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她扬起脸在他唇上印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只有你知我知吗?”

    “姜慕生也知道。”

    “那……”

    “他不敢说出去。”

    “萧叔叔……为什么?”

    女孩儿脸上的笑容消退干净了,她立在那里,穿着他的白色衬衫,露出细长优美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玲珑起伏的身段,要他又想起那一夜在他座驾中的混乱旖旎。

    萧庭月手指移到衬衫扣子处,解开了两粒。

    喉结滑动,他眸光沉了下来:“我不喜欢麻烦,所以我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太太,你身陷水深火热,也正好需要人拉你一把,姜星

    尔,我们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萧叔叔……你喜欢我吗?”

    星尔缓缓上前一步,隔着一张桌子,她静静的看着他。

    萧庭月眸光越发沉寂了几分:“姜星尔,我是一个成年人,我不喜欢这种小孩子才会在乎的问题。”

    “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一丁点喜欢我?”

    星尔却固执的追问。

    她的五脏六腑都在疼,疼的像是要撕裂了,像是谁的手,攥住了她的心肺,要将那些器官硬生生的扯出体外去。

    她缓缓抬起手来,按在自己的心口处。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有感情,有自己的思想,她的血不是冷的,她存活着,也不是只有算计和锦衣玉食就可以。

    如果他给她的这一份所谓的婚姻里,连丁点的情感和温暖都没有。

    她又何必接受呢?

    “姜星尔,这样幼稚的问题,我不想再听到你问第二次。”

    萧庭月缓缓站起身来,他肃目看着她:“我是成年人,成年人的世界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说实话姜星尔,你这样的女孩子我从

    来都不喜欢,可有时候,大约是造化弄人,也许是你骨子里某一种东西,正好与我投契,要我眼睁睁瞧着你被人糟践,我也做

    不到……”

    “足够了。”

    星尔忽然笑了,她抬起脸,眼睛弯起来,笑意漾在眼角眉梢,脸庞上细细密密的每一处。

    “萧庭月,这就够了,我签字!”

    他蹙眉,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个女孩儿。

    他明明说的是他不喜欢她,可她却看起来这么高兴的样子。

    算了,他其实早该知道,姜星尔不是一直都这般疯疯癫癫的么,不,不是疯疯癫癫,她心里的弯弯绕,可比寻常人多的数不清

    。

    星尔签了字,与她的性子不同,她写了一手极其雅致的簪花小楷。

    外婆曾说过,盛若兰当年的一手好字远近闻名,她打小就临摹盛若兰的字,如今早已写的像模像样。

    她的名字和他的名字比肩立在一起,看着就让人心里愉悦。

    星尔放下笔,眼底的笑意依旧潋滟。

    萧庭月将协约书拿过来,没有再多看,直接放进了抽屉中。

    “后续的一应事宜我都会安排妥当,你有什么想法,也都可以提出来。”

    她毕竟才十八岁,还是要继续念书的好。

    星尔垂眸,想到自小到大外婆叮嘱她的那些话,终是下定了决心。

    “我想继续念书,我妈当年是蓉城的高考状元,我虽然比不得她那样聪慧,但也不想堕了她的名声,我想回去复读一年,明年继

    续参加高考。”

    “随你。”

    “我不想继续住在姜家……”

    “我不方便露面,不过我会让姜慕生出面解决这些事。”

    星尔微微点头。

    “还有别的事吗?”

    “萧庭月……”

    “嗯?”

    “如果我想见你的时候,我可以来找你吗?”

    萧庭月望着面前的女孩儿,眉宇深沉。

    “萧庭月……今晚你陪陪我好不好?”

    星尔绕过桌子,缓缓走到他的面前蹲下来,她伏下身子趴在他的膝上:“我是你的太太不是么,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可我也是

    你的人了……”

    “姜星尔……你还真是厚颜无耻。”

    “厚颜无耻吗?”如果厚颜无耻可以得偿所愿,她不介意背上这个恶名。

    “我看,我得在我这栋宅子外竖个牌子……”

    星尔从他膝上抬起脸来:“什么牌子?”

    “姜星尔与恶犬,一概不许入内!”

    星尔瘪瘪嘴:“你怎么能拿我和恶犬相提并论啊,恶犬能让你快乐,能让你舒服吗?”

    萧庭月拎着她小细胳膊就要将她拉开,星尔却扬起脸在他唇上印下了一个轻轻的吻:“萧庭月,真的,谢谢你……”

    他看着她轻盈站起身,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出了他的书房。

    他知晓她素来都是个很难缠的人,怕是又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可她当真出去了,没有回头。

    嘴唇上还有她亲吻后留下的淡淡气息,房间里好似还有她说话时清脆明媚的声调。

    萧庭月点了一支烟,青白色的烟雾缓缓的升腾在半空,他的脸容,却是越发的模糊不清了。

    ……

    医院,急诊科。

    两个医生和姜慕生围在仪器跟前,心电图上的起伏越来越微弱,只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变成一道直线。

    姜心安靠在轮椅上,脸色虚弱苍白,秦冉心疼的握着女儿的手,不断轻声安抚。

    不是说这个车祸伤者伤的太重马上要咽气了吗,而且他还自愿签署了捐赠器官的捐赠书,怎么都拖了一天一夜了,医生还不将

    他的健康肾脏取出移植到她的身体里?

    门外,小小瘦弱的女孩儿靠墙角坐着,不过十三四岁模样的山里孩子,从小与哥哥相依为命,如今出了这样大的事,她整个人

    完全都懵了。

    “他还有心跳……”

    “能抢救回来吗?”

    “如果不遗余力抢救,获许还有一丝希望……”

    还有……一丝希望?

    女孩子忽然站了起来,扑到急诊室门口哭着大喊:“医生,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哥哥……”

    秦冉对人使了个眼色,很快有人把女孩子拉走了。

    “伤者伤情太重,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关掉呼吸机,撤掉所有仪器……”

    “马上准备器官摘除手术。”

    “安安,你听到了吗?你有救了……这一次,你真的有救了!”

    秦冉激动无比的紧紧攥着女儿的手,姜心安苍白的唇角溢出掩不住的笑意,姜慕生低声对医生说着什么。

    没有人注意到,那被撤除了呼吸机的男孩,心跳渐渐的变作了一条直线,而他自始至终紧闭的双眸中,缓缓的溢出了一颗冰凉

    的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