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饮血
    莘柑有些狐疑,却还是乖乖的把衣袖卷了起来,雪白的藕臂纤细而又线条流畅诱人,伸出去在男人的面前,那异香就越发的浓

    烈袭来。

    裴昭体内的困兽仿似在一点一点的苏醒,他伸手,粗砺的指腹在女孩儿光滑的皮肉上轻轻摩挲而过,而下一瞬……

    莘柑忽然惨叫了一声,旋即却是哭着挣扎了起来……

    那个男人,他竟然低了头将她的手臂狠狠咬破,大口大口的吮着她破裂血管里流淌的温热鲜血……

    他……难道不是人,而是什么妖怪,吸血鬼?

    莘柑极度的恐惧之下整个人颤栗的不成样子,想要跑,可双腿却软的面条一样,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温热的鲜血涌入喉管,又缓缓的淌入肚腹,裴昭这一生都不曾有过这般舒畅的一刻,那总是折磨着的他的狂躁,像是被这温热

    甘甜的鲜血给抚平了一般,渐渐安静,蛰伏。

    “别怕……”裴昭松开口,莘柑呜咽着飞快的把手臂收回来,他咬破的地方留下几个血洞,疼的钻心,莘柑看着那伤口,眼泪忍

    不住又落了下来……

    “告诉我你的名字,你是不是蓉城的人?”

    裴昭想要伸手摸一摸他咬伤的那一处,莘柑却抬手把他的手掌拍到了一边:“我现在要走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打急救电

    话!”

    “别走……”裴昭伸手想要拉住她,莘柑却气恼的低头,也狠狠在他臂上咬了一口。

    她是个十分心软善良的女孩儿,这一口带着怒火,却也只是稍稍咬破了一层皮,裴昭吃疼拧眉,嘴角却带出笑来:“你要是还生

    气,就再咬我一口……”

    莘柑很想转身就走再也不管他的死活,可在看到那断裂的小腿处露出的森森白骨,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忍心:“你再耽搁下去会死

    的……”

    “不能打急救电话,你去庙里,随便找一个小师傅……”

    若是打了急救电话,可能救护车刚到山脚下,那些人就知晓了。

    他这最后一线生机,也只能维系在这些身在三界外的和尚们身上了。

    莘柑定定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他方才还苍白无比的一张俩,此刻却好似有了隐隐的血色。

    莘柑想到他喝了自己那么多的血,又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那你等着吧。”

    星尔与莘柑离开的时候,已经近黄昏。

    寺庙里好像出了什么事,僧侣们都慌慌张张的,还有医生和救护车停在了山门外,无数保镖模样的黑衣男人,几乎将寺庙重重

    围了起来。

    莘柑心知那个人大约是得救了,她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胳膊上的伤口还有些疼。

    方才找寺庙里的师傅借了一点药粉涂上去,现下伤处已经不再滚烫红肿了。

    回去后还是要去打疫苗的好,那个人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传染病。

    莘柑本来想把这事儿给星尔说一说,可看看山下的阵势,想必那个人来头也不小,星尔这样火爆的脾气,若是知道了肯定要为

    她讨公道,她可不想再让星尔因为她的缘故惹上麻烦,因此就没有提起后山遇到的那个人,还有那离奇的让人不敢置信的一段

    风波。

    翌日,裴家在蓉城的别苑。

    裴老爷子像是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

    裴太太哭的眼睛都肿了,裴家其他几房的人也个个面上带着关切的担忧。

    “昭儿跌到山下摔断了腿,这绝不是一场意外。”

    裴老爷子终是开口,虽然苍老却依旧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瞳扫向堂下众人:“我虽然老了,可还没有老糊涂,这一次的事,我不会

    再轻易放过,是谁做的,是谁存了让长房绝后的心思,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明白,我今日把话放在这里,就算某一日昭儿有什么

    三长两短,裴家的家业我会尽数以昭儿的名义捐出去……”

    “爸爸……”

    裴太太红肿的眼眸中浮出浓浓的哀戚和感激,而裴家其他几房众人,闻言脸上神色却是五彩缤纷的精彩。

    “我主意已定,昭儿这些年受了这么多的苦,如今还要被亲人暗害,这一切不过是财帛动人心的缘故,既如此,那就把裴家的家

    业散出去好了。”

    “爸爸……您不止昭儿一个孙子,您还有其他的儿孙,小七小八他们还这么小,您就不心疼心疼他们?”

    裴家二房三房的众人小心翼翼的抗议起来。

    “我是大半个身子都入黄土的人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如果挣下万贯家业却害的手足相残的话,那还不如过清贫平淡的生活。”

    “爸爸……您这也太偏心了……”

    “怎么,这家业是我挣下来的,我还没有做主的权利了?”

    裴老爷子动了大怒,众人不敢再多言,裴太太强忍了泪意:“爸爸,昭儿有您疼惜,已经是我们母子天大的福分了,怎好为了昭

    儿,让大家跟着受累……”

    “那就把推昭儿下山的凶徒给我交出来!”

    裴老爷子重重捣了捣龙头拐杖,堂下一片死寂,却无人再敢应声。

    “老爷子,老爷子不好了,大少爷又晕过去了……”

    “昭儿,我的昭儿啊……”

    “医生怎么说……”

    “大少爷体内……不知怎的多了一股抗体,与他血液中的病灶正好相克,只是那抗体太微弱,大少爷方才会体力不支昏迷过去…

    …”

    “如果弄清楚这抗体来源,昭儿的病是不是就有救了?”

    “很有希望。”

    裴老爷子心头浮翩万千,此一行来蓉城,难不成竟真的如济源大师所说的那样,会化险为夷?

    裴昭一直到深夜方才清醒过来。

    而第二日,裴家就开始兴师动众全城寻找那一日曾到过寺庙后山的年轻女孩儿——救了裴昭的小和尚说,是一位很年轻的女施

    主报的信,他若是见了人自然能认出来。

    这消息也传到了姜家耳中。

    姜太太闻听后不过哂然一笑,一个将死的病痨鬼,再怎样白费心思也不过是枉然。

    姜心恋却不这般想。

    上次她和姜家的行事,很显然得罪了裴家,裴家来蓉城这些日子,都不曾来姜家做客,可见裴老爷子是恼了姜家的。

    她虽然不愿意嫁给裴昭,可却不想失去裴家这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做靠山。

    如果她能帮裴家找到这个人,那么裴家自然要念着她这一份人情。

    姜心恋打定主意,就留了心眼,着人暗地里去打听前几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钱能使鬼推磨,裴家下人里自然也有那种贪钱的小人。

    姜心恋很快得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