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他怎么不记得给她买的裙子这么短?
    星尔呼啦一下从浴缸中站起来,抓了浴袍穿上,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个面容慈爱约莫五十来岁的妇人,见她打开门,那妇人笑容更和煦:“太太,我是这里的佣人,您以后叫我赵妈就行了

    ……”

    “衣服都是先生给您准备的,您换一下衣服,下楼吃点东西……”

    赵妈絮絮叨叨的说着,星尔的一双眼睛却越睁越大:“赵妈?你喊我……太太?”

    赵妈抿嘴一笑,慈爱的拉住星尔的手把她带到卧室里来:“您年纪这样小,怕是还听不惯吧……也好,先生刚才交代了,以后还

    叫您小姐……”

    “先生打小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在这里待了快二十五年了,不瞒您说,这还是我们先生这几年头一次带了女孩儿回来呢……”

    星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混乱了,她抬手,狐疑看向赵妈:“等一等,赵妈,我有问题,你说的先生,是谁?他多大年纪了?”

    赵妈忍不住笑起来:“我们先生是萧家的大公子啊,今年不过二十八岁,虽然比小姐您大了十岁,可……”

    “你们先生是萧庭月,可你刚才却叫我……太太?”

    星尔忍不住抬手捂住自己的小心脏,跳的实在太快了,简直就要飞出去了,她不是在做梦?

    还是,自始至终,她其实都在梦里?

    “是啊小姐,您先换衣服,有什么疑惑,待会儿您下楼自己问先生去,先生在楼下客厅呢……”

    赵妈将熨烫好的衣服放在床上,笑吟吟的转身离开了。

    星尔怔怔坐下来,萧庭月的……太太?

    她忽然捂住脸尖叫了一声,又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好疼……呜呜呜呜……

    她不是在做梦,她竟然不是在做梦!

    赵妈刚掩上门,就听到内里传出的一声尖叫,她不由笑着摇头,还真是孩子气呢。

    星尔在床上滚来滚去半天,才想起来赵妈说的话,萧庭月在楼下客厅等着她呢。

    她慌忙拿起床上的衣服,手感好到极致的丝柔面料拎起来,星尔立时瞪大了眼睛。

    萧庭月这什么品味啊,她是十八,又不是八岁,为什么给她准备的是这样的裙子?

    连衣裙也就算了,这粉嫩系加上蝴蝶结还有精致蕾丝边的裙子……是什么鬼?

    从前在江蓝村,她都是衬衫裤子闯天下,后来来蓉城,更是因为慈善会上留下的阴影,除了校服裙,绝不穿其他裙子。

    她不要穿这样的衣服,幼稚死了。

    星尔嫌弃的将那一堆布料丢在一边,目光落在卧室内的衣柜上,她赤脚跳下床,走过去开了衣柜。

    里面挂满了衣服,全都是小女孩子穿的,只是……除了粉色就是白色,杏色,米黄色……

    除了蝴蝶结就是蕾丝,还有粉嫩的小格子……

    她不是萧庭月的太太吗?

    可他这架势,怎么好像是把她当女儿养啊。

    星尔撇撇嘴,她不要穿这样的衣服,可自己被萧庭月抱回来的时候,根本就没穿衣服……

    星尔左思右想,忽然看到衣柜里还挂着他的衬衫,熨烫的板板正正,一丝不苟。

    她忽然鬼使神差的走上前,将其中一件白色的衬衫取了下来。

    是他身上的气息,淡淡的,十分清冽,干净的让人沉沦。

    星尔轻轻将脸埋在了他的衬衫上,萧庭月……

    你待我这么好,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了,我会好好回报你的,一定……

    换好了新的bra,虽然又是少女心爆棚的雪白蕾丝,可实在没有挑拣的余地,星尔也只得捏着鼻子套上了。

    不过穿好之后,她却在镜子前臭美了好一会儿。

    她好像又发育了,这一段时间,悄无声息的胸前就开始风生水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碰了她的缘故……

    星尔脸颊有些发烫,又偷偷瞄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娇美的身段儿,却是一点点的勾起了唇角。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的,萧庭月虽然总是一副讨厌她的样子,可是他们爱爱的时候,他却没少疼爱她这一对儿。

    真是口嫌体正直……

    星尔又对着镜子前后左右欣赏了一番自己的美好身材,这才把萧庭月的衬衫套在了身上。

    虽然他个子极高,可她现在都长到一米六六了,他的衬衫套在身上,也不过堪堪遮住了雪白的大腿根。

    这样下楼多不好,楼下肯定有很多佣人呢,再说了,那个男人惯是小心眼,她上次不过裁短了校服裙,他在车上把她折腾成什

    么样儿了?

    星尔想到那一夜,不由得又是一阵脸热心跳,她慌忙拍了拍自己的小脸,又扎到衣柜里翻了半天,总算找出来一条还算简单大

    方的小短裙。

    利落的套上裙子,然后把白色衬衫的下摆塞进了裙子里去,开了两粒扣子,衣袖卷上去,男朋友风经久不衰还是有道理的嘛。

    星尔对着镜子拨了拨长发,夏天燥热,她不喜欢吹头发,就这样散着半湿的长发的直接下楼去了。

    萧庭月正坐在客厅沙发上,随手翻着财经杂志。

    听到楼上传来窸窣脚步声,他放下杂志抬起头来,入目就是笑盈盈的一张脸,清水出芙蓉的干净和透彻。

    只是,她穿的……好像是他的衣服。

    他不是让人买了一柜子这个年纪女孩儿该穿的新衣服吗?

    随便拎出来一条裙子也要几万块,她就没一条喜欢的,偏偏要穿他的?

    还有,下面的裙子,是他买的?

    他怎么不记得有这么短了?

    姜星尔生的漂亮身材又好,两条雪白长腿笔直纤细,瘦而不柴,露出来都是惹人犯罪。

    看来,以后她还是穿长裙长裤的好。

    “萧庭月……怎么样,好看吧?”

    星尔下了楼,轻快蹦到他面前,拎着裙摆转了一圈,大眼明亮璀璨夺目到了极致,脸上欢愉的神色无形就可以感染人似的。

    萧庭月原本微蹙的眉心渐渐舒展,他睨她一眼,却也只是淡淡‘嗯’了一声,站起身,身姿优雅的走向餐厅。

    星尔冲着他背影做一个鬼脸,却是小尾巴一样跟着他去了餐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