢的人奔去。

    可他只能站在这里,看着她离他越来越远。

    东子忍不住笑着回头看向车后排的萧庭月:“四小姐跑的可真快……”

    冬日里穿的稍微厚一些,雪白的大衣雪白的围巾,她就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

    萧庭月却忽然低低冷哼了一声:“开车!”

    东子一怔,“先生……”

    萧庭月长眉微扬:“怎么,你端谁的饭碗?”

    得,他再也不多话了。

    东子转过身去,发动引擎,车轮飞转,扬起飞雪,星尔怔怔定住脚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车子在自己面前发动,调转车

    头,然后……

    直接开走了?

    神经病啊!

    星尔气的重重跺脚,这人究竟是想干什么?千载难逢第一次来接她放学,却原来是玩她的?

    萧庭月却抬手扯了领带,只觉得腹内一片躁郁。

    不可否认,方才姜星尔和那个男生在雪中并肩走来的时候,倒真的赏心悦目的紧。

    只是,她大约是忘记了他们那一纸合约上都说了什么。

    一边儿歪缠着他勾引着他说喜欢他爱他,一边也不耽误在学校勾搭小鲜肉。

    姜星尔这两面三刀没羞没躁的本事,他也只能说自愧不如。

    亏得他还专程来接她,这样的事儿,以后也休想再有第二次了。

    “先生,咱们这是去哪儿?”

    东子一边开车一边询问,却迟迟未曾加速。

    后视镜里看着那一道小小身影,以为她还会像从前一样追着先生的车子跑,可今日,那道身影却站在那里没有动。

    萧庭月脸色沉沉:“先回宅子。”

    东子应声,车子渐渐加速向前驶去。

    星尔怏怏站在雪地里,眼睁睁看着车轮扬起迷茫飞雪,渐渐的,那黑色车子却已经看不到了,她不由得懊丧叹了一声。

    方才有多么欢喜,此刻就有多么失落,萧庭月难得来接她一次……

    “星尔……你要去哪里,不如我送你吧?”

    林涵的声音在星尔身后缓缓响起,星尔垂头站着,好一会儿才摇摇头:“不用了林涵,你走吧。”

    “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

    “星尔……”

    “我不值得你喜欢,林涵,就算你再来找我,我也不会再见你了。”

    星尔没有回头,抬步向前走去。

    这雪下的越来越大,渐渐模糊了路人的视线,林涵不知道他站了多久,久到这飞雪已经凝霜,久到他再也看不清她的身影。

    姜星尔,你知不知道,有时深夜醒来,我会忍不住的祈祷上天,让我重回我们初遇那一日,让我不要遇到你……

    雪将她的乌发染成一片霜白,鼻尖冻的早已通红麻木,双脚也好似没了知觉。

    星尔沿着长长的街一直向前走,身后的脚印浅浅淡淡蜿蜒漫长。

    口袋里手机叮叮咚咚的响,星尔戴着手套,手指也冻的僵硬,指尖哈了热气划开手机:“喂……”

    “姜星尔,你是预备把自己冻死在大街上,然后让我给你收尸善后?”

    “萧庭月……”

    星尔脚步怔怔停下,她捏着手机茫然四顾,那原本无光沉寂的眼瞳里忽地跃起火光灼灼。

    “萧庭月!”

    星尔直接扔了手机,像是扑火的飞蛾,向着那离她足有十米远的黑色车子飞奔而去。

    萧庭月坐在车中,东子握着方向盘一动不动坐着,姜星尔飞奔而来这一幕,就像是刻在了人的心头一样让人印象深刻。

    从十六岁懵懂的情窦初开,到十八岁一腔孤勇的数次告白。

    再到今后无数个寂寞的岁月,她都是这样的身姿,义无反顾的扑入先生的世界。

    若她能活一百岁,那么生命十分之一的时光都这般烈烈燃成了灰烬。

    他不知晓一个人该有着怎样的勇敢,才会撞的头破血流也不后退一步。

    他只知晓,纵然先生从不肯承认,可那么漫长的岁月里,他露出笑容最多的时候,却还是姜星尔在他身边的时候。

    那个小小的身影直接扑到了后车窗上,萧庭月看到她冻的红肿的双手在玻璃上划下纤细的痕迹,然后是她璀璨的笑脸,渐渐的

    清晰,放大。

    她欢快的跳着蹦着,像是满足的不得了的小孩子,萧庭月捏着手机的手缓缓落下。

    东子在后视镜里看到先生那一双幽深的眼瞳里,有着淡淡的,不易让人觉察到的一抹柔色,他虽坐着不动,唇角微微绷出疏离

    冷漠的姿态,可眼神却骗不了人。

    东子听到他的心底发出微微的轻叹。

    这样年轻的女孩儿,这样炙热的爱意,又有谁能抗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