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她把姨妈血弄了他一身……
    星尔不由得嘟了小嘴,拽住他衣领哀求:“萧叔叔,协议上有什么不好的内容吗?”

    “有啊。”

    “什么啊……”

    “合约期满,把你卖到山里给老光棍做童养媳,让我榨取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瞧到他说这话时眼底淡淡笑意,星尔已然知晓他在故意逗他,气恼的小姑娘扑过去就咬在他下颌上:“萧庭月你混蛋……”

    “嘶……”

    萧庭月被她咬的倒抽一口冷气,“姜星尔你他吗的属狗的是不是!”

    星尔咬完,又认怂的在自己留下的牙印上轻舔了舔:“谁让你欺负我,整天就会欺负我……”

    说到欺负,不知怎么的就红了眼圈,每次她无助需要他的时候,他都永远不会在。

    她算什么太太啊,哪有人做太太做的这样憋屈的。

    “我要真欺负你,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在我跟前矫情么?”萧庭月拎着小姑娘的细胳膊想把她拎开,星尔却又手脚并用的缠上去:“

    老公……你抱抱我吧,抱抱我好不好?”

    萧庭月神色仿佛忽然恍惚了一下。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已经记不清楚那模糊的时光里,那一对儿年轻男女是什么模样。

    他也曾打趣逼着她这样喊她。

    他也曾认为,这一辈子只会娶那个人。

    可如今她的枕边躺的人是谁,他的怀中抱的人又是谁。

    早都面目全非了。

    “姜星尔,以后不要这样叫我。”

    “我不……”

    “你不听话,我敢保证,从今以后,你不会再见到我……”

    星尔忽然自他怀中仰起脸来,她那样大那样漂亮的一双眸子,此刻却是一片死寂:“萧庭月,你就这样讨厌我吗?”

    “我只是讨厌这个称呼。”

    “可是除了这个称呼,我还可以用什么证明,我现在是你的太太?”

    “算我求你……”

    星尔冰凉的小脸轻轻贴在他胸口,泪却滚烫落下来:“外婆走了,我今后就自己一个人,你是我的老公,是我唯一肯听话乖乖的

    人,我保证,只有你我二人的时候,我才会这样喊,好不好?”

    萧庭月沉默许久,将她从身上拉下来,他摸了一支烟点上:“随便你吧。”

    星尔破涕而笑,不要脸的扑过去抱住他亲在了他的脸颊上:“老公,老公,你真好,你最好了……”

    “别得寸进尺,睡你的觉去。”

    “你不会走吧……”

    星尔跪坐在床上,小手抓着他的手臂,不舍得丢开。

    萧庭月缓缓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薄唇微启:“不会。”

    她的笑容,立时明媚无比。

    姜星尔睡姿奇差无比,萧庭月在第n次被她压在身下的时候,恨得磨牙发誓,再也不会来她这破地方了。

    而星尔却是难得的无比满足,初秋深夜已然微凉,人天然的就想去温暖的所在。

    星尔在萧庭月怀中翻来拧去,终是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她本就喝了酒,又这般折腾了大半夜,睡的就极沉。

    但她这些举动对萧庭月来说,却无异于是种折磨。

    尤其是晨光微熹的时候,星尔整个人都趴在萧庭月胸前,双手圈在他的腰侧,细白娇嫩的两条腿分在他身体两侧紧缠着他,而

    她浅浅的呼吸就在他的胸口。

    萧庭月从不认为自己是柳下惠,而对于送上门来的,又是自己名义上太太的,睡过两次的女人——

    好似男人更没有拒绝的必要。

    尤其是在早上,男人那方面的需索最浓郁的时候。

    萧庭月被她这样折腾的睡意全无,干脆将她的小脸从胸口抬起来,微微粗砺的指腹托起女孩儿娇嫩的下颌,稍一用力,星尔就

    蹙了眉,启开了小口。

    萧庭月的指腹落在她柔嫩的唇瓣上,睡梦中意识混乱的小姑娘嘤咛一声迷迷瞪瞪的含住了他的指尖。

    舌尖舔舐而过,萧庭月眼底火焰更盛……

    只是……

    “肚子好疼……”

    那睡的香甜的小人儿忽然咕哝了一声……

    额角的青筋微跳,待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萧庭月的怒火忽然就濒临了顶点。

    “姜星尔!”

    整个人直接被掀到床上,星尔额角磕在床头围栏上,疼的她瞬间睡意全消清醒了过来:“萧庭月你干嘛啊,疼死了……”

    星尔揉着额头,气鼓鼓的瞪着面容铁青的男人。

    肚子……怎么这么疼?

    她大姨妈来了!

    完了完了……

    “老公……”

    星尔轻轻扯了扯萧庭月的手臂,萧庭月却看也不看她,甩手将她甩到了一边去。

    星尔眼睁睁瞧着萧庭月阴沉着一张脸去了浴室,她捂着肚子,却因为这钝钝的坠痛而脸色微微泛起苍白。

    萧庭月冲干净身子,围了浴巾出来,看也未看星尔一眼,拿了搁在桌上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让肖城回宅子里取他的衣服送过

    来。

    星尔见他挂了电话,这才怯怯的唤了一声:“老公……”

    “闭上你的嘴!”

    萧庭月平日里是有些洁癖的,这样的事儿,还真是头一遭发生在他的身上。

    “我,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啊老公……”

    星尔捂着坠痛的小腹,因为小腹的痛,她说话都有些发抖,她一直都有痛经的老毛病,而搬到这新公寓还不到一周,她还没来

    得及买姨妈巾和止痛片……

    “你能不能帮我买点卫生棉……还有止痛片……”

    萧庭月怒到了极致,此刻却是忍不住讥诮一笑:“姜星尔,我他吗的上辈子是不是把你先奸后杀了这辈子才遇到你来报复我!”

    星尔抿了抿嘴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现在除了求他,还能怎么办啊……

    她的经量一向很大,她现在坐在这儿,根本都不敢动一下。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还没到姨妈来的日子……”

    “老公……我肚子疼的很……求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