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只恶鬼
    星尔护着莘柑,终于安然无恙的从人少一些的酒吧后门趔趄走出。

    月色如洗,安静倾泻一地。

    后巷人迹罕至,却有月光一路为伴,星尔挽着莘柑的胳膊,两个人嘴里哼着不成调子的歌,走的一步一摇。

    她们都不曾察觉到异样。

    也未曾嗅到,空气里浓郁密布的血腥气息。

    方晋南单膝跪在地上,手中匕首早已被粘稠鲜血覆盖,他面无表情,只是握着匕首,一下一下,狠狠刺入地上那一具早已面目

    全非的男人尸体。

    “南哥……人已经死透了,收手吧……”

    身边下属低低的劝阻,方晋南抬起一双杀红的眼,狼一样的眼眸阴鹫沉沉,他停下动作,将那裹满了粘稠血浆的匕首丢在地上

    ,然后,缓缓站起身来。

    “南哥,您先走,兄弟们留下来善后……”

    身侧的人抬手扶住男人高大的身躯,方晋南抬手挥开:“唐城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呢?”

    “是弟兄们的疏漏,让他给逃了,不过南哥您放心,唐小姐已经被我们的人……是谁!”

    下属的声音陡地一变,随即却是手枪上膛的声音在寂寂夜里清晰传来。

    星尔浑身蓦地一个激灵,酒劲儿却已经醒了大半。

    而莘柑,却是醉的人事不省,整个人几乎都半挂在她身上了。

    星尔看到了那隐在昏暗阴影中的男人,渐渐清晰了他的轮廓。

    他个子极高,甚至都和萧庭月身高相差无几,他背对着光影而站,星尔瞧不清楚他的模样,只是鼻腔里血腥气越来越浓,让她

    不由得心跳加快,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直到,她的脊背触到了冰凉的墙壁,再无可退。

    “莘柑,莘柑?你这丫头怎么醉的这么利害……”

    星尔脑子里转的飞快,电视,小说里的熟悉情节顷刻间汹涌而至。

    她知晓,自己想要保住性命,就不能坐以待毙。

    “再不回去,叔叔又该四处找你了……”

    星尔佯装并未看到那人,只是扭头自顾自的和莘柑说话。

    莘柑醉的厉害,整个人软成了一团,几乎站立不住。

    “南哥,让我去解决了她们……”

    下属的声音阴鹫狠辣,星尔只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我来。”

    那看不清楚脸容的男人忽然开了口,说话的腔调缓慢,可是声音实在太沉,让人听了就心生恐惧。

    星尔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莘柑,心内沉沉叹了一声,如论如何,她也要把莘柑给摘出去。

    “我朋友完全喝醉了,你也看到了,她什么都不知道,放她走,我,任你处置。”

    星尔扶了莘柑靠着墙壁坐下来,她上前一步,深吸了一口气,平静说道。

    那是方晋南第一次见到姜星尔。

    在此之前,他从不相信所谓爱情。

    而在此之后,他这一生,再不曾爱过第二个人。

    月光很亮,妩媚的照着人间,可再亮的月光,却也比不过她此刻的一双眼睛。

    方晋南一步一步走近她,他手上不知染了多少人的血,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只恶鬼。

    就连那样尊贵的唐大小姐,看到他都会心悸颤栗。

    可这个女孩儿,她仰着脸,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似是毫无惧怕。

    “你不怕我杀了你?”方晋南手中小巧的刀子闪烁着银光,落在星尔雪白颈子上。

    女孩儿长睫微微垂了垂,声音平静:“我有一个疑问。”

    方晋南微微挑眉:“什么疑问。”

    星尔掀起眼帘,微微歪了歪头:“像你这样,杀人不眨眼的男人,也会害怕我一个黄毛丫头吗?”

    方晋南微微的笑了。

    星尔这才瞧清楚他的模样。

    他生的其实还不赖,只是修罗场里打过滚的男人,未免让人瞧了心里就害怕,不想接近。

    哪里像她心里的那个人。

    就算是瞧着她的目光冷漠凝出霜雪来,她也敢腆着脸的扑上去求他亲亲抱抱举高高。

    “并非是害怕。”

    方晋南将手中的刀子更紧的贴入星尔的皮肉 中:“只是省却不必要的麻烦而已。”

    “你怎知就是麻烦?”

    方晋南唇角笑意更深,他甚少见到不惧怕他的人,这丫头,倒真是胆子大。

    “呐,人活着呢,结一份善缘或许就多了一条生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您说是不是?”

    星尔对他眨眨眼,绽出天真无邪的笑来。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杀了多么暴殄天物啊是不是?快看看我这么漂亮的小脸,快舍不得啊,心生歹意啊,劫个色也好过直接杀

    我啊……

    “我叫姜星尔,今年十八岁,一中高三的学生,今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锦湖公寓9206室来找我就可以。”

    星尔说着,镇定自若的将自己白嫩的小手伸出来,伸到了男人的面前。

    月光下,她的手掌泛着淡淡的莹白的光芒,掌心的纹路却瞧不清楚。

    方晋南不知怎么的,竟是有一股冲动,想要去握着那只手。

    他没有动,小姑娘却也耐心十足。

    贴在她脖子上的刀划破了表皮的一层皮肉,丝丝缕缕的鲜血沁出来,她却眼睛都未曾眨动一下。

    这样的胆子,若非天生,那就是后天不知受到了多少磋磨。

    方晋南浓密的眉一点点的蹙起来。

    她的唇鲜红潋滟的微微弯着,伸在他面前的那只手,纹丝不动。

    好似他不握住,就是他怕了。

    方晋南忽而笑了。

    “好。”他握着刀子的手移开,粗砺坚硬的手指上带着凝固的血,将她柔嫩的小手握住:“我记下了。”

    她挑眉对他笑:“呐,我就交你这个朋友了。”

    “好。”他缓缓吐出一个字眼。

    柔软的小手从他的手掌里抽了出来。

    “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我姜星尔若传出去半个字,不得好死。”星尔慎重立誓,直到此刻,她一直悬着的心方才缓

    缓落定。

    “若我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杀的是无辜清白的好人呢,你,也不说吗?”

    “逝者已矣,可我和我的朋友,却还要活下去,孰轻孰重,我心中清楚。”

    方晋南瞳仁深深凝着她,许久,他才开口:“方晋南,我的名字。”

    星尔用力点头:“我记下了。”

    “你走吧。”

    方晋南收了刀子,远处,却已经有警笛声若隐若现,他却没有丝毫慌乱惧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