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一生缘起
    男人可真是现实,因为她来着大姨妈,他连他的家都不许她住,连夜就把她送回了公寓,而且,送她回来时,他连车子都没下

    !

    萧庭月看着星尔公寓的灯亮起来,他这才调转车头离开。

    没有回自己的宅子,也没有去公司,更不可能回去萧家的老宅。

    萧庭月将车开到了江边。

    白芷曾经很喜欢的那一家江边的小酒馆,红灯笼在初秋夜里的微风中轻轻摇晃着。

    梅子酒的味道馥郁而又甘甜醉人。

    是谁曾在这样的夜晚里靠在他肩上微醺对他说……

    庭月……

    江心月是天上月,眼前人……

    “眼前人是心上人……”萧庭月低低无声的呢喃了一声。

    江水奔流,江风呜咽,那月光就静静看着世人,千百年来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到最后,都不过是这一地冰凉的月光而已。

    ……

    高三第一次期中考,精英云集的一中,近三年第一次迎来了一位女生第一名。

    当姜星尔从教导主任手中接过奖状和奖品时,她第一次,在所有人前,露出了璀璨夺目的笑容。

    “姜同学,对于未来,你有什么规划和目标吗?”

    话筒递到她的面前,姜星尔脸上的笑容渐渐敛住,她眼前似浮现一张模糊却又美丽的年轻脸容,记忆的最深处,也仿佛有温柔

    女子轻轻唤着她的名字,星尔,我的小星星……

    “我想将来去宾夕法尼亚大学念书,就像,我早逝的母亲盛若兰小姐一样……”

    姜家。

    姜慕生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桌案上,“混帐东西!”

    像她的母亲一样……也去做一个不要脸的贱人,也爬到那些野男人的床上去吗!

    姜慕生真想将她从主席台上拽下来。

    女人就不该去念那么多的书,以为自己有了一肚子的学问,就心高气傲的不得了,连丈夫一时的错误都不肯原谅!

    女人就该安分守己温顺的留在家中生儿育女,对丈夫的话言听计从,才能得一个善终!

    看看秦冉,从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小门小户的女孩儿,变成如今这般的锦衣玉食,养尊处优,而那心高气傲的盛若兰呢!

    早就死了骨头渣滓都沤烂了。

    她倒是好,还想学着盛若兰的样子,嗬!

    她若是当真以为抱上了萧庭月的大腿就能为所欲为,那她的如意算盘可真是打错了。

    这些日子,他让人盯着姜星尔所住的公寓,萧庭月这么久以来,也只去了一次。

    而且他也让人去查了,萧庭月和她连登记都不曾。

    姜慕生得知这些之后,心里不免又有了主意。

    若是姜星尔当真嫁给了萧庭月,他也就咽下过去的这些气,低了头好好的巴结她。

    可若是这一切不过是个幌子,他一个做父亲的,难道还要在自己女儿面前低声下气?

    当年没能拿捏住盛若兰,这一口气一直到今日还咽不下,如今,难道还要眼睁睁看着姜星尔骑到他的头上去?

    姜慕生缓缓喝了一杯半冷的清茶,如今,他还有些捉摸不透萧庭月待姜星尔的态度,他还是该耐着性子,再等一等。

    ……

    周末,星尔约了莘柑一起去蓉城郊外的寺庙祈福。

    因着盛若兰的忌日快到了,星尔往年在姜家没有自由,只能心里祝祷一番,上一炷清香作罢。

    可是今年她搬出来住,就有了很大的自由。

    她想在寺庙里给盛若兰点一盏长明灯,然后念上半日的往生经。

    还有,那个未能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的小弟弟,星尔也想给他念一段经文,让他好早日的托生投胎一个好人家。

    莘柑也上了一炷香后,就悄然退出了殿外。

    星尔给她说了要念一下午的经,她就想去后山走一走。

    秋日的阳光暖融融的,照的人身上热烘烘的舒服极了。

    莘柑走到后山,身上就出了一层的薄汗,山风吹来,只让人无比的惬意,莘柑抬手擦了擦额上的细汗,忽然就听到了身后树丛

    里传来了几声低低的呻吟。

    她素来都是个极其善良的女孩儿,当下毫不犹豫的就往那几株枝繁叶茂的大树后走去。

    拨开青翠枝叶,莘柑看到树下躺着血肉模糊的一个人。

    走近了方能看清楚,那是一个面容病态苍白,却十分秀美无双的年轻男子。

    他不知怎么的从山上滚落下来,摔断了一条腿,此时正在痛苦的呻吟不停。

    “你……没事儿吧?别怕,我现在就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

    “别……不许打电话……”

    那瘦削秀美的男人,声音虽然虚弱,可手上力道却极大,他一把攥住了莘柑扶在他手臂上的那只手,沙哑开口。

    “可是你伤的很严重……再耽搁下去,你的腿就保不住了……”

    他的小腿摔断了,骨头都戳破了皮肉露在外面,鲜血流了很大一滩,再这样下去,他铁定会失血过多休克的。

    “不许……打电话!”

    男人更紧的扼住莘柑的手腕,他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道,莘柑疼的微微蹙眉,“好……我可以先不帮你打电话,但是你的伤要先

    止血……”

    怎么办,她一丁点的急救常识都不会,她身上又没有带急救包,莘柑急的咬紧嘴唇,这个人流了太多的血,他会死的……

    “你……真的想帮我?”

    裴昭缓缓抬起脸,他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他只能听到这个女孩儿的声音,她的声音十分柔软,带着怯怯的味道,她该是个胆

    小的女孩儿。

    可这个胆小的女孩儿,却敢面对一个浑身都是血的陌生男人,想着怎么救她。

    莘柑用力的点头:“你的伤真的不能再耽搁了……”

    山风袭来,将她身上清甜的香气吹到他的鼻端,因着眼睛看不到,其他感官就越发的敏锐,裴昭清晰的捕捉到那甜香后的一缕

    天然异香,而那异香,像是忽然就把他体内的躁动给平复了下来。

    “把你的衣袖卷起来,手臂递给我。”

    裴昭的声音嘶哑粗嘎,失血造成的严重脱水,让他的嘴唇苍白而又干裂,几乎裂出了数道血口子。

    他忽然发了病,狂躁病发的混乱时候,身边跟着的两个佣人一个急急的回去求救寻人,而另一个,已经跑的无影无踪。

    他被人推下山谷,幸而有这几棵树阻拦,他才没有摔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