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会没有那方面的需求?
    他的性子,她怎么会不知晓,看起来一派温和,实则却最是让人心悸,他不喜的事,他说过的话,她确实,疏忽了,忘记了…

    …

    “你姐姐已经出嫁,与我再无任何关系,你数次在我面前提起她,用意是什么?”

    白若死死咬了嘴唇,心脏剧跳,却说不出一个应对的字来。

    “白若,我和白家,和你的关系,不过尔尔,我与你姐姐,数年前就已经分手了,分手之后,我们再无瓜葛往来,所有情分断的

    干干净净,白家因着这过去,从我这里讨了不知多少好处,白二小姐你也是如此。”

    “四哥,我没有这些想法,我也并非想从你身上谋利,我只是……我只是喜欢你……”

    “白若,你知不知道,没有我的允许,你连喜欢都是错的。”

    “那么姜星尔呢,为什么她可以!”

    十六岁的姜星尔,明目张胆的喜欢着萧庭月,蓉城睡不知晓,谁不是当笑话看?

    “白若,我做什么,我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轮得到你管吗?”

    “四哥……我哪里不如她,我哪里比不得她,为什么她可以,我就不行!”

    白若扑过去,抱了他的手臂哀求,萧庭月抬手将她推开:“白家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我以后不会再管,之前答应你,帮你找一

    个好男人,我依然会尽力去做,白若,你好自为之。”

    “四哥……”

    萧庭月却已经越过她,直接走出了病房。

    白若像是被人抽走了全身的脊骨,她软软靠着墙瘫坐在地上,却是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萧庭月下楼来,还未走到车边,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肖城,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找萧庭月!”

    “姜小姐……真的不行,先生若是知道我放您上去,一定会生气的……”

    “你不放我上去,我也会生气的!”

    肖城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炸了毛的小猫一样,他可真是‘害怕’的不得了。

    “是吗,姜四小姐怎么生气的,不如先让我瞧一瞧!”

    萧庭月的声音猝然响起,星尔吓了一跳,刚才还嚣张的不行的小东西立刻偃旗息鼓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萧庭月看了肖城一眼,言下之意很明显,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肖城苦着脸:“先生,您也知道四小姐伶牙俐齿的,我说也说不过她……没一会儿就被她套出话来了……”

    “我看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萧庭月一脚虚踹出去,“还不滚?”

    肖城巴不得赶紧逃的远远的,闻言自然是溜之大吉。

    星尔瞧着肖城开车走了,就凑过去轻轻拽他衣袖,直白询问:“萧庭月,你跟谁在一起啊今晚?”

    “怎么?姜四小姐连这都要管?”

    星尔瘪瘪小嘴:“你就一点面子也不给我呀。”

    “姜四小姐都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了,我还要顾及姜四小姐的面子?”

    “我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我就是好奇嘛……”

    “是上次你抱着那个女人吗?”

    星尔踮起脚,往他身后看去,并无人跟出来,她心里好受了一点,却还是酸溜溜道:“长的还挺不赖的。”

    “姜四小姐自恃美貌,还有您觉得不赖的啊?”

    “萧庭月……”星尔抬眸瞪他,见他唇间挂了一丝淡淡笑意,她心内又是甜蜜又是懊恼,扑过去直接挂在了他身上:“你就是爱欺

    负我!当心哪一天我真的恼了,再也不理你了……”

    “那我可真是烧了高香了……”

    “你还说……”

    星尔仰起脸,直接亲在了他唇上,不许他再说。

    萧庭月双手稳稳托住她的身子,她好像很喜欢这样,扑到他身边去跳起来挂在他身上,双腿夹在他后腰处,夹的紧紧的,像是

    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子。

    她吻了他一下,刚一分开,就又仰脸吻了上去,舌尖撬开他的牙关,与他的勾缠,她小嘴里甜丝丝的味道席卷而来,萧庭月没

    有推开她,却开始逐渐反客为主。

    他们就这样一路吻到了车子上,白若静静的站在大厅的柱子后面,她像是连呼吸的本能都失去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姜星尔扑到四哥的怀中,不知廉耻的挂在四哥的身上。

    她眼睁睁的看着姜星尔抬起脸去吻四哥,毫无矜持的一遍一遍吻下去。

    她原本以为四哥这样的性子,会毫不耐烦的将她拎开丢到一边去,她原本也以为,四哥绝不会在外面这样和女人拥抱亲吻。

    可她看到的却是,四哥抱着那个姜星尔,就这样纵容的抱着她,一路上了车子。

    他们一路都在亲吻。

    白若嫉妒的牙齿都在打颤。

    如果不要脸和恬不知耻换来的却是可以和四哥这般亲密接触,那么她这些年何必苦苦的保持着优雅的淑女姿态?

    如果她能不要脸一些,主动一些,那么在四哥的身上留下这些吻痕的,定然早就是她了!

    那姜星尔,除却年龄小一些,她还有什么优点?

    那张脸生的漂亮又怎样?

    姐姐也并非是大美人,可四哥却依旧爱的疯狂,四哥若当真是被美色吸引的人,他又怎会私生活如此的干净?

    是她的错,是她的想法错了。

    四哥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会没有那方面的需求?

    如果她能早一些想到这些,就不会被姜星尔这贱人给捷足先登了!

    白若不知自己站了多久,久到萧庭月的车子早已离开无踪,她方才失魂落魄的回了病房。

    白若摸出手机,内心挣扎了许久,却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

    “陆远……你上次说的那种药,你那里还有吗?”

    “那你想办法再给我找一些好吗,我过几日去你那里拿……”

    “陆远……你别劝我了,我现在真的后悔了,我也想明白了,我,我不能再这样漫无目的的等下去了……”

    白若挂了电话,她怔然的望着窗外的漫天星辉,泪却又无声的淌了下来。

    四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对我有多么的不公平……

    ……

    星尔揉着被他亲的又红又肿的小嘴,懒懒的回了卧室,趴在了自己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