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他要是敢睡外面的女人……
    白若不能想,想一想那场景,想一想萧庭月怎么吻着那个女人,怎么将她压在身下欢好,她整颗心里就像是烧着燎原的一把火

    。

    如果四哥只是需要一个女人来泄欲,那为什么不可以是她白若?

    “我让肖城送你回家去。”

    “四哥……你当真,当真就这样心狠吗?”

    白若无力的握住他的手臂,她柔弱的哀求,可萧庭月胸腔里的那一颗心,却是死一样的一片寂静。

    她不是她,终究不是她。

    忽而响起的手机铃声,将这寂静打破。

    白若低头拭了拭眼泪,失神的放下了手。

    萧庭月翻出手机,手机屏幕上跳动着姜星尔的名字。

    他眉宇又微蹙了起来,原本不想接的,可不知想到了什么,萧庭月滑动手指,按了接听。

    星尔一手抓着赵妈做的秘制鸡腿,一手抓着手机,听到接通的声音她就欢快的冲着赵妈‘耶’了一声。

    赵妈也忍俊不禁。

    她这个老婆子请不回来,太太一出马,必定万事大吉。

    “萧庭月……求你了快回来吃饭吧,赵妈做的菜,浪费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女孩子娇憨清脆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画面感十足,萧庭月仿佛已经看到她睁大眼睛一脸‘拜托拜托’的神情盯着他的样子了。

    “你不是像猪一样能吃么,那你一个人吃完好了。”

    萧庭月话音刚落,白若却已经惊呆了一般睁大了眼睛。

    四哥……他也会用这样轻松调侃的语调和人说话吗?

    打来电话的人,是不是就是在他脖子上留下吻痕的人?

    白若的手指蓦地攥紧,指甲掐入皮肉之中,丝丝缕缕的疼侵袭而来,可却压不住心头的苦涩。

    “萧庭月……你见过我这么好看的猪吗?!”星尔狠狠咬了一大口鸡腿,含混不清的抗议。

    “不过我还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能吃的猪。”

    萧庭月抬步走到窗边,点了一支烟,星火在他指间明灭,白若怔怔看着他的背影,心思却再也无法平静。

    他已经把姐姐也忘了吗?

    当初怎样爱的天崩地裂海誓山盟,如今也被新的颜色迷了眼睛了吗?

    四哥……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看不到我的存在?

    我不会像姐姐那样骄傲,我也不会那样的固执,我不求名份,什么都可以不要,就一辈子藏身在地下见不得光,我也是知足的

    。

    四哥,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要我?

    “可是赵妈做的菜真的是人间美味好不好?我吃了赵妈的菜我连仙女都不想做了……”

    “你还真是脸皮厚的像猪皮一样……”

    “你一天不讽刺我你就不开心吗萧庭月!”

    “你到底还回来吗今晚……”

    “回来怎样,不回来怎样?”

    “你要是不回来,我今晚就和赵妈睡了……”

    萧庭月:“……”

    赵妈喜的合不拢嘴,太太真是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她都能想到她家小少爷此刻是什么脸色了。

    “慢慢儿吃,别噎死你了姜星尔!”

    “四哥!”

    萧庭月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却是让白若彻底的失控了。

    她一声尖叫出口,星尔却已经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句女声。

    “萧庭月你竟然敢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约会你现在在哪我要去捉奸……”

    萧庭月被她吵的耳朵疼,直接挂了电话。

    星尔握着鸡腿,怔怔的看着直接挂断的手机。

    萧庭月,现在和一个女人的在一起,而且,那个女人还十分亲热的喊他四哥……

    星尔有些费力的把嘴里的鸡肉咽了下去,她抬起一双漂亮大眼看向赵妈,“赵妈,萧庭月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吗?”

    赵妈笑着摇头:“怎么会,我们小少爷可是萧家的长子长孙。”

    那为什么那个女人叫他四哥……

    她根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被人叫做四哥……

    她也从没听过别人这样叫他……

    他的秘密,他的私生活,他的一切,她全都一无所知……

    可那个女人却知道。

    星尔瞬间觉得这鸡腿难以下咽,她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整个人都垮了下来,无力的靠坐在沙发上,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小姐……您怎么忽然不高兴了?是先生说什么让你不开心了吗?”

    “赵妈,你说……萧庭月会喜欢我吗?”

    赵妈笑的慈祥无比:“怎么会不喜欢小姐呢,您啊,长的这么漂亮,又这样聪明可爱,赵妈都喜欢的不得了……”

    星尔趴在沙发上,盯着被自己咬的面目全非的鸡腿:“可是我怎么觉得他好像一直都很讨厌我的样子……”

    “别胡思乱想了,赵妈给您盛汤去,先生要是不喜欢你,刀架脖子上也不会让您做他的太太啊!”

    赵妈这一句话,却让星尔忽地活了过来,是啊,萧庭月这样的男人还缺女人吗?

    比她条件好,家世好的女人又不是没有,他要真是那么讨厌她,又怎么会选择让她来做挡箭牌?

    星尔不由得扛了扛胸脯,就是,叫四哥叫的再亲热又怎样!

    她才是萧庭月关键时刻最需要的女人!

    可是……

    他不会因为她大姨妈来了欲求不满就出去睡别的女人吧?

    星尔气恼的把鸡腿丢到垃圾桶里,随便扯了纸巾擦干净手,不行,她绝不能纵容自己的老公被外面的妖艳贱货给蒙蔽了双眼!

    再说了,萧庭月要是真敢睡外面的女人,她就,她就……

    她就一辈子都不给他碰了!

    她姜星尔,可也是有底线有尊严的新时代女性!

    “四哥……”

    白若浑身都在颤栗,她是曾想过这个可能,可却怎么都未曾想到,四哥他会和姜星尔这般亲密。

    那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粗鄙无知又愚蠢可笑的姜四小姐,怎么就入了四哥的眼?

    “你怎么会,怎么会和姜星尔那样的人……”

    萧庭月掐了烟转过身来,灯光下他的眼瞳蒙着淡淡的一层疏离和消不散的寒意。

    白若不由得一阵心颤:“四哥……”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置喙。”

    “可是四哥……你难道已经把姐姐忘了吗……”

    “白若。”

    萧庭月轻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白若却陡地一个激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