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他昨夜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又是谁让他这样疯狂?
    白若的双臂一点点的缠上去,自后轻轻搂住了萧庭月的腰:“四哥,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我知道我不配嫁进萧家,我也不敢

    肖想萧家太太的位子,我只要四哥对外人说一句,说我是四哥的人……”

    缠在他腰上细白的手指,忽然被用力的一根一根的掰开,白若还在淌着泪的眼瞳倏然睁大,她扬起脸,绝望的望着那个面色如

    霜的男人,怔怔轻喃:“四哥……”

    “关于你要嫁人这件事,我会给你父亲那边打一个招呼。”

    白若不由喜极而泣,“四哥,我就知晓四哥最是良善,绝不会看着我跳入火坑去……”

    “我也会帮你找一个好人家嫁过去,白若,这是我看在我和你姐姐曾经的情分上,我会为你做的,而至于其他的,你还是不要再

    心生妄念。”

    萧庭月将她的手用力推开,转身走入电梯。

    白若还想追上去,肖城却拦住了她:“白二小姐还是好自为之吧,若惹怒了先生,对您也不是什么好事。”

    白若怔怔站住,眼睁睁看着萧庭月走入电梯,她忽然推开肖城的手踉跄几步扑到快要合拢的电梯门处:“四哥……”

    电梯门差点夹到她的身子,萧庭月适时的按了开门键,白若方才未曾受伤。

    可她这一举动,却明显激怒了萧庭月,他静默立在那里,眉宇之间满布沉沉的郁色:“白若,如果还执迷不悟的话……”

    “四哥……”白若的目光却忽然定住了,定在了他敞开了两粒扣子的衣襟处。

    蜜色的肌肤上,清晰触目的两处红痕是什么,她很清楚。

    她整个人都颤栗起来,脸色渐渐的一片雪白,心脏锐利的刺痛一阵一阵袭来,要她根本站立不住。

    萧庭月身上的吻痕,是谁,是谁留下的?

    这么多年,他身边根本没有任何女人,她一清二楚,他的私生活干净的如一张白纸,她比肖城还要清楚!

    可是如今他身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

    他和哪个女人上床了?

    整个蓉城,除了她白若,还有谁可以这样轻易的接近他,靠近他?

    难道……

    姜星尔……

    是那个乡巴佬?粗鲁野蛮无礼的村姑姜星尔?

    不可能,怎么可能……

    四哥这样洁身自好的人,怎么会去碰那个粗鄙的村姑?

    白若觉得心脏疼的厉害,她曾无数次恨过,为什么要她生下来就有这样的疾病,可却又无数次的庆幸。

    她和姐姐有着一样的病。

    “白若……是不是心脏疼?”

    萧庭月迈出电梯,他的手温柔的扶住她的肩膀,他的眉眼里,涌出了她熟悉的关切和怜惜。

    白若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她娇弱无力的靠在萧庭月肩头;“庭月……”

    刻意压低了一些的声线,学着姐姐唤他名字时的声调,果不其然,萧庭月紧蹙的眉心渐渐染了柔色,他将她打横抱起,疾声吩

    咐肖城:“去医院,快!”

    白若将脸轻轻贴在萧庭月的胸口,心脏里的锐痛她都要感觉不到,她只想永远在他怀中,一辈子被他这样心疼的呵护着。

    就像是姐姐当年那样……

    姐姐得不到的,姐姐失去的,如果她可以重新拥有,该有多好。

    输液的时候,白若自始至终都紧紧攥着萧庭月的手不肯放开。

    她迷迷糊糊间轻喃着萧庭月的名字,而那描摹的纤细婉转的眉微微蹙着,要她此时看起来更像是她的姐姐。

    暮色沉沉,萧庭月坐在白若的病床前,他其实早已变的冷静理智下来。

    这是白若,只是白芷的妹妹,他分的很清楚。

    对白若的这一丁点怜惜,也不过是源自她身上和白芷一模一样的病痛而已。

    可在这总是让人无形就伤感的暮色里,晦暗的光线模糊了白若的容颜,他像是载浮载沉在梦境和现实里。

    无力挣开,也放任着自己,不曾去挣开。

    手机震动了数次,涌入了几条简讯。

    是姜星尔发来的。

    老公……你现在还在忙吗?我今天晚上不想自己煮面吃,可不可以去你那里蹭赵妈的酱排骨?

    老公……嘴巴还是好酸,好疼。

    你怎么不回复我啊,你要是再不回复,我就自个儿去找赵妈蹭饭了啊?

    电话此时却又响起来,是他的宅子里的固话打来的。

    赵妈的大嗓门响起来,却不让人厌烦,反而是丝丝缕缕的暖,纠缠在了心肺之间。

    “小少爷啊,姜小姐方才打来电话,说想来吃饭,您晚上回来不?我做你喜欢的饭菜和汤……”

    “赵妈,我有点事不回去了。”

    赵妈的声音瞬间变的有些失望,萧庭月没有再说什么,轻轻挂断了电话。

    白若昏沉沉睡了两个小时,方才睁开了眼。

    “四哥,我……是不是又昏倒了?”

    白若的声音有些微微的暗哑,萧庭月开了灯,“医生说小心调养着,暂时没什么大碍。”

    白若坐起身来,苦涩一笑:“四哥,是不是再过些日子,我也会像姐姐一样……”

    “等到合适的心脏配型,就好了。”

    “这有多难,四哥你又不是不知道。”

    白若说完,萧庭月也沉默了下来。

    白芷当初若是成功的换了健康的心脏,怕是早已成了他的太太。

    “算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四哥,我这会儿既然没事了,我也不想在医院待着,四哥带我去江边吃饭吧,姐姐和我都喜欢那

    里的鱼,好久都没有去吃了……”

    白若的脸上浮起向往的神色,萧庭月也有些微微恍神。

    是啊,好久都没有去过了。

    从她决然离开之后。

    从她永远的离开蓉城之后。

    “四哥……”白若下床,走过去轻轻拉住了他的衣袖:“四哥,这一辈子这么长,你不要一直这样,若若看到 你这样,真的好心

    疼……”

    离的近了,她更清晰看到他颈侧和锁骨边缘的那些吻痕。

    嫉妒总能轻易让女人发狂。

    这么多年了,她和萧庭月最亲近的关系也不过是她发病的时候,他抱着她送她去医院。

    可昨夜是哪个女人和他在一起,哪个女人让他破戒,然后疯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