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禽兽,流氓,变态,败类……
    星尔是真的疼的厉害,尤其是第一日,她不得不依靠吃止痛片捱过去,更何况昨夜她又宿醉。

    萧庭月眉心微蹙,她的脸色很白,白到所有的血色都消退了,熹微的光线里,仿佛那一张脸很快就会破碎消逝。

    她渐渐支撑不住,身子软软的蜷缩成一团,而身下的床单,鲜血已经缓慢的晕开。

    肖城接到第二通电话的时候,吓的嘴里叼着的烟都掉了。

    先生让他来时买卫生棉和止痛片?

    他一个大老爷们去买这种东西会被人围观的吧?

    可萧庭月吩咐完直接就挂了电话。

    肖城的车子在锦湖公寓外停下,他认命的去药房买了止痛片和卫生棉,这才开车进了小区。

    “老公……给我倒一杯热水好不好?”

    热水缓缓滑入肚中,疼痛好像有了小小的缓解。

    “老公……你能帮我揉揉肚子吗?”

    姜星尔的唇色都变成了一片惨白,萧庭月手指微微攥紧,又一点点的舒展开来,他拧眉在她身侧坐下来,星尔对他虚弱一笑:“

    老公……等我肚子不疼了,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你能怎么感谢我?”萧庭月的手掌落在她软软的小腹上,掌心的温热袭来,似将小腹深处的寒意一点一点的驱散了。

    星尔伏在枕上,长发散乱半遮住雪白脸颊:“你想要什么啊?”

    萧庭月薄唇含了戏谑的笑:“你撩我一晚上了,你说我想要什么?”

    星尔那婉转的眉就微微拧紧了:“可我大姨妈来了怎么办……”

    萧庭月揉着她小腹的动作没有停,却忽然倾身在她耳畔,他唇齿之间灼烫的气息袭来,而更让她心跳飞快的,却是他暗哑着嗓

    子说的那一句:

    “你不是还有一张小嘴吗姜星尔……”

    ……

    “萧庭月你变态!”

    “怎么,是谁刚才说要好好感谢我的?”

    星尔死死抿住嘴唇,长睫翕动着不敢再看他一眼,心内却是腹诽不停,衣冠禽兽,衣冠禽兽,绝对的,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温文尔雅绅士无比的样子,可实则却是一肚子坏水!

    肖城送完萧庭月的衣服和星尔需要的卫生棉止痛片之后,就在楼下车子里等着。

    可一直到临近中午,萧庭月方才下楼来。

    肖城赶紧掐了烟下车,萧庭月眉宇之间透着淡淡的餍足,神情仿似也有微微愉悦。

    肖城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姜四小姐不是来了那个了吗,怎么先生瞧着……一脸春色的样子?

    “先生,咱们是直接去公司?”

    萧庭月上了车,肖城不敢再多看,发动了引擎询问。

    萧庭月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星尔趴在床上,眼圈还有些微微的红肿。

    禽兽,变态,流氓,败类……心里翻来覆去的骂着萧庭月,他这个人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啊!

    她来着大姨妈本来都难受死了,他还要那样折腾她……

    那天他抱在怀里一脸心疼的那个漂亮女人,他肯定舍不得那样对人家吧!

    星尔抓了个枕头把自己整个人都埋了起来,她以后都不想看到他,也不想再理他了。

    ……

    萧庭月的车子直接驶入了恢宏的集团大楼地下停车场,他的专属停车区域。

    车子辅一停稳,一道袅娜的身影就缓缓走了过来。

    “先生,是白小姐来了……”

    萧庭月坐在后座,缓缓睁开眼来,昨夜他未曾睡好,上午又这般折腾了那小东西半上午,未免有些精神不济。

    方才闭目养神时,却闭上眼就是在她公寓里那些靡丽的画面。

    或是她微红着眼圈在他身下哭着求他的样子,或是她婉转娇怯的呻吟不断,本已餍足的他,却又有些压制不住的蠢蠢欲动。

    白若娇弱的站在车子外,纤细的手指微微攥紧了,静等着车上的人下来。

    白家在蓉城已经退出一流圈子,虽然名义上说的好听是书香世家,可到她们父亲那一辈,实则都已经开始落败了。

    她想要嫁一个好人家,进入萧家这样的门庭,如今已经极其不切实际。

    可她却不愿就这样糟践自己,她实则比姐姐生的还要漂亮一些,为什么四哥可以喜欢姐姐,却不可以喜欢她?

    “四哥……”

    终于等到萧庭月下车来,白若眼前一亮,立时快步迎了过去。

    她今日穿的十分简单,不过一条米色的针织长裙,长发也未曾烫染过,只是天然带着微卷,略微凌乱的散在肩上。

    就连妆容都十分的清淡,因着肤色偏白,鼻梁两侧还有淡淡的几点雀斑,却更显俏皮。

    可萧庭月下车后就自顾自往专属电梯走去,白若不由得鼻头一酸,轻轻咬了咬下唇,却还是小步追了过去。

    “四哥是打算一辈子躲着我,再也不理我了?”

    白若的声音泫然欲泣,听起来好不可怜。

    萧庭月单手抄兜步子未停,只是眉宇间明显带了几分的不耐。

    “四哥,你若是当真不想看到我,也可以,我今日厚着脸皮来找你,也不过是想和你说一声……”

    白若停了脚步,微微抽泣了一声,却又很快强忍住了。

    “四哥,我们白家今不如昔,早已入不敷出了,我和姐姐,生下来又有着这样的病,打小用钱养着,家里也不曾亏待过我们……

    ”

    “我比不得姐姐的好命,有四哥你庇佑着,如今又嫁了极疼她的好男人,家里如今处境艰难,父亲要我嫁给一个鳏夫,我……”

    白若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我身为人子,为父母分忧也是应当的,可是四哥……”

    白若眼见萧庭月的脚步停了下来,她不由得心头一喜,大着胆子走上前,轻轻拽住了萧庭月的衣袖:“姐姐当年走的时候,我还

    小,我记得姐姐与四哥说过,让四哥好好照顾我,我不求四哥当真好好看顾我,我,我只希望四哥能帮我一次……”

    “那个人比我大了快二十岁,又向来是个好色残暴的,他的前妻活生生被家暴死的,四哥……我嫁过去,约莫也只有死路一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