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星尔,有一个很帅的男生来在找你……
    裴昭随同裴老爷子在寺庙祈福的时候,被人推下了后山摔断了腿,不知是遇到了哪个年轻女孩儿,通知了寺庙的师傅救了裴昭

    一命不说,据说那女孩儿身上的血还成了救裴昭性命的良药。

    所以裴家才会这样大费周章的寻找那个女孩儿下落。

    姜心恋闻言,一颗心不由跳动的飞快。

    姜家在蓉城多年,裴家虽然在京城里煊赫,但在蓉城,姜家可算是地头蛇之一,她一定会赶在裴家前面寻到人……

    她也一定,要裴家记下她的这一份人情。

    救了裴家的长房长孙,这份功劳绝对不小,从此以后有裴家撑腰,她姜心恋的将来,必定是锦绣一片。

    ……

    十一月末,蓉城下了第一场雪。

    萧家的浣月新居。

    萧老爷子和萧南山,俱是一脸震怒。

    萧庭月却唇角微挑,镜片后深邃眼瞳溢出淡淡讥诮笑意。

    他们不是想要操控他的婚事吗,几年前如此,几年后还要如此。

    可他萧庭月早不是当年的青涩冲动少年。

    “庭月,你打小就有主见,爷爷知道,当初你和白家那丫头的事儿,家里人让你伤了心,可你也该知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我

    们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所以摆布我的婚事,控制我的人生,一辈子要我做一个为家族服务的提线木偶?”

    “身在我们这样的门庭,本就有很多的身不由己,你既然享受了家族的荣光,就该知道有些东西必定要牺牲。”

    “所以我这么多年不依靠萧家,自己努力挣出一条路来,就是为了让你们不再有理由束缚我。”

    “你果真对姜家那小姑娘动了真格了。”

    “如果爷爷和父亲把这些当作我一时兴起的玩闹,那它就是一场玩闹,如果您二位非要为此大动干戈,那我也不介意真的把这段

    婚姻坐实。”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萧家未来继承人,你的婚事怎么能这般荒唐!”

    “三年,萧家别再干涉我的任何私事,那么三年之后,这婚事自然就作废,若这三年之内,还有人想别有用心插手我的任何事,

    我会立刻对外界公开我已成婚的事实,爷爷,我想您老人家也不希望萧家未来的当家太太,当真是个这样不守规矩的黄毛丫头

    吧!”

    萧老爷子面容紧绷,萧南山不停叹气摇头,他生性平庸,这长子却能力出众,他早已管束不得他了。

    “既然事已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庭月,只希望你记住今日的话,这婚事不过是见不得光的你的一时玩闹而已,不得对外界公

    开,我们萧家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媳妇,但,就算如此,那姜家的四小姐也不能由着性子来,这样吧,你带那丫头回来萧家一趟

    ,有些话我需要嘱咐她。”

    萧庭月本要直接拒绝,可想到星尔这跳脱性子,当真需要一番敲打,若非如此,她还不知要生出多少事端。

    见他应下,萧老爷子这才松缓了面容:“那就这样定下了,明天周六,你带姜家那丫头回来吃晚饭。”

    萧庭月应下,起身:“没有其他事我先回公司了。”

    萧老爷子点头,萧南山想要说什么,却终究还是欲言又止的摇了摇头。

    萧太太却自始至终没有下楼来。

    萧庭月愿意和一个这样的野丫头隐婚,那就是因为上次顾向晚的事儿惹恼了他,他是公然直接打她的脸呢。

    看吧,他愿意娶一个这样的女人,都不愿意娶她推过来的名媛淑女。

    她这个萧太太,还有什么脸继续待在萧家?

    当夜萧太太就要坐车回b城娘家去,萧南山对这个妻子实则还是有些情意的,闻讯自然是百般安抚,又私底下将自己名下股份

    给了次子萧庭安一成,萧太太这才没有再闹下去。

    萧南山夫妻之间这些风起云涌,萧老爷子自然立时就知晓了,只他并未理会。

    萧南山风流倜傥,却不通庶务,萧家将来要倚仗萧庭月才能走的更远,萧太太和她的一子一女只要不给长孙添麻烦,萧老爷子

    当然也乐意让自己的孙子孙女一世荣华富贵下去。

    但若是萧太太存了别样的心思,那他这个老头子,也是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星尔周六上午放学,有一天半的周末休息时间。

    她收拾好书包预备离开时,班里同学却喊了她:“星尔,外面有个超帅的男生找你……”

    星尔闻言一抬头,却正看到了教室门外安然站着的林涵。

    蓉城下了第一场雪,他穿英伦风的灰色大衣,同色系的格子围巾,乌发上落了一层薄雪,看到她看过来,他的唇角漾出淡淡温

    柔的笑意,似这漫天飞雪都要消融。

    班里的女生都在低低的议论,星尔却在片刻的怔愣之后,恢复了如常神色。

    她拎了书包站起身,走到教室外,林涵脸上笑意更深:“星尔……”

    “林学长,你找我?”

    她眉眼漆黑,却安谧沉静,脸上带了笑意,却是生疏的客气礼貌。

    林涵站在冰天雪地之中等她许久,一腔热血好似就要沸腾,丝毫不觉寒冷。

    可此刻她就站在他的面前,这般疏离对他微笑,他那一腔热血却好似渐渐结冻成冰。

    “星尔……我只是很久没见你,想来看看你。”

    数月未见,已经在念大学的林涵,好似褪去了昔日的那些青涩,时光和阅历,给他增添了更多的温润如玉气质。

    他很好很好,却不是她喜欢的那一个。

    造化有时候,就是爱这样的戏弄人。

    “林学长,我现在复读高三,功课很紧张……”

    她没有将话说直接,可这弦外之音,却再清楚不过。

    不过十一月中的天气,还未到数九寒冬的季节,可为什么他却觉得这般冷。

    他也曾以为,与她分开之后,他有了新的生活,他将不再惦念着她,可时间越久,她的影像却越清晰。

    怎样都忘不掉,怎样都,无法磨灭。

    所以他终于还是鼓足勇气来找她了。

    “星尔,我不会打扰你……”

    “林学长,我现在要回去了,我还有好多套卷子要回去做,你看……”

    星尔微微蹙了蹙秀气的眉毛,林涵看到她似有些不耐的跺了跺脚,到嘴边的话,一点一点的咽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