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他掐住她的下颌直接吻了下去……
    星尔亦是镇定自持,她点点头,缓缓转过身去,一步一步走到莘柑身边,将烂醉的女孩儿扶了起来。

    醉醺醺的莘柑无意识的对她绽出大大的笑,星尔的心脏飞快的跳动着,却也模糊了眼回了莘柑一个笑。

    真好,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用担惊受怕,也不用步步为营。

    她多希望,把她在意的那些人,都护在她的身后,所有风雨她来挡就好。

    她们只要给她暖暖的笑意,和一个永远不会背叛的怀抱,就足够了。

    “锦湖公寓9206室,姜星尔,也许某一日,我真的会去找你的。”

    星尔扶好莘柑,回眸对方晋南明媚一笑:“好啊,恭候大驾!”

    两个女孩儿的身影渐渐走远,消失,警笛声却已经此起彼伏的拉近。

    身侧下属蹙眉不解,急急询问:“南哥,为什么不灭口?若是她们捅出去……”

    “杀了多少人都不害怕,却害怕两个黄毛丫头吗?”

    方晋南会转身,走到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旁边,他抬起脚,重重碾在那尸体肿胀碎裂的脑袋上。

    “将他给我剁碎了,喂狗……”

    “是,南哥……”

    方晋南跳上军用越野车的时候,又回头看了那深巷一眼。

    女孩儿的身影早已不见踪影,就像方才不过是一场幻梦。

    也许那所谓锦湖公寓都只是捏造杜撰。

    可那又如何,他孤寂苍白的人生里,这一点乐子,都是难得珍贵的。

    送了莘柑回家,又回去公寓,星尔泡了澡,脖子上细小的一道伤口并不起眼,她随便贴了个创口贴,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身在其中时不知惧怕,转身离开之后,却出了一身的冷汗,脚步软绵的回到公寓时,身上衣服已经尽数湿透了。

    星尔一夜噩梦不断,那滴着血的刀子就抵在她的喉管上,稍一用力就能切断她的命脉。

    当她再一次睡梦中不停尖叫的时候,却有一只有力的手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耳边传来一道熟稔至极的男声,正用着她最熟悉

    的声调,唤她的名字。

    萧庭月忙完已经半夜,想到姜星尔之前打来那一通电话,好似说话间还带着哭腔。

    他本来有些疲惫,不愿 再管她的破事,只是这小东西每一次失联都要闹出不小的动静来,他到底还是让东子打了一通电话给她

    。

    却自始至终无人接听。

    萧庭月深夜驾车来到星尔所住的锦湖公寓,打开门就听到她的鬼哭狼嚎,才发现原来小姑娘是做了噩梦。

    星尔浑浑噩噩睁开眼,待到看清楚来人是谁,立刻想也不想的一头扎到了萧庭月的怀中去。

    “萧庭月……”

    小姑娘力气大的离谱,只穿了单薄睡衣的娇软身子凝脂一般滚烫的熨帖着他的身体,脸颊微凉埋在他的肩窝里,不住的抽泣着

    ,似是委屈的很了。

    “我做噩梦了……梦到有人要割断我的脖子……”

    原来是做了这样的梦。

    也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逼着捐出一个肾,着实会留下这样深的阴影。

    萧庭月眉宇微微舒展开一些,抬起手,抚了抚她乱糟糟的头发:“行了,这不是没事儿了,以后,也没人再敢那样对你了。”

    星尔乖乖的‘嗯’了声,自他肩上抬起一张委屈巴巴的小脸:“你……今晚不会走了吧?”

    萧庭月垂眸望着她,唇角微弯:“怎么,姜四小姐独守空闺,这是寂寞了?”

    “你不是我老公嘛……既然是我老公,那留下来陪陪我都不行吗?”

    “嗬,姜四小姐惯会倒打一耙,我可消受不起……”

    “就只是陪着我,我保证不骚扰你……好不好,老公?”

    女孩子软软的气息拂在他的耳畔,她的小脸离他这般的近,近到他能看到她毫无瑕疵的雪白皮肤,还有那星河坠落一般深邃漆

    黑的眼瞳。

    “姜星尔,你压到我了。”

    男人垂眸,声调微沉。

    星尔软绵绵的小身子在他身上扭了扭,嗲嗲撒娇:“我又不重的……”

    “你的胸压到我了。”

    “……”

    萧庭月扬眉看她一眼,“姜四小姐又要撩完不认账?”

    星尔低头,因着是睡觉,她惯常是不穿bra的,周身只有薄薄一条小睡裙……

    稍稍往后缩了缩身子,却好像是故意撩拨着男人的底线。

    萧庭月抬手摘了眼镜。

    星尔忽然有些紧张的舔了舔嘴唇。

    粉嫩的舌尖在绯红的唇瓣里一闪而过,萧庭月眸中有微火蔓延,而下一瞬,他却已经掐住她的下颌直接吻了下去。

    这个吻很深,深到星尔甚至都有些承受不住了,近乎深喉一般的吻,舌根都似要被吮断了一般,不消片刻,她就已经生涩败下

    阵来,气喘吁吁的软软倒在了他的怀中……

    萧庭月衬衫解了几粒扣子,那总是沉寂如潭一般的眼瞳里此刻却有火光跳跃,星尔双臂娇软搭在他肩上,唇瓣微微肿胀着,舌

    根也被吮的发麻生疼,这男人……

    每每都一副嫌弃她嫌弃的要死的样子,可该占的便宜从来不少占一分……

    翦水双瞳里泛出莹莹光泽,舌头疼着,说话都含混不清,娇软的抱怨:“萧叔叔……你是不是好多年都没碰过女人了啊……”

    “我碰不碰女人,还要给你汇报不成?”

    “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老婆啊……”

    “协议老婆也算老婆?”

    星尔抬腿跨坐在他腰腹上,短短裙摆堪堪遮住雪白大腿根,软软抱怨:“当然要算的,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萧庭月闻言忽而轻笑:“姜星尔,你确定你看了协议内容了?”

    星尔闻言不由一怔,她当时只顾着高兴,因为他说的做不到不管她的事,就毫不犹豫的签了字,她根本就没看协议内容啊……

    眼瞧着小姑娘忽然怂了,萧庭月倒是难得的起了玩味心思:“不过现在你后悔也晚了,如你所说,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