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漂亮的小姑娘出现在这种地方是很招人的
    姜心安的手术很成功。

    健康的肾脏植入体内,度过了排异期后,就开始发挥它的作用。

    秦冉给了那个捐赠肾脏的男孩子的妹妹一笔钱,就将人打发了。

    健康的器官都被掏空,最后推入火化炉中的只是一具空荡荡的躯壳,而后那躯壳烧成了小小的一捧灰。

    一个人来到这世上十八年,到最后却只留下了这一捧灰。

    月亮怎么都想不通,她好好儿的哥哥,怎么就这样死了,那么高大帅气的哥哥,怎么就能装进这个小小的木盒子里呢?

    月亮抱着哥哥的骨灰盒,她打小在哥哥的背上长大,却从未曾想过,有朝一日,她竟会把哥哥抱在怀中。

    “……唉,你听说了吗?前儿送来的那个车祸受伤很重的小伙子……”

    “怎么了?人不是不在了吗?听说还签了器官捐赠书,真是个好人……”

    “你知道什么啊,器官捐赠书是他愿意签的不假,可我姐妹儿说,当时关掉呼吸机时,他心脏还在跳呢,据说还能抢救回来的…

    …”

    “哎呦,那怎么不抢救了?应该是没钱吧……”

    “不是……听说是……等着他的肾脏,等不及了……这才把人家呼吸机关了……”

    “还有这样丧天良的人……”

    “嘘……可别说出去,要是被人知道,咱们就全完了……”

    “知道知道,放心吧。”

    月亮手里的骨灰盒缓缓的掉落在了地上,她像是被人抽走了全身的脊骨,几乎站立不住。

    怨不得,她不被允许见哥哥最后一面,怨不得,殡葬师整理完哥哥仪容,她只被允许远远的看了一眼,怨不得,明明那天听到

    有一个医生说哥哥还能抢救……

    可哥哥很快就被宣布脑死亡了。

    原来,是因为有人需要哥哥健康的肾脏。

    是那个女孩儿,是她,是她!

    她还记得!

    月亮只觉得酸涩胀痛的眼眶中忽然涌出滚烫的泪来,她踉跄的扑下身子,将哥哥散落一地的骨灰小心的捧入骨灰盒中,她口中

    不停的呢喃着,哥哥,哥哥,你安息吧。

    一个月后,姜心安出院。

    月亮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女孩儿,她被人簇拥着,脸颊上有了血色,她的眼睛亮闪闪的,她在笑,笑的那样甜美。

    她下意识的向她走过去,可是她还没有挨近她,就被那些保镖粗鲁的推到了一边去。

    月亮摔在了地上,小腿鲜血淋漓,她看到那个女孩儿停了脚步看向她。

    她漂亮的眼睛里有一抹怜悯溢出,而后,她对身边人说了一句什么,有人走过来,把几张鲜红的钞票丢在了她的身边。

    月亮看着她转身心安理得的上车离开了。

    她根本不知道她是谁,她很快也会忘记是谁给了她鲜活的生命。

    她的哥哥,会长眠在地下被人彻底的遗忘,死了也就死了。

    可她不会忘记。

    哥哥,你放心吧……

    我也不会让她忘记的。

    我会让她这一生,都刻骨铭记着她的身体里,有你血淋淋的肾脏,她的命,是你给的。

    ……

    星尔开始重读高三,林涵考上了b大,苏苏也去了蓉城最好的大学,姜心语理所当然的落榜,却也拜姜家的关系,顺利进入一

    所不错的大学。

    莘柑不再念书,在家附近找了一份薪水微薄的临时插画工的工作,姜心恒与姜心语念了同一所学校,学校就在蓉城,他三不五

    时会来找莘柑,只是莘柑十次有八次都不会见他。

    星尔没有住在萧庭月的那一栋恢宏无比的宅子里,也没有再回姜家。

    姜慕生借口厌弃她,在外租了一套两居的小公寓,外婆病情渐渐稳定,星尔将她老人家接来一起居住。

    夏末秋至,新的学期刚刚开始,课业还不算繁重,一中的惯例,高考前两个月才会选择闭校,因此星尔此时就住在那一套小小

    的公寓里。

    外婆身子逐渐好转,就想要再回去江蓝村里。

    而此时舅舅舅妈也数次上门恳求外婆与他们住在一起。

    星尔以为外婆又会毫不犹豫拒绝,却不料这一次,外婆竟是答应了。

    外婆随舅舅一起离开的时候,星尔一路送到了车上,原本嘻嘻哈哈笑着闹着的,却到底还是眼泪汪汪哭了出来。

    在外婆的心里,是因为她的缘故,星尔才没有高考,她不想再拖累外孙女了,所以才会选择跟着让自己失望透顶的大儿子去养

    老。

    可在星尔的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她不想再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姜家拿捏外婆,不如,就让外婆跟着舅舅离开蓉城。

    外婆走后,星尔回来公寓,才发现外婆偷偷留给她的一个信封。

    打开来,里面却是一个存折,写的是星尔的名字,整整八万块,不知道她老人家省吃俭用存了多久……

    星尔狠狠的哭了一场,哭到最痛苦最难过的时候,她实在忍不住给萧庭月打了电话。

    那是九月初的黄昏。

    蓉城刚刚下了一场小雨,太阳却又出来了,空气是湿润的清新,带着微微的凉。

    听筒里传来萧庭月声音的时候,星尔的抽噎声已经逐渐的平息了下来。

    “萧庭月,你这会儿有事吗……”

    “姜星尔,我现在很忙,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萧庭月,我心里好难过,我……”

    电话却已经挂断了,星尔怔怔的握着手机,听筒里传出来一片忙音,她缓缓的把手机放下来,最后的眼泪也干涸了。

    她和萧庭月不过是一场契约婚姻,因为他需要,因为,她喜欢。

    ……

    星尔是第一次出来泡吧,莘柑也是。

    姜心恒的纠缠开始变本加厉,原本以为念了大学漂亮的女孩子到处都是,他会渐渐把自己给忘了,却没想到,姜心恒这一次倒

    是难得的执拗。

    两个心情苦闷的人坐在一起,本来不善饮酒的姑娘家,却也多喝了几杯。

    长岛冰茶后劲儿有些凶猛,夜色深沉,每一个人此时都该走在归途。

    星尔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莘柑眼前甚至都出现了重影,两个漂亮的小姑娘出现在这种地方是很招人的,三不五时就有人上前搭

    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